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丽仍然不时的收到冥币,刚才的情形浮现在我的脑子里

瑞丽最近总是莫名其妙的收到一沓沓的纸钱冥币,有时出现在自己的家门口,有时出现在办公桌上,真实奇怪了,这是谁干 的,搞这种恶作剧是为了什么,平常自己为人一向很低调,和周围人的关系也不错,更不可能有什么仇人或冤家了,那到底是谁呢,难道那人盼望自己早点死吗,瑞 丽搞不懂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瑞丽仍然不时的收到冥币,她索性不去理会了。 秋天到了,瑞丽忽然想到自己好象已经很久没有回家去看看了,家里只剩自己的母亲一个人了,她想周末回去看看妈妈,她期待着。 好歹熬到周末,瑞丽终于回到自己已经思念很久的家了,就要看到母亲了。 瑞丽来到自己家的小院门口推门进去,正巧母亲从屋子里面出来,她大声呼喊着妈妈,眼泪快要流出来。 但奇怪的是,母亲似乎根本没听到或看到她这个人,仍然作着自己的事情。 瑞丽又大声的喊了好几便,可母亲依旧没有反应。 天啊!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自己太久没回来,妈妈生气了不理她了,瑞丽的心如刀绞。猛的。。。。就在这时,她忽然看到妈妈从手里拿出一沓冥币,放在一个盆里烧起来,然后母亲跪在在地上双手合十口中在喃喃自语着什么。。。 瑞丽站在一旁看呆了,更让人诡异的是,没多久,自己的手里竟赫然多了一沓沓的冥币,天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她要崩溃了。 忽然她又听到母亲双手合十的喃喃自语声,这次她听清楚了,母亲嘴里念叨着:小丽啊,你在那边可别缺了钱,妈经常会烧给你用的,你在那边多保重啊。。。 瑞丽忽然觉得自己轻飘飘的,她好象在慢慢的一点点的消失,融化。。。。。。 。。。。。。 清晨,有一个在锅里被煮熟的鸡蛋忽然蹦蹦跳跳的跑回了鸡窝,对着母鸡说:妈妈,我回来了。 母鸡却冷冷的回答到:走吧,孩子,你已经死了!

我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地上,四周一片漆黑,我摸了摸手腕,绑在上面的手电已经不知去向。

“表哥,你怎么样了,你挺住啊,咱们马上就到医院里面了!”阿林扶着受伤的表哥一步一步的走向不远处的医院。

  身上是一块冰冷的平板,边上好象还有流水的声音,这是什么地方?

阿林的表哥阿木是个富二代,就喜欢和人飙车,没想按都按今天晚上真是倒了大霉了,出了情况。

  我深深的呼吸了一口,记忆开始一点一点的出现在脑子里,瀑布,滚烫的泉水,铁链上的尸体,忽然一道白光闪过,刚才的情形浮现在我的脑子里。

“医生,医生 !快来救救我的表哥啊!”阿林焦急的呼喊道。

  我刚才好象是顺着水流直坠下断崖,然后就掉进了下面的水池里,那水冰凉冰凉的,和滚烫的泉水有着天壤之别,入水的那一刹那,我觉得耳朵突然一静,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估计是因为落水的时候冲撞到了什么东西,把自己磕晕过去了,从几十米高空摔到水里,如果姿势不对,和摔在水泥板子上是没有区别的。

“排队,排队!”坐诊的回应道。

  我摸了摸身子,还是湿的,难道我掉下瀑布之后,和下面的水流继续冲到了这里,还是干脆我已经死了,来到的阴曹地府?

只见面前排着大大小小的队伍,前面来看病的人,无意不是病怏怏的,像是快要断气了是的,再不然就是浑身血迹的。

  我试着站起来,才微抬起头来,突然咚的一声,脑袋撞在了什么东西上,疼的我眼冒金星,忙用手一摸,上面好象是一块平板,心里奇怪,怎么这里这么矮。难道我给冲到了什么岩石的缝隙里或者石头下面了?

