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宝金博注册58元本书是德国汉学家顾彬的德文文集,顾彬是汉学家、诗人、学者、哲学家、翻译家

[德]顾彬著曹卫东肖鹰王祖哲等北京出版社出版定价:58元本书是德国汉学家顾彬的德文文集,分为三部分:一、《汉学与中国》。顾彬提到了世界的深邃、言语的深度、翻译好比摆渡等话题,可以看出顾彬对于“语言”的敏感。作者对冯至的十四行诗主旨的探讨,对《杜兰朵·中国公主》中的假想地理概念等的分析等,均富有哲学气息,表述直率而独到。

188宝金博注册 1

188宝金博注册 ,研究汉学除了要有足够的语言能力以外,还需要一套正确且适合自己的研究方法。正确的研究方法不是简单地罗列、归纳和总结事实,而是要对事实进行分析。要想深入研究中国历史和小说,语言和研究方法缺一不可。 沃尔夫岗顾彬,德国汉学家、翻译家、作家。目前任波恩大学汉学系教授,德国翻译家协会及德国作家协会成员,主要研究中国古典文学、中国现当代文学和中国思想史。顾彬所著的德文、英文、中文专著、译著和编著达50多部,主要著作和译著有《中国文学中自然观的演变》、《中国诗歌史》、《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史》、《鲁迅选集》六卷本等,主编介绍亚洲文化的杂志《东方方向》和介绍中国人文科学的杂志《袖珍汉学》。 沃尔夫岗顾彬是德国著名汉学家,他着迷于中国古代文学,尤其是李白的诗歌;喜欢鲁迅,因为鲁迅具有批判精神近几年,顾彬更为频繁地来到中国进行学术交流。近日,记者在北京见到了这位年近70的老人。谈话间,顾彬对记者所提的每一个问题都认真思考,对每个回答都力求精准,他治学的严谨态度展露无遗。 1精英文学发人深省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是德国著名汉学家,研究中国文学对您个人而言有什么影响? 顾彬:汉学并不是我最初的研究领域,在这之前我研究过哲学和神学。即使来到中国,我也会向学生介绍德国当代神学,或者从德国当代哲学的角度介绍唐朝诗歌等。 我16岁就开始写作,迄今没有放弃。自20世纪80年代初,我开始翻译中国当代文学作品。我喜欢阅读中国文学作品,从中国古代哲学经典、唐朝诗歌、宋朝和明朝的散文到清朝的《红楼梦》,我都非常喜欢。尤其是《红楼梦》、鲁迅以及1979年后的中国朦胧诗派作品,这些作品对我的研究和写作思路有很大影响。 《中国社会科学报》:在您看来,什么样的文学作品堪称优秀? 顾彬:我喜欢思想深邃、语言优美、行文结构别具特色、远离市场的精英文学,例如中国的诗歌,这类文学作品能帮助我不断思考。可惜精英文学不太符合当下图书市场的需求。在当今德国、美国、中国的文坛上,有不少为了赚钱而写作的通俗文学家,他们的作品离市场太近,缺乏优秀的形式,语言也不够精练和优美。 2袖珍汉学致敬卫礼贤 《中国社会科学报》:1989年7月,您和您的妻子一起创办了德文汉学杂志《袖珍汉学》。请您介绍一下这本杂志的情况。 顾彬:这本杂志取名袖珍,一方面是为了表达对德国汉学祖师卫礼贤的敬意,他曾于1928年创办名为《汉学》的杂志,但他在杂志创办后不到两年就溘然长逝;另一方面是因为它能放在人们的口袋中,便于阅读。杂志一年出两期,上下半年各一期,由德国的汉学家、学者供稿,主要介绍中国哲学、优秀的中国作家及其作品,以及中外最新的学术思想和学术现象等。我还主编了另一本杂志《东方方向》,主要介绍中国和印尼的当代文学,有时也包括日本、韩国等亚洲国家的文学作品。如果今后有机会的话,我希望能将它们带到中国。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未来的研究计划和研究重点是什么? 顾彬:除了每天翻译作品之外,我最近在写一篇探讨鲁迅的文章,同时还在撰写《中国古代思想家综述》,近期准备撰写庄子的部分。下一个计划是撰写《大学》和《中庸》的部分,这大概需要花费两到三年的时间。在这之后,我要出版关于中国古代诗人的著作,共十卷。 3未来汉学家应该先学好古汉语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曾批评过中国作家和学者的外语能力,您认为在文学创作和学术研究中,语言能力意味着什么? 顾彬:谈到语言,我们不能将它单纯视作一种交流和沟通的工具。语言能让人类思考更多问题。如果你要为中文下一个定义,就应该从另一种语言的视角出发,挖掘中文的特色,如果不懂外语,就很难理解中文的本质。