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锦工人在南京白局形成过程中的作用不容小觑,边织云锦边唱小曲是南京织锦工人工作时常见的情景

“莫愁湖边走,春光满枝头……”、“一枝园找到二条巷、三山街找到四圣堂……”

188宝金博怎么下载 1织造云锦 6月14日是中国第三个“文化遗产日”,南京白局在这一天被正式批准成为中国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而昨天有消息传来,南京白局将与第一批纳入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南京云锦一起,于今年下半年“打包”申请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记者还获悉,联合国科教文民间艺术国际组织已于上月悄悄来宁考察云锦,有望为南京云锦的第三次“申遗”重重“加码”。 “老外火炬手”看中云锦 在5月27日南京火炬传递时,一位名叫汉斯·霍斯的外国友人颇为引人注目。可没人知道,他是联合国科教文民间艺术国际组织的秘书长;此行是为了考察南京云锦。 形容织锦是在“跳舞” 上个月,以联合国科教文民间艺术国际组织主席卡门·帕迪拉带队,包括汉斯在内,来自美国、奥地利、菲律宾、德国四个国家的5名成员专程来到南京云锦研究所,他们考察的对象就是“南京云锦木机妆花手工织造工艺”。 “事实上,他们来南京的行程一直都处于保密状态。”南京云锦研究所所长王宝林告诉记者。“他们本来安排考察云锦的时间是一天,可最后延长到一天半!”看着眼前长5.6米、宽1.4米、高4米的大花楼木织机,楼上的拽花工轻盈地提起经线,楼下的织手潇洒地抛梭织纬,5位考察人员傻了眼,“真漂亮,真看不懂,这哪是在织布,这不是在跳舞吗!” 感叹白局“不可思议” 除了震惊于精妙的云锦织造工艺,考察人员对于白局的感觉更是“不可思议”! 为了让考察人员有一个切身的体会,云锦研究所专门安排了一场“汇报演出”,由两位织工在织机上一边织一边唱,现场来了段白局。这下可把几位考察人员给听愣了。 “他们都在唱些什么?”考察人员不免提出疑问。现场专家解释说,云锦的织造过程很枯燥,而且一天只能织五六厘米,称为“寸锦寸金”。为了排遣寂寞,织工们在操作时独创了一门说唱艺术——南京白局,他们把一些街坊邻里的琐事都编进白局,自娱自乐。后来白局渐渐演化成一门说唱艺术,街坊有什么红白喜事,就找来艺人唱唱白局,艺人们也不收钱,仅仅吃顿饭而已。听了介绍,他们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真是太神奇了。” 批评介绍片“缺乏表现力” 欣赏完了云锦织造和白局后,考察人员也对云锦研究所此前的介绍短片提出了意见。他们觉得,“介绍片没有把织造工艺的复杂和神奇很好地表现出来,很难想象云锦的真正面貌。” 此外,考察团还在南京云锦研究所留下了他们的题字,翻译成中文就是:“云锦源头,传承基地”。 云锦、白局打包是为了“双赢” 用两个“国宝”打包来申请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看起来,这买卖似乎有点亏。不过王宝林认为,这样的操作对于云锦和白局来说都应该是有利无弊,可以最好地实现“双赢”。 云锦有了白局更完整 “历史上,云锦和白局就是不分家的!”王宝林认为,云锦和白局必须肩并肩地出现在世人面前。“事实上,白局是从织房中产生的,它可以说是云锦木机妆花织造工艺的一部分,有了它才更完整。” 白局融入云锦获重生 如果说,是云锦给予白局第一次生命,那么和云锦一起打包“申遗”很有可能让白局获得重生。 “自从文革以来,南京的白局就已经日渐萎缩。艺人们都转行了,现在还剩下10来个老人,再不传承就传不下去了!”王宝林感慨地说,“白局只有和云锦结合在一起才能重新获得生命力。而一旦云锦申遗成功,对白局的保护也就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实际上,从去年开始,南京白局传人传习班就已经在南京云锦研究所开学了。王宝林计划传习班今后还要向社会开放,有兴趣的人都可以前去学一学白局。 第三次“申遗”把握有多大? 从2002年,到2004年,再到2008年,6年磨一剑,南京云锦已经是第三次“申遗”了! 说起这6年,作为云锦研究所所长的王宝林感触颇深:2002年第一次申遗,云锦败给了昆曲;2004年第二次申遗,又败给了古琴;之后,由于非物质遗产申报设定了“每个会员国每两年只能申报一个国家作品”的限定,云锦申遗的脚步不得不停了下来。不过,有好消息传来,这个“一个作品”的限定有望解除。对于南京云锦来说,2008年下半年将有望第三次“申遗”。 对于第三次“申遗”的把握,王宝林有信心,却也不敢夸下海口。“云锦不像青铜器、建筑那样可以保存千年,它流传的唯一办法就是不断复制。目前全国真正懂云锦技术的不过50多人,如果云锦能申遗成功,那么它将有机会发扬光大……” 相关新闻:中国已有4项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人类口述和非物质遗产(简称非物质文化遗产)又称无形遗产,是相对于有形遗产,即可传承的物质遗产而言的概念。是指各民族人民世代相承的、与群众生活密切相关的各种传统文化表现形式(如民俗活动、表演艺术、传统知识和技能,以及与之相关的器具、实物、手工制品等)和文化空间。 在非物质文化遗产方面,全球已公布了90项,我国的昆曲、古琴、新疆维吾尔木卡姆艺术和蒙古族长调民歌成功入选。 申遗成功,给这些文化艺术带来了新的生命力。据北方昆曲剧院的演员们回忆,在申遗成功前,一年到头最多只有几十场演出,而且观众寥寥。而申遗成功后,一年演出多达上百场。2004年2月,苏昆版《长生殿》在台湾首演,此后足迹遍布香港、上海、北京等地;2004年5月,青春版《牡丹亭》在台北首演,至今已演出上百场……业内人士多多少少把申遗成功,看成是昆曲发展的一块里程碑。