“不行,我表哥快撑不住了,医生,快给我表哥看病!”阿林大声吼叫着。

  我四处摸了一下,发现并不是这样,自己的四周围一尺内都是粗糙的木扳。敲了敲,后面是空心地。这样小的空间,我只能躺着转身,连抬个头或者伸个懒腰都不行。

“你放心,来我们这里的病人,我们是不会让他死掉的!就算是死了,我们也有办法把他给治活,这就是我们的医德!”这时一个护士走了过来,见阿林十分着急的模样,指了指旁边,“你有VIP吗?要是有的话,可以去那边!”

  我撑了撑上面,想看看这些木板的厚度,却发现上面的木扳可以活动,用手一撑,嘣一声,黑暗中突然出现了一道光。我顶起膝盖。轻轻的将上面的木板移开,坐起身子来。一看外面,不由一愣。

只见旁边也有一个坐诊医生,摆着一个VIP的牌子,可是并没有病人排队,阿林管不了那么多了,急忙扶着表哥走到了那边,“医生,麻烦你快给我表哥做手术!”

  这里是一个汉白玉的石室,四个角落里都点着火把,将这个周围照的通亮,我看了看头上的宝顶,是两条互相缠绕的蟒蛇,而我竟然是坐在一只棺材里面,棺材的盖子被我翻在一边。

“别急!你是VIP吗?”坐诊医生问道。

  *!这是什么地方。谁把我放到棺材里去了?

哼!阿林十分不屑,这帮医生就是掉进钱眼里的畜生,“你刷吧!”阿林直接扔了张金卡过去。

  我走出棺材,观察四周,心里越来越奇怪,汉白玉的材质,雕刻着蟒蛇的宝顶,和海底墓的墓室几乎一样,难道这里也和汪藏海有关系?

“刷!”一下,“不好意思,你的卡是跨界银行卡,无法使用!”刷卡机提示了一声。

  四处走动了一圈,发现古怪的事情还不止这么点。我身上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给人换了,换成了一件类似于潜水服的橡胶衣服,就是那种八十年代潜水员穿的衣服。心里更加奇怪了,这么老款式的衣服他娘的是哪里搞过来的。

“不好意思,先生,你的卡无法使用!”医生面无表情道。

  我拔起墙角的火把,从这个墓室的门口走了出去。外面是一条甬道,我只是一看,就“啊”了一声,我的天啊,汉白玉的直甬道,一直通到尽头的三道玉门,和海底墓一模一样!!

“去你的,无法使用,十分破机器啊,我的卡里至少有八位数,全球通用的!”阿林愤怒道。

  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回来了?我的头皮炸了起来,思维开始混乱起来,这里到底是一个很像海底墓穴的墓室,还是我根本就没有从海底墓出来过?我的天啊,到底是怎么回事情?

“哦,你还不知道啊!”医生突然道。

  我用力揉了揉自己的脸,把火把抬高,仔细的看了看这里的环境,想找出什么破绽来,如果是一个相似的墓室,肯定有什么东西会有区别的。

“你再好好看看!”医生的脸突然变了形状,满脸漆黑,阴森森的。

  甬道之上架着一个木头架子,就像脚手架一样,上面铺着木板,成为通过甬道的一道简陋的天桥,可以防止触发机关,不知道是谁架在上面的,我小心翼翼的爬了上去,走到了甬道的对面,中间后殿的玉门里亮着火把的光芒,左右两个配殿一片漆黑。

“你,你不是人!”阿林大叫道。

  这时,我想起了老痒,他在瀑布之上和我一起跳了下去,我掉落潭中,昏迷了那么久,到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他的处境怎么样了?

“近我们阎王嫁了女儿,要惠及人间,什么短寿的,伤残的,霉运的,咱们都可以办,只要你这个!”医生拿出了一张冥币。

  我一面想,一面向著有火光传出来的门走过去。亮光相当明亮,从玉门下面的门缝下透出来。来到门口,我听到门内有声响传出来。当我将耳朵贴在门上时,听到了一下咳嗽声。

“真的?”阿林惊恐的问道。

  接着,便是一个人的声音道:“怎么办?开不开棺材?”

