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垫上一块木块,第二种说法是官军私属共五十余万人

明代制度条文具在,但明前期之制,自明中后期人以下即缺乏精准认识。本文利用《实录》、原始文件,辨《会典》、《明史》和各种笔记之误,重新认识京营的成立时间、渊源、职能。永乐、洪熙、宣德之际,北征军队不及遣返,常驻京师,遂突破“战时出征,事毕还卫”原则,渐成常备军驻京之制;三大营体制来源于靖难战争中的北军体制和永乐历次北征中的亲征军体制;至正统时期,三大营由战时体制演化为训练体制,突破卫所编制,但不合战争需要,故明代中期三大营改为兵将相习、随时临战的团营。以上三点结论为以往研究所未涉及,与明代中后期人的系统记载也多有不同。明代前期,京营,三大营,亲征。明朝在京师常驻重兵,称京营,是明军的核心成分。在正统十四年的土木之变中,不堪一击的京营遭到毁灭性打击,明朝随后在京营的三大营之上设立了兵将相识、练战一体的十团营。关于此后的京营,史籍中有详尽而系统的记载,但对此前京营的形成与体制演变,史料记载却充满了混乱和矛盾。京营有没有一个明确的形成标志或者成立时间?京营的三大营体制是由何而来的?三大营的主要职能是作战还是训练?澄清以上问题,有助于理解明代制度在祖制和时势双重作用下的变迁历程和独特形态。一、京营的成立:永乐二十二年到宣德元年西汶艺术网明初并无京营。按洪武时期的卫所制“兵将分离”的构想,军士们在各自卫所屯田操练,战时命将出征,战后散归卫所。不过,演练步骑兵战阵、学习火器操作等复杂任务,是百户所、千户所乃至卫、都司等分支机构难以独立承担的,军士平时散居各地卫所,也无法应付随时可能爆发的战争。早在洪武时期,北部边防前线通常派勋臣镇守各地,到永乐时期逐步形成镇守总兵官驻守各边镇的形势,总兵官算是长期“命将出征”,统领着处于临战状态的边兵,所谓“兵将分离”、“散归卫所”,停留在条文层面。永乐迁都北京后,首都兼为边防重镇,需要组建一支最强大的驻京常备军,京营便逐渐成为明朝军队的核心成分。京师本来就设有大量卫所,军士们平时必然操练,以备战时组成大军,能不能算是京营呢?明朝史籍提到京营,注重其训练职能,如正德《大明会典》载:“国朝京营之制,主训练在京官军……国初立大小教场,以练五军将士。”[1]明人遂将京营溯源到洪武时期,如陆容说:“京营之制,国初止有五军营”[2],郑晓说:“京营操练之法,洪武时止为五军营,分大、小教场与城外、城内操练。”[3]万历《明会典》更强调说:“国初设京营,隶大元帅府。后改五军都督府,以训练在京官军。”[4]到清修《明史》介绍京营源起,更详细记载道:“初,太祖建统军元帅府,统诸路武勇,寻改大都督府。……京城内外置大小二场,分教四十八卫卒。”[5]以上记载中,“教场”和“五军”是确定京营渊源的关键,却经不起推敲。洪武时期的大、小教场,到建文时期仍然存在[188宝金博注册 ,6]。洪武时期军队内部以卫所为编制单位,直到建文时期,提到京军如“命魏国公徐辉祖领京卫军援山东……遣京卫官军防江”[7],这与后代“营”的编制有本质区别。所以,洪武时期的教场是各卫所的公共训练场地,并非意味着建立一支处于临战状态的常备军。陆容和郑晓将“五军”和三大营之一的“五军营”联系起来。《明太祖实录》和其他洪武时期史料中从未出现“五军营”之名,“五军”应如陈仁锡所说[8],指洪武时期常见的“五军十卫”、“五军十二卫”之五军都督府。万历《明会典》和《明史》虽未误解“五军”,却进一步将京营溯源到元末红军时期的体制。“大元帅府”和“统军元帅府”,当指至正十五年朱元璋任“大元帅”的“太平兴国翼元帅府”[9],当时朱元璋连全军统帅还没做成,谈何京营?总之,作为超越“祖制”构想的产物,京营必与洪武、建文时期无关。明人多将三大营的出现作为京营成立的标志,但记载各不相同:正德《大明会典》和《今言》记在永乐初,《菽园杂记》记在永乐中,万历《明会典》记在永乐迁都后即永乐后期,《明史》则记在永乐末年“置”,要之或记其最初出现,或记其最终定制,但均未区别作战中的三大营和驻京训练的三大营。三大营之名虽早在永乐时期的朱棣亲征军中已出现,甚至成为定制,却不一定就是常驻京师的军队编制和训练体制,只有在平时驻扎京师、集中训练的军队,才能称为京营。王世贞在钞录《会典》各营建制的内容时,系于“既归京师”,[10]即滞留塞外的北征大军于永乐二十二年秋回到北京之后,暗示从此三大营常驻京师训练。而罗丽馨则区别了战时与平时体制,排除了以靖难五军、北巡五军、北征哨掖等为京营标志,认为三大营体制源于永乐七年,永乐十二年后未被解散,故至迁都后京营正式成立[11]。罗氏对京营概念的界定超越了前人,但对成立时间的考证尚容讨论。西汶艺术网[ 2 3 4 5 6 <