内容提要188宝金博怎么下载 ,:南京白局渊源及形成始终是个绕不过的论题。在此,笔者对众说纷纭的南京白局渊源及形成进行了梳理,并结合历史文献和田野调查所得,认为南京地区丰富多彩的曲艺艺术是南京白局的源头活水,云锦工人在南京白局形成过程中的作用不容小觑。

明清年间,边织云锦边唱小曲是南京织锦工人工作时常见的情景。工人们哼唱的小曲,正是南京人俗称的白局。但在今日南京,却是织者不会唱,唱者不会织,白局已濒危失传。

关 键 词:南京白局/曲艺说唱/织锦作坊/云锦工人

188宝金博怎么下载 2现在云锦研究所的织工已经没人会唱白局了。图为工人在织布机上制作云锦。

作者简介:薛雷,江苏第二师范学院音乐学院 江苏 南京 210013 薛雷,男,江苏徐州人,江苏第二师范学院音乐学院副教授,艺术学博士。

为恢复南京云锦昔日边织边唱的盛况,日前,在南京市政府提供的“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资助下,南京白局新传人传习基地在南京云锦研究所开课,20名年轻织工将跟随南京仅存的6位白局老艺人学唱白局,将云锦织造边织边唱的传统延续下去。

标题注释:2010年度江苏省社科项目”南京白局的现状调查与传承发展研究”阶段成果(项目编号:10YSB003)。

寸锦寸金 边织边唱

南京白局是运用南京方言进行演唱的地方性特色曲种之一。相传南京白局距今已有几百年的历史,其表演一般是由一至二人或三至五人以明清俗曲曲调进行填词演唱的坐唱形式,演唱者多数情况下手拿箸碟或酒盅敲打碰击出节奏,并和着丝竹乐器的音响进行演唱。其演唱通俗易懂,韵味淳朴,生动诙谐,极具浓郁的地方特色。由于“事物的起源决定着事物的继续发展,也表明了事物的特征和直接目的。”[1],那么南京白局渊源及形成的探究便不容回避。

白局是南京地区民间的方言说唱,是南京唯一的古老曲种,至今已有600多年历史。与其他曲种不同,南京白局是伴随云锦的制造应运而生的。南京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的王露明主任介绍说:“白局产生于织锦机房里的织工口中,是从云锦制造中衍生出来的一种说唱艺术,其演唱内容充满了对云锦工人生产、生活的生动描述,体现了原汁原味的地方特色。”

南京白局渊源及形成问题,正如“音乐从哪里来?”这一“叩问”一样,我们能够做的只能是以诸多开放性的“假说”文本,让读者“见仁见智”地思考及选择。不过,可以明确地是,南京白局作为一种说唱曲种,它一定具有说唱艺术之属性,即在表演形式和艺术特点上,一定具有说唱艺术之特征。通常认为,战国时期荀子《成相篇》是我国说唱艺术之滥觞,不过,这一久远的形式,实际上对南京白局的形成尚未产生直接的影响及作用。换言之,南京白局的渊源及形成研究,理应聚焦直接对其起着决定性作用的诸方面内容。

作为中国三大名锦之首,云锦在古时有“寸锦寸金”的美誉,它是由长5.6米、高4米、宽1.4米的大花楼木质提花机生产出来的。机上坐着的人,称作“拽花工”;机下坐着的人,称作“织手”。一台织机上,通常是拽花工唱,织手合,二人边唱边织。

