住在玫瑰弄八号的刘大妈半夜醒来,老咪可没少嘲笑雷阳

在城区的高楼大厦之间,有一条叫玫瑰弄的小胡同,名字虽然好听,其实不过由两排低矮逼仄的平房构成,房子大多破旧不堪。因为随时可能拆迁,房子破了,房主也不怎么去修理。这样的房子,年轻人自然都不喜欢住,他们都跑到外面去住新楼。现在住在玫瑰弄的,除了租房住的房客,基本上都是些上了岁数的老人。 这天晚上,住在玫瑰弄八号的刘大妈半夜醒来,突然听到一阵幽幽的哭声,哭声断断续续,如泣如诉,很是凄凉。刘大妈听了一会儿,心说,这是谁家的女人受了委屈,哭得这么伤心呢?她是个热心人,见哭声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就穿衣下床,拿着手电筒,出门向着哭声传来的方向寻去。 哭声是在斜对面一栋平房里传出来的。刘大妈记得,这栋房子的主人去年买了楼房,他搬走后房子就一直闲着,难道是搬进了新住户?她走到门口,伸手刚要敲门,忽然发现门上明晃晃地挂着一把铁锁。刘大妈侧耳细听,哭声真真切切是从里面传出来的。刘大妈自言自语道:怪了,门明明锁着,里面怎么会有人哭呢?难道出了鬼?一想到鬼,刘大妈头皮突地一麻,猛然想起一件往事:这间房子的女主人因为夫妻吵架,前年吊死在房梁上。这哭声,不知为什么,刘大妈越听越觉得像那死去的女人的声音,难道是她的鬼魂在哭?一念至此,刘大妈身子发抖,登时觉得周围阴气森森的。她嘴里念叨着阿弥陀佛,哀告道:闺女,冤有头债有主,我跟你无冤无仇,你别来吓唬大妈呀。说来也怪,话刚说完,里面传来一声幽幽的长叹,哭声渐渐止歇了。刘大妈壮着胆子,将耳朵贴到门缝上,里面悄无声息,一阵冷风吹来,刮着里面的门窗吱呀乱响,根本不像有人在里面的样子。一定是鬼魂!刘大妈哪里还敢再呆,掉转头,深一脚浅一脚地跑回家去。 第二天,刘大妈就把遇鬼的事跟周围邻居说了,众人自然不信,说都什么年代了,你还相信世上有鬼?一定是那房子里住了人。大家就一起来到现场察看,但见院门紧锁,趴在墙头上往里看去,内门紧闭,上面同样挂着一把锈迹斑斑的铁锁,满院蒿草,甚是破败,显然,里面已是许久没有人来了。看完现场,大家心里都有些发毛:要说是一个大活人在深更半夜特意跑到这栋房子里哭泣,这说法自然令人难以置信,可要不是人,那会是什么?难道世上真的有鬼神存在? 鬼神这东西,谁也没见过,但不少老人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当下,大家议论纷纷,都说这事怪异,是不是吊死的那个女人觉得自己死得冤,阴魂不散呀? 但也有不信邪的,像住在玫瑰弄17号的老张头,他当过干部,觉悟高,他说什么也不相信世间真的有鬼,对众人的疑神疑鬼嗤之以鼻。他对刘大妈说:你再听到有人哭,打电话告诉我,我来见识见识是什么东西在作怪。 当天晚上,刘大妈一直没睡着,到了后半夜,果然又听到了隐隐约约的哭声。她不敢出门,赶紧打电话通知了老张头。那老张头真有胆气,当即取了健身用的龙泉宝剑,出门喊了邻居老武、老赵,三人一起来到了那栋房子外。果然,铁锁高挂,从里面传出凄凄凉凉的哭声,哭声幽咽,半夜听来,令人浑身不由发冷。 老张头抬手咚咚敲门,大喊道:谁在里面装神弄鬼? 哭声戛然而止,幽幽几声长叹后,里面就此悄无声息。 三个人面面相觑,老赵胆子最小,哆嗦着说:算算了,咱们还是回去吧。老张头哼一声,说:我非解开这个谜不可。说着,一提龙泉宝剑,搭着老武肩头,翻墙跳入院中。一会儿,里面传出乒乒乓乓一阵乱响,并夹杂着老张的吆喝声:出来!别躲了,给我出来! 门外的老武、老赵面如土色,几欲逃走,奈何双腿打颤,移动不得。 片刻后,老张头出来了,他身子倒完好无损,不过,一脸的迷惑不解,嘴里喃喃道:怪了!真是怪了!我找遍了,里面并没有人啊,是谁在哭?难道真的有鬼? 连从不相信有鬼的老张头也开始疑神疑鬼了。 第二天,消息不胫而走:玫瑰弄闹鬼了! 不只是那栋平房里闹鬼,接下来街上也发现了鬼怪。有一天晚上,十二号的房主王师傅下夜班回家,走到家门口时,看到门前台阶上坐了一人,白衣白裤,王师傅就问:你找谁呀?深更半夜的,咋坐在这里?那人说:这是我的家呀。语气冷冰冰的,毫无人间烟火之气。王师傅奇怪道:你搞错了吧?我住在这里二十多年了。对方抬起头来,一字一顿地说:我、住、在、这、里、二、百、多、年、了。月光下,一张脸如同白纸,应该长着眼睛的地方,只有两个拳头大小的黑洞。登时,王师傅魂飞魄散。妈呀!一声大叫,他一头闯进门,反手将门关紧、顶牢,然后飞奔进屋,钻进被窝,抖若筛糠。 第二天,王师傅高低不敢再在这里住了,收拾家什,搬走了。 又过了两天,租住在23号的小姐也搬走了,据传,她半夜醒来,发现窗外站着一白衣女鬼,披头散发,青面獠牙,舌头足足有二尺长。小姐被吓得不轻,她搬离玫瑰弄的时候,仍处在极度惶恐之中,看见穿白衣服的人或是长发女子,都会悚然尖叫。 一时间,玫瑰弄似乎到处鬼影幢幢,住户们人心惶惶,谈鬼色变。天一黑,家家关门闭窗,没人再敢上街。 那些租房的房客,不约而同退了房,离开玫瑰弄另寻住处去了。 老张头去派出所报了案,民警来玫瑰弄蹲点守候了两个晚上,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等警察一走,鬼影却又重新出现,阴魂不散。

