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它回到坟里后,潇洒带来今天有钱

我们那以前有一个人姓张,就叫他张三吧,张三嗜赌如命,但是牌技和运气都不咋地,输多赢少。家里就剩个破房子,房子里的值点钱的东西都被他输了。亲戚朋友都知道他好赌,都不借给他钱,他就只能靠帮村里人打点零工,赚点花销。那年春天,各村里组织村民给水渠清淤,为春耕水库放水做准备。张三也在其列,在干活的过程中,认识了邻村的一些人,其中一个人听说了张三好赌的事后,就问他:兄弟,我知道一个方法,可以让人逢赌必赢,只是需要点胆量,不知道你单子打不? 张三正愁没法赢钱呢,听说有这好事,立刻回到:我现在光杆一人,跳井不挂下巴子。还有啥怕的,你说吧,只要管用,等兄弟我赢了钱,一定忘不了哥哥的。那人就告诉张三,这种方法叫请鬼。首先要找到一处孤坟,方圆三里之内只此一座坟,然后在准备一把新的杀猪刀,香蜡纸钱,一张小方桌,四样小菜,白酒一瓶。最重要的是还要准备足够的小灰,在一个阴历十五的晚上11点一个人到选定的孤坟前,摆上方桌,小菜,酒等贡品,上香,烧纸。然后围着坟用小灰撒三个圈,(据说小灰有辟邪的作用,可以防止那东西冲出来)在12点整的时候,把杀猪刀从坟头插进去,马上退到三个灰圈外等着。坟里会出来一个东西,享用完酒菜等贡品后,你告诉它,让它帮你赢钱。不论它提什么要求你都可以先答应。等它回到坟里后,你把杀猪刀拔下来回家就成了,保证以后你逢赌必赢。 张三也是输红了眼了,真的找了个孤坟,把所需物品准备齐全后,在一个阴历十五的晚上来到了孤坟前。张三心理也毛毛的,但是想到以后能大把的赢钱了,立刻就觉得没那么害怕了。开始一切都很顺利,没什么异常,等到12点的时候,张三拿着杀猪刀从坟头就插了进去,直没到刀把。随后就感觉脚下的坟开始晃动。张三也不敢耽搁,立刻跑到三个灰圈外等着,一会的功夫,从坟里冒出个披头撒发的小人来,三尺来高,细胳膊细腰,看着张三啊啊怪叫。张三一看这架势,也顾不得那人告诉他千万别跑的嘱咐了,一转身玩了命的跑。更然张三崩溃的是,那个三尺来高的小人,竟然没被灰圈困住,已经追上来了,一边追,还一边怪叫着。张三也不辨东西,反正跑就是了,跑着跑着看见前面有一条不宽的小河沟,张三一步就迈过去了,继续跑。可是跑了一会觉得身后动静小了,就回头看了一眼,原来那个三尺高的小人被拦在了小河沟那边,过不来,只是站在那不停地怪叫着。张三也不敢停留,又迷迷糊糊地往前走。等到听到鸡叫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走到了一个陌生的村子里。正好碰到一个早起倒夜壶的村民,一打听才知道离自己村子已经几十里地了。张三告诉这个村民自己家在哪,并请求把他送回去后,就晕倒了。那个村民也很朴实,套上车就把张三送回家了。张三的邻居们一番掐人中,捶背的折腾后,真把张三弄醒了。 张三醒后,断断续续的讲述了所发生的事情后,没到三天就死了。

阿明在赌场上,该有七八年的赌龄了。当初,别说戒,还认为那是一条“雨天不湿鞋,晴天不灰衣”的快速致富的好路子。以赌博为职业者,全仗自己的手气和运气获得“丰收”。又刺激、又潇洒。刺激带来高度紧张,大起大落,潇洒带来今天有钱,花天酒地,好不逍遥自在。

188宝金博怎么下载 ,阿明在煤矿井下干过掘进,觉得井下辛苦,辞职在县城做过几年的服装生意,在当地发了点小财,因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买上一辆货车跑运输,请别人开车营业。俗话说,树大招风,阿明一时成了赌徒们相约的“好友”。阿明明知“输钱只为赢钱起”,还是经不住“赢钱”的诱惑,就很难控制自己的欲望,很难摆脱赌瘾。

初次上赌桌就赢了二千多元,真把他美得不得了,岂知?他已开始踏入别人精心设置的陷阱。

有一次,赌友相约在街上的茶馆,钱输光出来已是晚上,肚子饿得有点疼,到小吃店叫了碗面就狼吞虎咽吃起来,一碗面吃完才想起自己身无分文,今天早晨,进入茶馆“你拼我杀”十多个小时,银行取出的一万块钱早已灰飞烟灭了。阿明全身摸了个遍,没有收出一分钱,老板指着他说:是不是到处骗吃骗喝的人哦?两三块钱也没有,没有就算了,谁还缺那几块钱? 自认倒霉。

阿明所有的家底就这样全输光了,还欠下一屁股债。电视、手机、连妻子金戒指全抵了债不说,最后连车子也卖了。赌疯了的人,也顾不得老婆撕心裂肺地吵闹了,老婆吵着要与他离婚。输光了钱时,思想压力之大,整个人都快崩溃了,恨不能去杀人抢银行算了。阿明转念一想,那是要杀头、进监狱的。不管怎样,一定想办法,把输掉的钱给赢回来,狂赌一个月后,一共输了二十多万元。

阿明虽然知道:“久赌必输”的道理,但还是没能意识过度痴迷于赌博的危害,不能发自内心地拒绝它,甚至输红了眼的他而无法自拔。拿着全家人的生活费,还有儿女上大学的学费,拿去再赌一把,试试运气。

可惜,好运气没有眷顾自己,把家里仅有三千块钱输掉了,现在幡然悔悟,为时已晚。阿明早已被赌博弄成了一个穿着体面的“流浪汉”,向亲戚东借西要,没有一分的收获。今日落得身无分文,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这样痛苦生活着。他的一个赌友在赌场上几度沉浮,终究盖了栋小楼,开始“同情”他。慷慨地请阿明吃了顿饭,说要把他的绝招传授给他,一起联手笑傲江湖。赌友还说:“放心吧,你输了那么多的钱,没人会防你。赌资我出,利润平分。”阿明心想,赌场上那有什么好人?为了拿回一点自己的损失,还是爽快地答应了。

秘密地学了几招,他们想办法约来两头“猪”,用麻将“割”他们的钞票,小试锋芒就赢了数百元。一次次搞定这些赌友的时候,阿明却从他们输钱的痛苦表情里,渐渐看到过去的自己。赌友们妻女找上门来,痛苦哭诉赌博给她们家庭带来的遭遇,痛骂阿明,阿明也意识到“赢钱”是那样残酷地杀人不见血。

阿明感到赌场人生的残酷,若不及时离开这个私欲疯狂膨胀的群体,我将彻底丧失善良和诚实做人的本分。终于,阿明决定远离这种黑白颠倒的日子,不管有多难,也要用自己的诚实劳动来偿还债务,用自己的双手从新开创新生活。只要远离赌博,也就远离了那些作祟的小人; 少了贪欲,就能活得开心。是啊,啥都输光了,可不能再输了做人的良心,没有良心,那还叫人?(陆文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