一、聚讼纷纭的南京白局渊源及形成

明清时期南京地区丝织业十分发达,尤其是云锦,因其精致华贵受到皇亲贵族的青睐,被指定为皇室御用品。当时南京的织锦工人多达30万人,“秦淮河边机户云集,杼声不绝。”这是当时的人记录的织造情景。由于织锦的过程十分枯燥,织锦工人们便用哼唱和创作民间小曲的方式来驱赶织造劳动的繁重和单调,因为工人们演唱时不收取费用,实际上是“白唱一局”,因此南京人称之为“白局”。

关于南京白局的渊源及形成可谓聚讼纷纭,大致可归并为“机房生成说”、“织工擅唱说”和“清曲别种说”三种类型。

随着时间的推移,白局走出了织锦房,在民间流传开来,并逐渐形成自己独特的表演方式,有了固定的演唱程式:表演一般一至二人,多至三五人;内容以叙事为主,说的是南京方言,唱的是俚曲,常有丝竹乐器伴奏;曲牌有“满江红”、“杨柳青”等,其独具特点的曲牌多达40种,传唱大江南北的《茉莉花》便出自南京白局的“鲜花调”。

1.机房生成说

600年沉浮 历经沧桑

其一,相传清乾、嘉年间,南京白局诞生于南京的织锦行业。由于织锦工人常年十分辛苦地劳作,一种自娱自乐的表演形式便应运而生,这也就是南京白局的雏形。有关当时织锦工人辛勤劳作的场景,在明代陈大声的《滑稽余韵》中对此描写的十分生动:“双臀坐不安,两脚蹬不败。半身入地牢,间口床荤饭。逢节暂松闲,折耗要赔还。经络常通夜,抛梭直到晚。将一样花板,出一阵馊酸汗,熬一盏油干,闭一回磕睡眼。”可见,繁重的织锦劳作,恶劣的工作环境,工人们在织锦过程中,上、下手对唱、赛歌,或即兴创作顺口溜,以便松弛自己紧张的情绪。其所用的曲调大多是当时流行于民间的俗曲,所唱内容五花八门,想唱什么就唱什么,这其中有一部分带有色情成分,老板也不过问。[2]一般情况下,南京白局的演唱是一个段落原则上只用一个曲牌。正因如此,在南京白局的形成过程中积累了大量的曲牌,这也造成了南京白局的“白局”与“百曲”之称呼发音上的相像,以致讹传。另外,从南京白局的表演功用上看,其纯粹为“自娱性”的特点,即“白摆一唱局”之略语。在所唱曲日中有不少是反映织锦生产、织锦工人及城市民众生活内容的,譬如《云锦诀》《机房苦》《采芦蒿》等。

专家告诉我们,早期的白局主要讲述织工们的悲喜见闻。康乾年间,南京织锦鼎盛,仅织锦机就有三万多台,织工们日夜辛劳,于是产生了诸如“三更起来摇纬,五更爬进机坎”等描述机房劳作辛苦的曲目,《采仙桃》、《金陵四十八景》、《十二月花名》等经典曲目也在当时诞生。

其二,南京白局是南京地区民间说唱艺术。在南京云锦织造业比较发达之时,织锦工人在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边操作,边说唱,以消除劳累,抒发情怀。逢到街坊上婚嫁祝寿、盂兰盆会或其它的传统节日,几个爱唱的织锦工人凑到一起,搭台说唱,自编自演。因其“白说白唱,不要报酬”,故而得名为白局。[3]

相关文章: 民间曲艺--白局:濒临失传 濒临失传的南京白局:两位老人的坚守 历史悠久 南京白局后继无人 即将落户夫子庙 千年云锦“变脸”婚礼服 中国高贵织锦“云锦”跻身奥运

其三,南京白局是运用南京方言进行演唱的民间说唱曲种。流行于南京市区和六合、浦口、江宁、栖霞、雨花以及安徽的来安、天长等地区。南京白局是由南京丝织业工人们创生发展起来的。在漫长而枯燥的丝织生产中,他们手不停梭,口唱小曲,自娱自乐。从这种“机房里唱曲”,并逐渐运用明清俗曲、江南小调而发展成曲牌联缀、曲目日渐丰富的民间说唱艺术。显然,南京白局所用曲调与江苏省内流传的牌子曲基本一致,并尚有明清两代大江南北,秦淮两岸民间俗曲的古朴色彩。譬如其主要曲调有《满江红》《川心调》《数板》《梳妆台》等。[4]

第1页第2页

2.织工擅唱说

其一,南京白局演唱原为南京丝织业机房工人、家人、亲友相聚时自娱自乐的一种形式,后来也常被应邀于婚娶喜庆以及盂兰盆会时进行演唱。由于这种表演不取报酬,全属白唱,又每唱一次称作“摆一局”而名为“白局”。[5]