住在玫瑰弄八号的刘大妈半夜醒来,老咪可没少嘲笑雷阳。  雷阳除了是个侦探迷,还是个恐怖电影爱好者。不过看多了恐怖电影,晚上连厕所都不敢自己去。为了这件事,老咪可没少嘲笑雷阳。

  “雷阳,要不要我晚上陪你去尿尿啊,哈哈,小心有鬼呦188宝金博怎么下载 ,!”老咪一脸坏笑地对雷阳说道。

  “别闹了,老咪,我才不信有什么鬼呢,我可是科学少年!不信的话,我就证明给你看!这次正好有个闹鬼的案子。”雷阳很气愤地说道。

  原来最近几个月,鬼楼的传说传得沸沸扬扬,老咪和雷阳决定去探个究竟。

  事件最开始源自某沿街小区的一栋楼里面传来的诡异哭声。这栋楼里曾经经营着一个公共浴室,一段时间因为经营不善倒闭了,之后就一直荒废着。如今每天一到半夜,澡堂就会传来女子凄厉的哭泣声。起初,几个胆大的居民还结伴上去看了看,甚至找锁匠打开了房门,但是进到里面,发现浴室里根本没有半个人影。空旷的浴室只有滴水的莲蓬头和破碎的瓷砖,以及角落里的一些垃圾。就在几个人诧异之时,浴室里再次响起了女人凄厉的哭声,这哭声是那么的响亮,仿佛哭泣的女人就在耳边。这一下子好像炸开了锅一样,大家纷纷夺门而逃。

  后来,废弃的浴室依旧每夜都传来哭声,但是再也没有人敢上去查看了。几个星期后,第一户居民不堪压力搬离了这栋闹鬼的楼房,这就犹如一条导火索一样,之后每天都有居民搬走,就这样不出三个月,就已经人去楼空。之后不管是出租还是出售,即使价格一跌再跌,也没有人愿意住在这里了。

  这么可疑的事件,老咪和雷阳当然要去现场实地考察一下。

  “我看还是白天去吧,安全一些。”老咪听完居民的讲述,也有些担心。

  “不,老咪,这次一定要晚上去,既然每天都是午夜时间有哭声,那我们就要正赶上哭声响起的时候出现,才能调查出真相。”雷阳坚决地表示。

  “既然这样,好吧,那我就舍命陪君子了!”

  商量完之后,两人只等表针指向十二点的位置,好去把这个“鬼”消灭掉。

  十二点马上就要到了,老咪和雷阳就站在浴室的中间。四周并没有什么可疑的东西,但昏暗的灯光和从窗口吹进来的冷风,也让两个人感到了恐怖的气氛。

  “恐怖电影里大概也不过如此吧。”雷阳感叹着。

  突然,女人哭泣的声音响了起来。这声音并不是从某一个方向传来的,而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非常的逼真。老咪和雷阳顿时吓得瑟瑟发抖起来。强忍着逃跑的冲动,两人四处观望着,还是没有任何可疑的东西出现,难道这个“鬼”是隐形的?

  没多大一会儿,哭声停止了,两人的恐惧稍微得到了缓和。

  “我绝对不相信有鬼,这里面绝对有问题,究竟是什么呢?”雷阳很气愤地说。

  “浴室……我猜问题的关键可能跟周围的环境有关。”老咪沉思道。

  “浴室……洗澡……我想起来了!你还记得上次在浴室里我说你唱歌好听吗?”雷阳好像想到了什么。

  “其实我唱歌根本不好听,只有在浴室……对了,是浴室的回音!”两人想到了线索,便开始四处搜寻起来。这声音可能是一个很小的物体发出的,但是经过浴室的回音效果就会变得很洪亮很逼真。

  果然,在两人的细心寻找之下,角落的垃圾堆里面有一部开着机的手机。老咪先用这部手机拨通了自己的电话,知道了这部手机的号码之后,再回拨过去。手机来电,铃声响起,果然发出的是女人的哭声。整个浴室回响起了凄厉的哭声,可是两人再也不会觉得可怕了。

  经过调查,很快查出了手机的主人,也正是他每晚用另一部电话打过来。在老咪和雷阳的指认下,他只能认罪伏法。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