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亮亮一看到跑在前面的是几个女生,看了女孩的脸

楔子

“心心,你每天这样独来独往的,不觉得孤独吗?”在来往福州的动车上,室友A转头问我。“偶尔会吧,但是一个人的生活,我很喜欢。”清明放假,宿舍只剩我们俩,听说我要去福州玩,A就缠着我带她一起去。

上了大学,哪里都好,就是宿舍里的姐妹们太吵闹,没有办法法安心地去学习。所以,我就在离学校不远的一个小区里租了一个房子。很便宜,而且我去看了,有电脑,沙发,床,书桌等等,我都可以不用搬些什么东西就过去住了。而且还很安静,看书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声音。只不过这个房子有一个缺点,就是阳光不太强,感觉阴暗暗的。不过这不碍事,只要不打扰我学习就行。 马上,我就搬过去了,到了晚上,我在书桌上安静的读书,不过学习了一会儿,我就想去上厕所了,到了厕所,我打开门进去,刚关上门,厕所的灯就灭了,真是不巧,灯的开关在外面,于是我要出去再打开灯,紧接着发现门上锁了!就在我疑惑的时候,突然,我感觉到我的背后有人,回头一看,是一具骷髅!浑身发着诡异的绿光,少数的腐肉挂在上面,骷髅上的头发稀稀疏疏的,摇摇晃晃的向我走来!接着,用那双白森森的手骨,张着口似乎说着什么,就要捉到我,我吓的发不出声音来,感觉心脏快停止跳动似的,啊!——但立即,我就发出了尖叫,并且用身子撞破了厕所的门,几乎是爬着出来的。 但当我回头看时,哪里还有什么骷髅?厕所灯好好的亮着,只是门被我给撞破了。我捂着心着站了起来,这房子一定有问题,否则为什么会那么便宜?想到这儿,我就要跑回房间去取我的钱包,其他的明天再回来拿,先掏出隔着该死的鬼地方再说!但到了房间,我看到,电脑桌上有一个女孩在听歌,身体还跟着歌的节奏左晃右晃,只不过那个女孩满身是血,而且还在不断地流着血,晃一下,血就流得更多,女孩晃得很慢,头骨还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你是谁?我害怕的问道,声音也因为恐惧而变得发抖。 女孩停止了摇晃,慢慢的回过头来,天啊!看了女孩的脸,我一下子跌倒在地,并且往后爬着,因为那张脸已经开始腐烂了!突然,悦耳的音乐变成了刺耳的笑声,十分可怕,我吓的都快哭了出来,我转身朝门跑去。 别走——陪我——女孩慢慢的追了上来,朝我走来,门被锁上了,我绝望的拍打着门,希望有人能够听到,忽然,我摸到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低头一看,从门里伸出了好几张手,乱抓着,啊——我立即离开了门,屋内血光一片,血从天花板上滴下来,我抱着头,不敢再看什么了好恐怖! 我感到我的头发被揪起,很痛,还有几滴液体滴在我脸上,我睁开眼睛一看,还是那个女孩,她腐烂的和血往下掉着,这时,她阴森森的说:来陪我吧——

你是否注意过,跑步的时候,为什么都是习、惯性按逆时针方向跑?因为顺时针跑步,会死人的!想知道其中玄机吗?屏住呼吸,我来告诉你。

188宝金博怎么下载 1

喜欢本故事的,请加群:127763944或12888007

夜晚,别跑步

“其实我也想这样,一个人想干嘛干嘛,可是我怕别人说我不合群,大家都说在大学人际关系很重要……”A在我耳边小声嘟囔着,我的思绪却已飞远,她的思想斗争我也曾有过。刚来学校的第一天,我在日记本上写下了:全新的城市,全新的生活,全新的自己!可是,第二天,我就感觉自己并不“新”,总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萦绕在我心里,那种感觉让我恐惧。6点的闹钟响了,躺5分钟,起床,一切准备就绪,7点整,百无聊赖,躺床上等室友起床,然后一起去吃饭,在大学,我再也不要被人说不合群了,在心里暗暗想着,拿起手机一看,半个小时过去了,整个宿舍静的可怕,躺着躺着,感觉我又困了,可是室友们丝毫没有要起床的迹象,8点半就要上课了,试探性地叫了她们一下,上铺传来不满的嘟囔声:大清早的,干嘛呀,8点半才上课啊。可能大家的生活习惯不一样,她们知道要上课,应该没事,在心里默默地安慰自己,又重新躺回床上。8点整,宿舍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8点20,还有一个室友眯着眼睛在穿衣服……从来没有违纪的我,居然在大学第一天就迟到了,心里有点不舒服,却也没有表现出来。下午晚上没课,我提议去逛逛校园,一室友一边喊着:“推塔,快推”,一边草草回复我:你要待四年的地方,有什么好逛的,还不如在宿舍打王者。其他人则头也不抬。