“我们虽然是鬼差,但绝对不会干扰你们人间的,这次我们也是受了阎王的命令。”

188宝金博怎么下载 ,  另一个声音,听来十分为难:“三省说暂时不要动这里的东西,我们还是听他的吧。”

“那,你们的冥币,我们一张一百的都可以买好几打,为什么不行啊?”阿林疑惑的问道。

  一听到这两个人的声音,我便怔了一怔,第一个讲话的人是闷油瓶,第二个讲话的却听不出来。怎么,难道他也来到了这个地方?

“你们的一百,人民币,那是你们人间,我们阴间只认冥币,其他的纸币都不收,也用不掉!你还是赶快去买冥币吧!”

  而令我惊讶的更在后面,我立时又听到了第三个人的声音,那人道:“吴三省现在还在睡觉呢,我们只是打开看一下,又有什么关系,我站在小张这一边。”

“这么晚了,我上哪去买冥币啊!”阿林十分无奈,而且身旁的表哥快撑不住了。

  我不是十分听得懂他们的话是甚么意思,但那第三个人,毫无疑问是个女人。

“你放心,你跟我订一个号,我帮你预留着,你去买冥币,我们不会让你表哥死的,剩下的就看你的了,而且决不能在天亮之后回来,到时候我们不营业了!”

  他们这几句话,是甚么意思呢?听起来,好象是闷油瓶想开一个棺材,而另一个人因为三叔的警告犹豫不决,这个时候有一个女人站出来支持了闷油瓶,我当下觉得一头雾水,怎么,闷油瓶已经找到了三叔了?

说的阿林是一阵冷汗直流,他看了看时间,还好,才凌晨两点钟,看到那些排队等候的病人,手上一个个拿着冥币,阿林恨不得抢过来,可是一旁的护士紧紧的盯着他。

  我一面想着,一面趴到门缝里,想看看里面说话是谁,可惜门缝里所能看到范围有限,我只看到一个女人的背面,穿着和我一样颜色的潜水服,身材很娇小,梳着一条大辫子。

“喂喂喂,有没有想要money的啊!我这里多多啊!”阿林从钱包里掏出了厚厚的一沓钱,在空中挥舞着,“只要你们愿意用你们手中的冥币和我换啊!”

  这时,我听到了第四个说道:“齐羽怎么办?这小子也真能耍,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难道我们就将他丢在这里吗。”

那些转过头看了看,像是什么都没看到一样,又转了回去。

  我听得他这样说,不禁陡地一呆,齐羽,这个名字好熟悉啊,好象是三叔笔记里面,写在前面的名单里的人之一,等等,不对?

这可把阿林给气疯了,这办法不行,只有出去买了,他疯狂的跑了出去。

  我忽然感觉到非常地不自在。齐羽。这个名字不是熟悉这么简单,好象经常听到,我心里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

可是大晚上的上哪去买冥币啊,无奈之下,阿林只好跑到坟场里面,转了一大圈,也没有发现冥币,终于累的瘫倒在地上。

  这个时候,门缝里的那个女人移了一步,让出了一个空间,我陡然看到闷油瓶子正站在一只黑色的棺材边上,手里拿着撬杆子,这个时候有一个女人走了过来。我一看到她的脸,惊讶的几乎将手里的火把掉落到了地上。

“小伙子,找什么啊?是不是想要冥币啊!”这时,阿林的身后传来了一阵阴冷的声音。

  这人,不是文锦吗,老天,怎么回事情。我虽然没见过她的真人,但是三叔有很多她的照片,我经常看到,所以一眼就认了出来,绝对没错。

“啊!”阿林吓了一跳,急忙闪躲着。

  我心里的疑惑到了极点,几乎就要推门进去。向他们问个清楚,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一男人说:“这座海底墓这么大,我们想要找到他谈何容易,我看还是算了,我们沿路刻下记号,他看到了自然会跟过来。”