明朝神机营考证

188宝金博注册 1

煮酒历史网网友发表于3905天 22小时 0分钟前来源:www.z9ls.com 标签:无

 特别感谢 煮酒历史网网友 的友情投稿

一.神机营的历史地位 明代神机营,肄习“神机枪、炮法”,[1]神机枪、炮,都是抛射性火器。在一般人的印象中,火器只是发射弹丸的,但是神机枪炮是既发射弹丸,又可以发射箭的,例如在神枪里装填上弹药之后,再垫上一块木块,同时在木块前面放上一支箭,经过这些顺序之后,再当点燃火药,箭就会射出来,射程为三百步。明代这类火器经过发展,衍生出三只虎钺、九矢钻心神毒火雷炮等等。[2]神机营创建于永乐年间,后来与五军营、三千营、合称京师三大营。 神机营作为中国历史上最早建立的火器部队,在军事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神机营参加了明成祖多次北征蒙古的军事行动,立下了汗马功劳。[3] 二.专家认为神机营没有参加过第一次北征 但是,现在却有专家质疑神机营在北征中的历史作用,研究明史的北京大学历史学系副教授李新峰在《明代前期的京营》中写道:“第一次北征军中必无神机营之设。”[4]李新峰先生的理由只要有两个,第一,他通过引用一段明人写的“创神机营,建盔甲厂,制神枪神铳,退鞑虏于九龙山下”的史料,[5]再垫上一块木块,第二种说法是官军私属共五十余万人。认为明成祖第一次北征时创建的“神机营”并非是作为战斗机构的神机营,而是制造兵器的机构。我认为上述这段模棱两可的史料很难说明“神机营”是制造兵器的机构,反而其中的“盔甲厂”才极有可能是制造兵器的机构。 李新峰认为第一次北征军中没有神机营的第二个理由是,《明太宗实录》只记载神机营在第二次北征时由柳升率领,却没有记载柳升在第一次北征时率领过神机营。[6] 李新峰先生在这里显然犯了一个错误,就是误认为神机营始终在柳升的掌握之下,其实,谭广也掌握过神机营,而且还参加了第一次北征,根据明人严从简在《殊域周咨录》卷十八转引的《北征录》的记载,明军在第一次北征中,“龙口虏拥众犯御营。都督谭广以神机营兵直冲其阵,败之。”《北征录》是曾经陪同明成祖进行第一次北征的金幼孜写的,不过,《北征录》有几个内容略有区别的版本传世,只有严从简在《殊域周咨录》转引的《北征录》引文中还保留了谭广率领神机营参战的内容。 关于谭广参加第一次北征,并在“龙口”击退敌人的事,《明史.谭广传》中也有蛛丝马迹:“永乐九年进大宁都指挥佥事。董建北京。既而领神机营,从北征,充骁骑将军。十一年练军山西。明年从征九龙口,为前锋。贼数万凭岸,广命挽强士射之。万矢齐发,死者无算。乘胜夹击,贼大败。论功,进都督佥事。”谭广于第一次北征之前进入北京,《明史》却错误地将谭广进入北京的时间改为第一次北征之后的永乐九年。另外,第一次北征时的谭广,已经是都督了,这一点也被《明史》所忽略。 李新峰先生也知道谭广也掌握过神机营的事,他指出明人王伟撰写的《永宁伯谭公行状》中记载谭广于“七年入见,留北京。领神机营从上征迤北,封神机骁骑将军。”可是,李新峰先生却认为“谭广时非高级将领,所统与后世所谓‘营’相去甚远,今不取。”[7]其实,谭广入京时,最初管辖的只是神机营的一部分,名叫“五千下”,这一点《明史.兵志一》中有记载:“又因得都督谭广马五千匹,置营名‘五千下’,掌操演火器及随驾护卫马队官军。坐营内臣、武臣各一,其下四司,各把司官二。此神机营之部分也。”我认为,谭广第一次北征中率领的神机营,并没有发展到象《明史.兵志》所说的那样与“五军”及“三千营” 合称“三大营”的地步,此时的神机营还兼职随驾护卫马队,一直跟随着明成祖,就象柳升在第二、三、四、五次北征中率领的神机营,一直隶属于大营或中军一样。 三.