另外,许多惯用表达都只局限于某一种语言,例如中文无法准确表达出德语中的许多词汇,即使在辞典中也只能找到一些大概的解释。汉学家是文化传播的使者,在传播过程中如果语言翻译不到位,就会导致读者流失、传播效果不尽如人意等问题。 在研究中国古代文学时,我就遇到一些语言上的难题。例如,尽管我能大致了解中国古代文学作品的含义,但对它们在过去的地位和作用仍然会感到困惑。我们都知道,译本是研究汉学的重要学术资料。好的译本应该是语言精练、铿锵有力、立体而有说服力、语法正确、词汇丰富并且有节奏,有时候还会运用头韵的。在研究汉学的过程中,日本的译本资料是汉学研究重要的辅助工具,日本汉学家帮助我们更加了解中国古代汉语。 《中国社会科学报》:那您对未来的汉学家有什么建议? 顾彬:首先,汉学家要学好古代汉语,因为古代汉语是中国文化的根基;其次要学好现代汉语。研究汉学除了要有足够的语言能力以外,还需要一套正确且适合自己的研究方法。正确的研究方法不是简单地罗列、归纳和总结事实,而是要对事实进行分析。要想深入研究中国历史和文学,语言和研究方法缺一不可。如果用我做例子的话,在研究过程中,我一般会先从问题本身和最基础的概念出发,进行分析和思考,我反对对已有的材料进行浅显的归纳和总结的研究方式。 要补充的是,一个真正的学者无论面对哪种文化,都应该时刻具有批判意识。 4因文化对立而产生文化赞同 《中国社会科学报》:德国汉学研究经历了怎样的发展,研究的范围和重点又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顾彬:按照时间跨度来看,德国汉学研究大概可以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从1909年至1933年,第二阶段从1945年开始到1970年初,这两个阶段的汉学家会中文的很少。到了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德国汉学从研究古代中国逐渐转到研究现代和当代的中国,尤其是政治、经济、现代汉语等方面。这是第三个阶段。第四阶段,我认为应该从几年前开始。现在的德语国家中有不少女性汉学家,从女性角度来研究中国的问题。第四阶段会持续多久,很难下一个准确的定义。 总体上看,德国汉学家特别喜欢研究中国汉朝的历史、周朝的哲学、唐朝的诗歌,以及明、清两朝的戏剧。 《中国社会科学报》:从启蒙时期至今,欧洲对汉学的看法在不同历史时期呈现出不同的特色:一开始尊重并极力推崇孔子思想中的仁德,随后逐渐出现了对汉学的批评和轻视。中国对于欧洲而言,有人认为中国是帮助欧洲人更加了解自己的镜子,也有说法认为中国是欧洲的对立面,您认为呢? 顾彬:首先应该说,总体上,在研究汉学的过程中,欧洲人对中国的态度是友好的,少数的批评意见并不能完全代表大部分汉学家的观点。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西方汉学家在研究汉学时,无法脱离自己的成长背景和历史文化,他们只能遵循自己的道德标准来看待中国的种种现象。 至于你说的中国与欧洲之间的关系问题,我也思考过。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中国的存在对欧洲而言是一种挑战。从16世纪开始,欧洲人发现中国所记载的历史比《圣经》中所记载的历史更长,这促使欧洲人开始不断思考中、欧分别记载的历史孰对孰错。中国是不是欧洲的对立面?一些后殖民主义学者不允许中国有自己的特色,他们认为中国在过去、现在或将来都拥有和西方一样或相似的特点。后殖民主义学者试图说明中国哲学中也有柏拉图所提出的观点,试图证明柏拉图比孔子好,以及没必要看孔子的东西,等等。但我认为,他们没有认真研读历史,也很少研究作品原文,这种思想和做法完全歪曲了中国和欧洲各自的历史。 我认为欧洲人对于中国文化的赞同也正是因为你所提到的对立。我们不需要赞同与自己相同的东西,但中国文化与欧洲文化差异巨大,我希望我们能发现孔子、孟子、庄子思想中不同于欧洲历史思想的部分,希望中国作家的思想和我们有所差异,否则学习古代汉语和现代汉语就变得没有任何意义了。 我还想说的是,欧洲与西方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如果美国是西方的代表,那欧洲与美国有很多不同。美国汉学家大多主张实践主义,但欧洲人更重视幸福,更重视认识自己和完成自己。