“不用怕,年轻人,你看,我手里有的是冥币!”那鬼瘦骨嶙峋的,没想到还是个款爷,手里一大把一大把的冥币。

  “事到如今也只有这个办法,那既然没人反对。我就开棺材了,看看这个墓主人到底长什么样子。”闷油瓶举起橇杆,就要下手,这个时候,突然从左边的配室里。传来了一阵轰鸣的水声,把我吓了一跳。

“你,可不可以把这些冥币让给我啊!我有钱,咱们换!”阿林哀求着。

  后殿里的人全部都转过头,一个男人问道:“什么声音,好象是从隔壁传来的!”

“不,不,我不要你的钱,只要你答应我一个要求,这些冥币都是你的了!哈哈!”那鬼阴笑着。

  “走!去看看!”闷油瓶放下撬杆,向门口跑来,我一看不对,忙一个转身,躲进了右边的配室里,将火把放在地上踩熄灭,几乎是同时我就看到一行人跑出了后殿,接着就有一个女人惊叫道:“快看,这里有个水池!!”

“什么条件!”阿林疑问道。

  我这个时候,已经可以确定这就是张起灵和我描述的,他们在三叔睡着之后发生的故事,可是这一段他没有说的这么详细,我怎么好象亲身经历一样,难道是幻觉吗,还是通过时光隧道回来了,或者我的灵魂回来了?

“把你的身体借我用一下,怎么样?”那鬼仍然阴笑着。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我忽然看到一个人举着火折子从甬道上的天桥处走了下来,偷偷的躲到了左配室玉门的后面,往里面看了看,我稍微一看,就发现那是年轻时候的三叔,他好象非常懊恼,眉头皱的很紧。

“你,你...”阿林惊恐不已,都知道鬼上身,鬼上身,那自己的身体不就是不受自己控制了嘛!

  过了一会儿,张起灵他们的声音逐渐变的远去,应该正在走入池里地盘旋楼梯,三叔吹熄了火折子,闪进了玉门内,我看的心惊肉跳,心说难道这一次真的能通过这种方式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当下不管自己在幻觉还是做梦了,忙跟了上去,才贴上左配室的门,想偷偷往里看一看,忽然眼前一闪,三叔突然又从门里走了出来,一下子掐住了我的脖子,轻声说道:“原来是你跟着我!”说完突然手一紧,死死扣住了我的喉管。

“你放心,我不会害你的,我只是想念亲人,想借你的身体回去看看,再说了,你的表哥还等着你去救呢!”

  情急之间,我想大叫:“三叔!我是你侄子啊!”可是怎么也叫不出口,不得以一下子抓住他的领子,也想去掐他的脖子。

那鬼的话说到了阿林的心坎里去了,阿林终于咬了咬牙,“好,我答应你,不过我表哥的事...”

  掐着掐着,有一个声音说道:“老吴,醒醒,你是不是做噩梦了?”

阿林没说完,便失去了知觉,“哈哈!放心吧,你表哥我会去救他的!咱们鬼都是有节操的!”

  我打了一个激灵,突然眼前一黑,发现周围的东西突然都消失,老痒正在抽我巴掌。

“你,瘦子张啊,你怎么附在他身上啊!”坐诊的医生一眼瞧出了附身在阿林身上的鬼魂。

  我叹了口气,原来是一个梦,转头一看,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鹅卵石滩上,边上点着篝火,凉师爷正在篝火边上取暖,看见我醒了,很尴尬的朝我笑了笑。

“你就别管闲事了,我和他都是自愿的,哎,你就快点吧!我还有要事办呢!”那鬼掏出了一大把一大把冥币,把那个医生看的是满眼冒金星。

  我用力捏了捏自己的鼻梁,心里非常奇怪,自己怎么会做了一个这么奇怪的梦,难道真的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是不对啊,最近我也没怎么考虑这些事情。

当阿林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竟然在牢里,“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在这里!”那个鬼到底做了什么,难道是去抢劫了!