专家认为神机营作战时不是首当其冲 《明太宗实录》记载永乐二十年明成祖第三次北征时的营阵是:“大营居中,营外分驻五军,连左哨、右哨、左掖、右掖以总之。步军居内,骑卒居外,神机营在骑卒之外,神机营外有长围,各周二十里。”[8]这意味着,一旦与敌人作战,神机营必然首当其冲。 李新峰先生又对《明实录》的这条记载进行了质疑,他首先引用了明成祖在北征中训斥率领哨马营的朱荣等人的一条史料——当时明成祖称:“哨马营离大营三十里……不发哨马在前,却令架炮之人在前……如何不被其擒去?”[9]接着,李新峰先生以这条史料为基础,发了一番议论:“早在第一次北征中,哨马营就因将‘架炮之人’置于步骑之外而遭申斥,此后神机兵逐渐成为明军赖以出奇制胜的精锐,怎能散在‘骑卒’之外乃至阵外呢?这条记载被广泛引用,《明史》以之为永乐京营的战时编制方式,其实不堪推敲。” 李新峰先生又犯了一个错误,就是将哨马营中“架炮之人”与作战机构神机营混为一谈。架炮之人的任务就是发现敌人时用炮声来做预警的。例如《明太宗实录》记载明成祖在第二次北征中下令,“须昼夜用心关防,一各营架炮,务各依地方嘹望,但有灰尘扬起,及人马往来者,速来报。若闻哨马营及四面炮声,亦速传报。 ”[10]由此看来,“架炮之人”确实与作战机构神机营的任务不相同。因此,李新峰先生对《明实录》的质疑没有可靠的证据做支持。当然,神机营是否在作战时经常首当其冲?还需要真实战例来做辅证。 四.神机营在作战时首当其冲的的一些证据 神机营在作战时是如何首当其冲的,最有说服力的是散见于各种史册的原始史料: 首次北征: 严从简《殊域周咨录》卷十八转引的《北征录》曰:“六月九日发飞云壑,虏列阵以待。上敕诸将严行阵。虏伪乞降,上命敢招降敕授之。俄而左哨接战,至为龙口虏拥众犯御营。都督谭广以神机营兵直冲其阵,败之。 《明太宗实录》永乐八年五月丁末条:“上追及虏于回曲津,命安远伯柳升以神机铳当先,铳发,声震数十里,每矢洞贯二人,复中傍马,皆立毙。” 《明太宗实录》永乐八年五月己酉条:“命诸军先渡河,伏骑士数百于柳林中,命步骑十余持铳后行,以实草于囊载之中以诱虏,戒之日:‘虏至则引入伏中,举铳伏兵闻铳即出。’上按精兵千余最后发,虏见大军渡河果贪所载物,竞趋而至,既入伏中,铳发伏兵跃出,虏亟回走,上所率兵已至,虏穷急莫知所向,复奔渡河,马陷入淖泥,遂生擒数十人,余尽死。” 二次北征 《明太宗实录》永乐十二年六月戌申条:“驻跸忽兰忽失温。是日,虏寇答里巴、马哈木、太平、把秃学孛率众逆我师,见行阵整列,遂顿兵山巅不发。上驻高阜望寇已分三路,令铁骑数人挑之,虏奋来战。上麾安远侯柳升等发神机铳炮,毙敌数百人。” 《明史纪事本末》之《亲征漠北》:“余众复聚山上,数百人据海子,诸军以火铳击之遁去。” 朝鲜《李朝实录》太宗十四年九月己丑条“又辽东人皆云,王师与北人交兵,北人伏奇兵,佯败而走,王师深入,奇兵绝其后,围数重,帝以火药突围而出,倍日而还。” 从我引用的这些史料来看,明军神机营作战时经常首当其冲,作战的方式有布阵、进攻、伏击、突围等等。事实就摆在眼前,神机营用无可辨驳的胜利赢得了荣誉。参考资料:[1]《明史.兵志一》[2]《武备志》卷一百二十六[3]关于神机营的射击队形,可以参考我的作品《明军射击队形之谜》[4][6]李新峰《明代前期的京营》,刊于《北大史学》第11辑,北京大学出版社[5]“扈驾北征,乃与同附大鸿胪陈公季暄、工部尚书黎公澄创神机营,建盔甲厂,制神枪神铳,退鞑虏于九龙山下。”李翊:《戒庵老人漫笔》卷六《安南邓尚书》引《邓氏尚书公事状》,中华书局,1982年,220页,转引于李新峰的《明代前期的京营》[7]《皇明名臣琬琰录》卷十五,转引于李新峰的《明代前期的京营》[8]《明太宗实录》永乐二十年五月癸酉条《弇山堂别集》卷八八《北征军情事宜》,转引于李新峰的《明代前期的京营》