这天是十五,夜色很好,大大的月亮挂在天上,许多情侣都在操场上散步。

第二天、第三天……一个月过去了,王者荣耀,我从完全不懂直接打到黄金2,每天上课迟到,刚开始还觉得不好意思,进教室也不敢看老师,后来也跟着她们大摇大摆地走进教室,都不带脸红的。再后来,两个室友不知道怎么地,就有男朋友了,时不时地教育我两句:在大学一定要谈一次恋爱。当她们得知有个同届的男生在追我时,更是一门心思要促成我们,我说,对那个男生,谈不上喜欢,甚至有一些时候会有一丝丝厌恶,室友说,不要太清高,大学谈恋爱都这样,你还想要什么特别的?就这样,莫名其妙地送出了我的初恋,两个月后稀里糊涂地结束……要问这段恋爱给我留下了什么,说不出来,只记得一直很不愉快,如果谈恋爱都这样,那我想要孤独终老

因为头晕,严小明今晚本来是不打算来跑步的,郭亮亮硬是将他拽了过来,说是跑步,出出汗,感冒就好了。

在大学,时间就像卫生纸,看着挺多,抽着抽着就没了。一眨眼就到了大一下的期末考试,这时心里升起一种莫名的焦虑和恐慌。宿舍关系看起来确实挺好,没有人说我不合群,但是,相处久了就会发现,其实大家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和谐,最不至于6个人5个群,但在我看来,似乎已经上演了宫廷剧。这样的关系,令我很不安。随着考试时间的推进,我的焦虑和恐慌日益剧烈。感觉自己好像越来越远,越来越令自己讨厌!

刚到操场,郭亮亮一看到跑在前面的是几个女生,就立马猴急地追了上去,到现在都还不见踪影。

188宝金博怎么下载 ,直到有一天晚上8点多,内心太压抑,于是坚持自己的想法,在室友的唏嘘声中,走出宿舍去操场跑跑步,散散心。跑着跑着,突然看到学校附近高大的建筑,灯光很亮,就想到电视上形容大城市那种灯红酒绿的生活,就突然问自己:你来这里到底是干嘛的?还记得最初是怎么想的吗?这样的生活,你真的喜欢吗?一遍又一遍,就这样,一边跑,一边问自己,跑了多少圈我没记,只记得越跑越开心,最后体力不支,跪倒在操场,汗水夹着泪水浸湿了衣服,可是我是笑着的,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回到宿舍,洗了个澡躺床上就睡着了,做了个梦,梦里有个服装、妆容都特别精致的姐姐,举手投足之间的气质,都吸引着我。第二天早上5点50,我醒了,很清醒的那种醒,起床,穿衣服,叠被子,开始我新的一天。也就是从这一天开始,我早上6点钟的闹钟不再只是个摆设,起床之后就去吃早饭,背书,晚上跑步,看书,然后11点之前上床睡觉,一直坚持着。刚开始的一周,室友感觉到我的变化,没有多说什么,顶多挖苦几句,有一次,她们说要打赌,看我能不能坚持到考完试,我大笑着回答:我赌我可以坚持!