  老痒看我混混沌沌的,还想抽我,被我一脚踢开,大骂:“你姥姥的打上瘾了是吧,快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

“快来人啊!快来人啊!”

  老痒从边上一只不知道是谁的包里掏出一把信号枪来,指了指后面,我回头一看,发现鹅卵石滩非常小,后面又是一段,有一个悬崖,看样子这条地下水道所在的岩脉可能是一个阶梯形向下的结构,有些地方发生过山体运动,造成一系列的断层。老痒对着悬崖的上方“砰”一声打出一发信号弹,将悬崖下面的情景显现了出来。

“别喊了,你就老实待在这里吧!”

  我一开始还没明白自己看到了什么,等我明白了,人也蒙了,张大嘴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悬崖下面十几尺的地方,是一个天然的大洞穴,里面密密麻麻排满了棺材,一片挨着一片,有些地方还累了起来好几层,足有上千只,简直可以说是壮观。

“你们凭什么把我关在这里啊,我要请律师,请律师!还有,我表哥阿木,我要见他,他怎么样了?”

  “这…这是什么地方!!”我惊叹道:“我的天啊,简直就是一棺材仓库啊!”

“请律师?少爷啊,你认为你还有钱吗?有钱的话也不至于被人追债到处跑啊!”

  凉师爷走到我的边上,对我说道:“按照我的经验,这里可能是一处高坡苗人洞葬洞。

“追债?我被谁追债啊?”阿林不解道。

  高坡苗人?高坡苗人不是在贵州的吗?

“看来真是脑子出毛病了,听人家说,昨天晚上你买了许许多多的冥币,把自己的卡都刷爆了,而且还和人借了不少钱,昨晚火葬场那边烧的那是一个热火朝天啊,真不理解你们有钱人为什么那么爱烧钱!”

  凉师爷摇摇头,说道:“这里在解放前,附近有不少的小村庄,里面生活着很多少数民族,其中有很少一部分的苗人,说明在历史上,这里曾经有过苗人聚居,你看这些木头棺材,都是随便用木板定起来的,和汉人用的棺材有很大的不同,我相信我的判断没有错。”

阿林顿时瘫倒在地上,自己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突然间,阿林眼神变得阴狠起来,是昨晚那个鬼,一定是他!

  我对这种习俗了解不多,只知道有一些苗族,一直沿袭着“洞葬”的丧葬习俗,以天然洞穴作为坟茔,将死去亲属的灵柩,不论男女,都有规律的放置洞穴中,一层桑一层,下面的松垮腐烂了,上面的继续叠加上去,这样越往上的灵柩的年代就越近。入洞的死者需是本家族中六十岁以上的老人,且已婚,非凶死、传染病死及异地死老人才可葬在此处。

“这是你表哥留给你的!”阿林接过了MP3.

  这里的棺材数量惊人,可能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最下面的棺材已经全部腐烂成泥土了,最上面的一些也非常老旧,大概是因为推行火葬,从解放后,都没有新的棺材添进来的缘故。

“阿林,我是表哥,谢谢你昨天晚上送我去医院,我已经好了,当你听到这段录音时,我已经离开这个城市了,我没想到你是一个比我还喜欢烧钱的人,你把自己的银行卡刷爆了,把公司和房子也卖了,还借了好几亿的外债,而且大晚上的还砸了好几家冥物用品店,竟然只是为了买冥币!我被你的债主扰的没办法,只有逃离这个城市,阿林你好自为之吧!”


阿林几乎要崩溃了,连唯一的支撑表哥也走了,“恶鬼!死鬼!我要杀了你!”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现在地府里面就属我有钱了,哈哈哈哈!”昨晚的那鬼此时正享受着别墅阳光和海滩。

“先生,你的关押时间已经到了!麻烦你出来吧!”阿林紧紧的抓着牢铁不肯出来,他知道现在出来,肯定是少不了被人追杀啊!