公元1449年,蒙古瓦刺也先以明朝削减马价为理由想明朝边境发动了大规模进攻。大同守军失利,塞外城堡沦陷,边界战报传至朝廷之后搞得朝廷上下是惶恐不已。明英宗朱祁镇在王振的怂恿下,不顾群臣的劝阻,在七月明英宗令皇弟朱祁钰留守,亲自率大军出征。结果由于组织不当,所有军政事务都皆有王振专断,结果55万大军在土木堡惨败殆尽。王振被杀,明英宗被俘,兵部尚书邝埜、户部尚书王佐等66名大臣战死,史称“土木之变”,也称“土木堡之变”。

188宝金博注册 2

土木堡一役中,真的有五十万明军被瓦刺杀得几乎全军覆没吗?各类史料笔记记载此次战役的战斗人数更是五花八门,让人看得是眼花缭乱,不知真假。我们下面列举一些当时的记载:

第一种说法是出发时号称五十万大军。刘定之在《否泰录》末说道:“臣因取目击耳闻,参以杨善、李实所述《奉使录》,钱溥所撰《袁彬传》,约其繁复,着为此录。”李实《李侍郎使北录》未记出征人数,杨善《奉使录》今不传,估计亦不及此。钱溥《袁彬传》今亦不见,其内容应为袁彬于塞外侍奉英宗的事迹,也不太可能提到明军人数。则刘定之所记应来自“目击耳闻”,即明军出发时的确有号称五十万之举。

第二种说法是官军私属共五十余万人。关于土木之战中明军参战人数,最早的记载见于刘定之《否泰录》:“其从驾行者,尚书王佐、邝埜,学士曹鼐等。官军私属共五十余万人,出居庸关抵宣府。”私属指的是私人的家奴、奴隶,有时甚至还指奴婢。《否泰录》意思说正规军是没有五十万的,加上这些家奴、奴隶和奴婢共有五十万。

第三种说法是官军共五十余万人。嘉靖后期以来,几乎所有言及出征人数的明代史家均沿袭此说,直至谈迁犹于“官军私属”强调甚明,而清人谷应泰的《明史记事本末》开始写作“官军五十万”,丝毫不涉及“私属”两字之差,语意全非。

188宝金博注册 3

第四种说法是明实录中含糊其辞,称数十万。《明英宗实录》“正统十四年八月壬戌”条目下记载“中官惟喜宁随行振等皆死官军人等死伤者数十万”。《明史英宗前纪》则记载“辛酉次土木被围壬戌师溃死者数十万”。就连明代的官方史书都语焉不详,含糊其辞,笼统地称数十万。

上面提到的四种说法不尽相同,但是真相只有一个,到底哪个才是正确的呢?下面清风明月就和众位一起慢慢来研究和推敲这些史料笔记,努力解开这个谜团。

第一种说法是说当时明军号称五十万,我觉的是有可能的这样说的,目的是为了吓唬瓦刺,但是我相信明军的战斗人数绝对不到五十万。古代两军对垒,都喜欢夸大其词,吓唬对方。如当年三国曹操赤壁之战时,号称八十万大军,实则二十万而已。所以我相信明军当时号称五十万,其实远远不到五十万。

第二种说法官军私属共五十余万人,但是私属多少人,里面没有说法,自然也不知道正规军队有多少了,但是也能从这里看出,官军也是不足五十万。

第三种说法是清人谷应泰说的,没有私属二字,直接说官军五十万,我觉得这种说法不可靠。原因有二,一是或许是到了清朝,事件久了,以讹传讹,私属两个字就丢了,但是差两字,差别太大了。二是清人编写的史料,有玷污前朝的嫌疑,很有可能是故意漏掉私属两字,来羞辱明朝。

