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沙之战发生于公元前301年,匡章选择了对岸楚人集结最密的地方

公元前301年,齐国相国孟尝君,写信拉拢楚怀王说:您从前受欺于张仪,天下之人莫不替您心怀愤怒。可是您又听信张仪,选择了侍奉秦国,迄今都是如此。你好好想想吧,再好好想想吧! 楚怀王看了孟尝君的信,想了半天,没明白什么意思:我干吗要依附你们齐国啊?我不!我就不! 于是孟尝君急了,发兵攻打楚国,以武力逼迫楚国就范好让楚国跟自己齐国结盟。 齐国宿将匡章,带领齐兵,以及附庸的韩国兵、魏国兵,攻到了楚国北境。楚将唐蔑北上迎敌,与敌军夹沘水列阵,相持了六个月之久。 沘水把蓝天和绿野这张半绿半白的纸从中对折。水色山光里,映照着着对岸的广阔山野。楚军就在对岸,深不可测。 于是匡章命令侦察兵说:你们都给我下去,到河里摸摸情况,看看哪里是浅滩,哪里能够渡河的。 侦察兵们脱了衣裳,没趟出几步,对岸楚国人的硬弩飞蝗一样巡着航就射过来了,侦察兵只好到水底找鱼鳖开会去了。 联军找不到水浅的地方,无法渡河,匡章异常烦闷。这时候,一个没受过高等教育的樵夫挑着一担子柴火,过来看打仗。他等了半天,双方老也不打,着急了,告诉匡章说:匡司令,你们真傻耶!楚人是这里的东道主,熟悉沘水,但凡楚国人在对岸守卫最严密的地方,就是水浅可渡之处。楚人兵力稀疏的,就是河深难测之处! 匡章一拍脑袋,耶!我是真傻呀!赶快派人在河岸乱跑,吸引楚人火力,根据楚兵火力疏密,推测浅滩位置。终于,匡章选择了对岸楚人集结最密的地方,以精兵乘夜涉水。匡章的人各自抱着一块石头以免被水冲走,到了对岸后发动进攻。由于是半夜,楚人措手不及,伤亡严重,很多士兵没来得及穿上衣甲,就倒在血泊之中。我们知道,楚人的武器装备非常精良,以昂贵的犀牛皮制造衣甲,金石一般坚硬,兵器锋利,刃部寒光惨惨好比毒蜂蜇人,楚卒也彪悍,奔跑快如风。但是他们夜间来不及穿甲,也没时间分发兵器,没了甲胄和兵器的楚人就像剥光了皮的羊一样任人宰割。。 楚国人奔跑着,去战车上找高尔夫球杆,不等拿到武器,都被打得胸穿头裂。楚人败绩,大将唐蔑也在乱军中被杀,河南南部的方城、叶县地区,全部丧失给了三国联军。 但是这些地区远离齐国本土,齐国无法拣取,所以都赠给了同盟军中的韩、魏两国。齐国跃过他国去攻打遥远的第三国,是接收不了遥远的楚国土地的,而便宜了同盟的韩、魏两国,损人又不利己。这是典型的、不讨好的近交远攻,是错误的进攻策略。

188宝金博注册 1

垂沙之战是公元前301年率齐、韩、魏联军于垂沙大败楚军的夜间奔袭作战。

188宝金博注册 ,战争简介

垂沙之战发生于公元前301年,齐国、韩国、魏国三国联军攻打楚国的一场战争。

前301年,齐将匡章、魏将公孙喜、韩将暴鸢率领三国部队进攻楚国[1] ,楚国派大将唐眛率军抗击齐、韩、魏三国军队。

齐、韩、魏三国联军进攻楚国的方城,双方夹泚水(在今河南西南唐河齐、韩、魏境,下游至襄樊入汉水)列阵,相持长达六个月。 齐宣王对战事不耐烦,便派周最到阵地以苛刻的言辞催促匡章赶快渡河作战,匡章不甘受如此委屈,便对周最说: 「对我来说,撤了我的职务、杀了我,甚至杀了我的全家,这是大王能够做到的;战机不成熟的时候要求出战,战机成熟的时候不要求出战,这是大王在我这裏不能够做到的。」随后,匡章命人寻找可以渡河的地方,由于楚军放箭射守,派出的人不能靠近河边。后来,一位樵夫告诉说:「要想知道河水深浅太容易了:凡是楚军重兵防守的地方,都是河水浅的地方;凡是楚军防守兵力少的地方,都是河水深的地方。 」 匡章听后喜出望外,随即选派精兵乘夜从楚军重兵防守的地方渡河,向楚军发起突然袭击,在沘水旁的垂沙大败楚军。楚将唐眛因为联军六个多月没有多大的动静,放松戒备,等知联军上岸后才仓卒调兵应战。楚军大败,死者数以千计,楚将唐眛战死。

垂沙之战以后,联军乘胜攻占垂丘、叶以北的大片土地。楚国宛、叶以北的土地为韩、魏两国夺取。唐眛死后,部将庄蹻率领军队叛变并引发人民起事,起事队伍一度攻下楚国都城郢,将楚国的统治区域分割成几块。

历史背景

战国中期,齐与楚,本来坚持“合纵”,但是楚怀王改变联楚抗秦政策,转而与秦昭王联合。齐国便伺机报复楚国。齐在孟尝君执政时,继续采用“合纵”之策,并远交近攻,联合魏、韩两国结为同盟。韩、魏两国迫于秦国的威逼,也需要投靠齐国寻求支援,齐、魏、韩三国有了较牢固的联合。

齐、秦两强对峙。秦东向中原扩展,进占韩、魏部分土地。两国因连年受秦国进逼,倒向齐国,以借强齐之力抗秦。齐为拓地,与楚订约,欲联韩、魏抗秦。秦为离间四国合纵,于公元前305年与楚怀王联姻,并送厚礼与楚。次年,又以上庸还楚为条件,与楚盟于黄棘。于是齐以楚负约为借口,于公元前303年联合韩、魏共同攻楚。楚以太子横为质于秦,秦派客卿通率军救楚。三国联军闻讯后,当即退兵。次年,太子横因私斗杀死秦大夫而逃回楚国,秦楚联盟又告破裂。

战斗过程

公元前302年,齐将章子魏将公孙喜、韩将暴鸢率领三国联军进攻楚国方城。楚怀王令唐昧率军迎击联军。双方在垂沙隔水列阵,相持6个多月。在齐王派大臣周最多次催促下,章子派人探测水深,欲渡水进击,但因楚军射箭受阻。后从樵夫口中得知楚重兵把守处水浅可渡,于是选精兵乘夜涉渡奔袭楚军。唐昧因联军6月余没有动静,放松戒备,在联军上岸后才仓卒调兵应战。楚军大败,2万余人被歼,唐眜被杀,余部溃散。联军乘胜攻占垂丘、叶以北的大片土地。楚国宛、叶以北的土地为韩、魏两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