其二,据说光绪初年,南京六合南圩地区“烧纸杨”(杨姓的一个专门从事丧事的吹鼓班。笔者注)等吹打班,常在一江之隔的燕子矶、晓庄一带演奏,从而引起晓庄地区织锦工人的兴趣,后来织锦工人组成班子摹演,并很快创作出了《小上寿》《相遇十个郎》等曲目,并很受听众的赞赏。再后来又陆续编唱了多个曲目,并吸收了当时流行的众多曲牌,逐渐形成了完整的南京白局说唱。[6]

其三,南京白局乃说唱艺术,应属曲艺范畴,它不同于南京白话。南京白话是以说故事、讲笑话为主,南京白局却以唱小曲为主。清末以来,在南京老城南云锦工人聚集的地区,每到春、夏、秋季,在街头巷尾,均能听到云锦工人在劳动之余的歌唱,这种歌唱是运用江南民歌小调的曲调,填上抒发胸中感慨,宣泄对云锦作坊工头、场主不满的歌词,也有歌唱南京风物的。不管怎样,这种表演形式均为自我娱乐,表演时观者围坐四方,由于是白听不收钱。故此,这种表演人们称之为“白局”。[7]

其四,有着悠久文化历史的六朝古都南京,人文荟萃,文化底蕴深厚。如同北京有京韵大鼓,苏州有苏州弹词一样,南京也有自己特有的曲种——南京白局。它是一种土生土长、风格淳朴、语言感染力极强的民间说唱艺术。最初是由南京丝织业工人根据当时社会新闻、民间传说,用明清俗曲曲牌以及江南小调连缀演唱的艺术形式。据说,至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其演唱时少则一人,多则三五人,说方言、唱俚曲,滑稽热闹,通俗易懂。由于每唱一局称“摆一局”,又不取报酬,故称“白局”。旧时在南京的街头巷尾,随处可听到人们在唱南京白局。[8]

其五,南京白局是南京地区以南京方言进行演唱的说唱曲种。也是南京地区唯一的本土古老曲种,其流布范围除南京市区外,尚在南京六合、江浦、江宁及现属安徽省的来安、天长等地流布。据南京曲艺志记载,白局曲种起源于六合农村吹打班子,成长于织锦机房,是南京地区唯一的原生性说唱曲种。当时,南京六合地区一些殷实人家逢婚丧喜庆,总要邀请吹打艺人来增添气氛,有的艺人边打节拍边唱民间小调和明清俚曲,并辅以乐器二胡进行伴奏。由此,吹打班子在当地便提高了知名度。由于所唱曲子皆以苏南苏北小调为基础,又揉进了秦淮歌妓弹唱的曲调,因而其曲调众多,唱腔也丰富多彩,便有了“百曲”之称。[9]当“百曲”从乡村流入市区时,南京已拥有了20万之众的织锦工人,他们首先接纳了“百曲”,通过“百曲”的说唱,刻画了机工的悲惨景况,南京白局传统曲目《机房苦》便是最好的明证。

3.清曲别种说

其一,据《金陵之花》一文记述:“南京白局”就是云锦工人集体创作的。……当时的夫子庙前……常有一些所谓上层人物玩乐的花船来往,船上的歌妓弹唱扬州小曲。……云锦工人们可以站在岸上倾听她们的歌唱……把学会的一些小曲带到了机房……有的甚至专门拜扬州小曲演唱者为师进行学习。这里所说的“扬州小曲”就是我们现今俗称的“扬州清曲”。不仅如此,南京白局与扬州清曲在伴奏乐器的运用上也十分相像。这两种曲种在不同时期都曾分别使用过四胡、二胡、琵琶、月琴、扬琴、三弦、洞箫、竹笛、檀板、碟筷、酒盅、坠琴、碰铃等伴奏乐器。

其二,曾宪洛《扬州清曲》一文说:“扬州清曲,一名广陵清曲或维扬清曲。旧时仅称为小曲或小唱,是江苏地区一个古老而重要的曲种。他的历史延续近三百年,流传地区以扬州为中心,遍及于宁、锡、沪、淮诸地。它的发展在音乐上孕育了后来的扬剧的诞生,别出一支又形成了南京的‘白局’”[10](PP.118-120)。进而作者在该文中又从掌故传说、演唱形式、曲目曲牌、伴奏乐器等方面较为全面地阐述了南京白局与扬州清曲之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可见,当时南京白局与云锦工人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南京白局萌发初生之始,是云锦工人们吸收借鉴周边的一些民间音乐表演形式,并在其群体中得以传唱兴盛。不过,对南京白局在云锦机房织锦工作状态下进行演唱,以及云锦与南京白局是“机坑中的一胎双生”的说法,笔者对此难以苟同,并在下文有所阐述。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