他跑了几圈,觉得很累,就靠着操场已经破败不堪的围栏坐了下来深深地喘了几口气,之后却觉得浑身更不舒服了。

在这期间,我开始看书,因为想要变得有气质,有内涵,认识了妮妮姐姐,觉得坚持不下去了,就看看书,或者找妮妮姐姐聊聊天,收获满满,补满了血,再继续奋斗,我坚持下来了,记得那时期末成绩出来了,我得了二等奖,室友很不屑,觉得奖学金也就几百块钱,我很开心,因为我做到了,努力不一定成功,不努力我一定会后悔,我庆幸我努力了。

他喝了口水,想躺一下,刚往后一靠,后背突然传来一阵刺痛感。他吃力地转过身,借着手机的光,看到是围栏上凸出来的一根生锈了的钢丝扎进了身体。

渐渐的,我找到了自己的方向,我想要自己独立,坚强,自信,乐观,优秀!我想要成为梦里那个精致的女孩。所以,我开始去了解自己,做什么决定之前我会自己查相关资料信息,也会让室友们提意见,但是,我会给自己一点时间,去整理这些信息,找出最适合自己的,不会因为这样做不合群而不去做了,班级里的一些小组活动,需要上台演讲的,我不再怯懦,大胆尝试,不会因为室友说这样很装,而放弃机会,机会是自己争取的不是吗?

你是谁?就在这时候,一个女孩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语气中夹杂着兴奋,惊慌和不可思议。

“嘿,心心,福州到了”室友A拉回了我的思绪。突然坏笑“到三坊七巷,要坐地铁,你怕不怕啊?”“啊?我没坐过地铁……”果然,看她那胆怯的样子,仿佛看到了当时的自己。“我也没坐过啊,不是说要改变自己?来,你去那个候车区,看咱俩谁不敢上去……”笑着把她推到了另一个候车区。

严小明眯了眯眼睛,这个女孩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只见对方的头发很凌乱,将整个面部盖住了,看不清楚她长什么样子。

188宝金博怎么下载 2

郭亮亮一看到跑在前面的是几个女生,看了女孩的脸。你是谁?女孩再次问道。

现在我正在自习室写这篇文章,宿舍群里A发了消息:那我自己先出去喽!对,她一个人出去背书了。所以啊,当你有了目标,并且敢于踏出第一步,你才不会被人影响,距离梦想中的自己会越来越近~脑海里,那个精致的女孩又出现了,她的脸,越来越像我,慢慢的,我好像看到两个精致的女孩……

这时候吹起了晚风,严小明突然闻到一股腐烂的味道。 我叫他突然打住了。因为他恰好看到,女孩的头发被风吹起来后的脸是只有几个大洞的——骷髅!

他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眼睛怯怯地朝女孩脚下望去——悬空的。

女孩没有脚,也没有影子!

咯吱!严小明似乎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你是他的鬼字还未叫出口,由于身体的颤抖,一股剧烈的刺痛从后背袭卷而来。

被这么一刺激,严小明下意识地站了起来想跑,然而脑袋传来的晕眩感让他的双腿一下子软了下去。他连叫喊的力气都没有了,整个人跌撞了两下,朝面前躲闪不开的女孩扑了过去。

因为和女孩距离近,他这下将那腐烂的恶臭闻得更清楚了,他的脸眼看着就要贴到对方那只剩骷髅的面部时,严小明的脑袋终于一热——晕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严小明发现自己躺在宿舍里。

哟,小明,你可醒了,吓死我了。于文博关切地看着他。

对啊。鲁力诚在旁边插了进来,我们正说,你要还不醒,就给你送医院去呢。

我怎么了?严小明坐起来,想起刚剐那一幕,还是觉得头晕, 我怎么在这里?

都怪我不好。郭亮亮一副都是我的错的样子, 你发烧了,我还拉你去跑步,你晕倒了我都没发现,还是别人把你抬回宿舍的。

你严小明顿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 你有没有看到和我在一起的那个一身白衣的女孩?

没有啊。郭亮亮疑惑地摇了摇头, 我赶过去的时候,你已经被围住了?那女孩怎么了?

没怎么!严小明心有余悸地躺了下去,后背的伤口还有些痛.难道昨晚发生的那恐怖的一幕是自己烧晕了头,做的梦?

对了!鲁力诚打断了他的思绪,这是你被抬回来时,黏在你身上的。说着,对方递过来一张卡片, 不知道是用的什么胶水粘的,难闻死了。

严小明接过来,是一张学校的胸卡,上面写着:白依依,土木0701

当看到上面的头像时,他刚放松的心突然又咯瞪的响了一下——号牌上的照片居然是骷髅。

什么东西啊?郭亮亮叫着,一把抢了过去, 哇,美女啊。好小子,人家胸牌都黏在你身上了,说,你还做了什么坏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