188宝金博注册 4

第四种说法是明实录的记载,实录没有沿用五十万,而是含糊其辞数是万,清风明月认为,很有可能,“五十万”的说法已经引起广泛怀疑,并且没有公认说法出现,遂有这样的含糊其辞说法,仅仅用“数十万”。

经过一番分析,我们已经能够确定明军的正规军队肯定不到五十万,那么正规军到底有多少呢?下面我们一起来寻访真相。

第一,出征部队的主力是京营军队。《明英宗实录》中记载:“此前三天,命在京五军、神机、三千等营在营操练者人赐银一两,……兵器共八十余万。又每三人给驴一头,为负辎重。”《国榷》中记载“英宗正统十四年七月甲午”条目下记载“遣告庙社,发京师亲征。诏下,逾二日即行。”由此可见,此次出征,明军的准备十分仓促,本次出征的主力部队是京营军队,而京师京营又称三大营,包括五军营、三千营和神机营。

第二,五军营的编制。五军营是由马军、步军组成。明太祖时设大都督府,以节制中外诸军,京城内外置大小二场,分教48卫卒。成祖北迁后,增为72卫。明史兵志中记载“分教四十八卫卒。”其中士卒“二十万七千八百有奇。”,那么按照这个折算,72卫应该有三十一万一千七百人。永乐八年始分步骑军为中军,左右掖,左右哨,称为五军。除在京卫所外,每年又分调中都、山东、河南、大宁各都司兵16万人,轮番到京师操练,称为班军。从这里可以看出班军要轮岗的,也就是说八万人驻扎在京城。当时驻守京城的五军营大约有三十九万一千七百人左右。

188宝金博注册 5

第三,三千营的编制。三千营是以三千蒙古骑兵为骨干的,当然后来随着部队的发展,实际人数当不止三千人,三千营与五军营不同,它下属全部都是骑兵,这支骑兵部队人数虽然不多,却是朱棣手下最为强悍的骑兵力量,他们在战争中主要担任突击的角色。从这里可以看出,三千人主要是骑兵中的精锐,人数不止三千,但绝不会超过太多,主要担任突击任务。

第四,神机营的编制。神机营也是三大营之一,是明成祖在亲征漠北之战中,提出了“神机铳居前,马队居后”的作战原则,神机营配合步兵、骑兵作战,发挥了重要作用,使火器的应用更趋专业化。该营装备有火枪、火铳等,后期又添置火绳枪。这种独立枪炮部队建制在当时中国乃至世界各国都处于领先地位,比欧洲最早成为建制的西班牙火枪兵,要早一个世纪左右,是明代早期火器部队领先于世界的佐证。在《皇明经世文编》中有关于该营的编制记载,全营兵力:步兵3600人。

现在我们一起统计下当时京师京营的总人数为三十九万八千三。这应该是京军满编的情况下才会有那么多人。但是,明军的缺编是一个正常现象,而且数目也不小。譬如在宣宗朝,“京营缺伍至七万五千有奇。”如此看来,正统十四年的京军,大约是三十二万人。

188宝金博注册 6

当然这些人不可能全部出征,还要留下一部分来留守京城。《明史于谦传》“时京师劲甲精骑皆陷没,所余疲卒不及十万”。根据此语和古人的运用约数习惯,,此时京中所剩部队,是不足十万的疲卒,但应该七八万左右吧。还有在撤退过程中,英宗调派朱勇、陈怀、吴克勤等人率领部份京军,去打先头阵。《明英宗实录》中提:“命太保成国公朱勇选京营四万五千人。令平乡伯陈怀、驸马都尉井源、都督耿义、毛福寿、高礼,太监林富率三万往大同,都督王贵、吴克勤率万五千往宣府,各备虏。”,在《天顺日录》中又说是“率五万兵迎之。”说法五花八门,不尽相同,我们折中一点,就算四万五千人好了。除去留守京城的七八万人,和阻击的四万五千人后,最后跟随明英宗到达土木堡的也就是二十万人左右。

作为亲历战场的当事人李贤在《天顺日录》一书中写道,二十多万人死了三分之一,受伤者过半。骡马亦二十余万,衣甲兵器尽为胡人所得。还有,就是《七修类稿》有记载,二十万人,伤之半,死三之一。两者口径吻合,也和我们上面的数据基本上一致,因此,清风明月认为,明英宗当时率领部队二十五万人左右,后来派出了朱勇的五万人后,最终二十万人到达土木堡,却被瓦刺几万人冲杀殆尽,王振被部将所杀,明英宗被俘,百余名大臣阵亡,这便是历史上大明由盛转衰的土木堡之变。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