可是阿林还是被拉了出来,“先生,请不要干扰我们的工作!”

阿林硬是又跑了进去,“麻烦帮个忙,让我半夜出去吧!”

深夜,走出监狱,阿林总算缓了口气,“还好没人!”阿林准备赶紧跑回去收拾行李逃离这个城市。

“阿林!”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阿林回头一看,是自己往日的好友阿义,此时阿义满脸微笑。

阿林心想自己该不会也和他借钱了吧,不过心想平日里关系还是挺铁的,应该不会拿自己怎么样吧!

阿林走了过去,“阿义,谢谢你来接我!”

“别傻了,阿林,我们永远都是好兄弟!”阿林听后十分感动。

“来,哥们,你的衣领歪了,我帮你理理!”阿义关切道。

阿林转过了身子,忽然一瞬间,阿林从汽车的镜子里看到了后方的阿义手上拿着一个棒球棍,准备朝自己打来,阿林吓得急忙跑了起来。

“阿义,你干什么?”阿林见自己跑远了,惊恐的问道。

“你个烧钱的蠢货,那晚向我借了那么多,说第二天还我,结果害我公司第二天被人要债,无奈只有宣布破产!我要打死你,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抓到你!”说话间,阿义坐上了汽车,准备朝阿林追来。

“阿义,我不是故意的,我是被鬼上了身!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阿林拼了命的狂奔着。

“啊!阿林,你在这里!哥们,就是他害的我们破产的!快抓住他!”

没想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追赶阿林,“救命啊,老天爷啊!”阿林感觉自己的身体快要不属于自己了,那双腿不由自主的在奔跑着。

这样再跑下去,迟早会被抓到的,阿林从口里掏了掏,当看到逃出来的东西时,顿时张大了眼睛,又是冥币,阿林恨不得撕了它,都是他害的。

可是阿林突然想到了什么,现在是晚上,他急忙跑到了那个医院,此时果然里面排满了人。

见到了那天晚上的那个医生,“医生,我要帮忙!”

“哇!你就是那个大款啊!”医生惊奇道。

什么大款啊!现在是被人追债逃命啊!“我现在被人追债,你帮我,帮我。”

“有有有!”阿林掏出了一大把冥币,真是没想到害自己的是它,现在救自己的也是它。

“好了,你要什么帮助?”

“我被人追打,我想那些人消失!”

“很抱歉,我们不能干扰别人!”

“啊!那个臭小子在这!”顿时,一伙人冲了进来。

“秩序,秩序!”医生喊道,“到我们这里要秩序!”

“秩序是吧!”一个肥头大耳的人扔出了一沓沓厚厚的冥币,“这,行了吧!”

“哥们,快打死这个臭小子!”

“先生,你还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阿林紧张急了,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不过我们阎王近在招女婿,你愿意考虑吗?”

阿林想也没想,“我,我愿意,我愿意!”

顿时,阿林从众人眼中消失,“这是哪里啊?”阿林发现自己突然站在了大堂的下面。

“新郎官啊!你可是我们阎王老爷的女婿啊!”一旁的胖媒婆开口了。

阿林终于缓了口气,总算逃过了一劫,不禁好奇的问道,“阎王的女儿长得怎么样啊?”

“你看看!”媒婆掏出了一张画纸,阿林看后顿时呕吐不止。

终阿林还是和阎王的女儿成亲了,成了阎王的女婿,虽然整天有一个肥猪似的女人缠着自己,害的阿林每天呕吐不止,不过他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就在那个之前整过阿林的恶鬼在享受沙滩阳光的时候,鬼差来到了他的身边,把他给抓走了。

“你,你们,不知道我是款爷啊!我给你们钱,你们别抓我啊!”

“不好意思,我们受阎王的命令,听说你以前欺压他的女婿,所以带你回去问话,而且没收所有的冥币!”

“啊!救命啊!救命啊!”

地府的沙滩阳光也不错,虽然身边不是美女,而是一个肥婆,不过阿林也十分乐意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