顾彬;杜兰朵·中国公主;语言;探讨;北京出版社;文集;分析;汉学家;定价;翻译

《合璧西中——庆祝顾彬教授七十寿辰文集》,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16年7月第一版,定价:139.00元

188宝金博注册 2

2015年12月17日,顾彬教授迎来他七十岁华诞。为庆祝顾彬的寿辰,作为同门众弟子的我们,早在一年前就邀请了他的旧交、新友,以及与他相识的学界知名专家撰写纪念文章。现将这些文章汇集成册,书名为《合璧西中——庆祝顾彬教授七十寿辰文集》(英文名:Open Horizion. Es⁃says in Honour of Wolfgang Ku⁃bin;德文名:Festschrift für Wolf⁃gang Kubin zum7 0. Geburtstag),交由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与düsseldorf university press联合出版。

[德]顾 彬著

顾彬是汉学家、诗人、学者、哲学家、翻译家,但他汉学家的名声将其他多种身份的光彩映衬得有些暗淡。他对汉学的研究继承了德国语文学派的传统,但绝不仅限于此。顾彬有诗人的冲动和敏感,学者的博学与勤思,哲学家的深邃与洞察……

曹卫东 肖 鹰 王祖哲等译

除了在中国文学史编纂方面的成就外,近年来顾彬主要致力于先秦诸子和中国思想史的研究。自2011年起,他开始撰写、翻译十卷本的中国古代典籍,其中的《论语》《老子》《孟子》《庄子》《大学·中庸》《荀子》已先后在德国出版,并获得了多方的好评。自上世纪90年代起,顾彬在中国文学的翻译方面成绩斐然。作为一名翻译家,他翻译了百余部的现当代中国散文和诗歌,如鲁迅的杂文,北岛、杨炼、梁秉钧等的诗歌,同时也出版过《20世纪中国诗歌选》等,从而使中国文学享誉德语世界。由于在学术研究、翻译及文学创作上的突出成就,顾彬获得了众多的奖励与荣誉教授的头衔。2013年他获得德意志语言和文学科学院(Deutsche Akademie für Sprache und Dich⁃tung)颁发的约翰·海因里希·沃斯奖(Johann-Heinrich-Voß-Preis),这一奖项一般授予“在翻译领域做出杰出成就的”翻译家,是德国最高荣誉的翻译大奖。最近两三年来,顾彬也开始用中文创作散文。他先后在《南方周末》《羊城晚报》《齐鲁晚报》《北京青年报》副刊《美文》和《青春》杂志等报刊上开设散文、小品文专栏,深受中文读者的喜爱和评论界的关注。顾彬的中文恬淡、活泼,每次读他的文章,就好像他站在你面前娓娓向你道来一般。诗人王家新称这是“顾彬体”:“他是一个幽默可爱、富有智慧和性情的作家。他写日常生活和思考,写他的朋友,也写动物。他在语言上有一种特殊的创造性,绝不满足于仅用中文‘正确地’或流畅地表达他的‘意思’,在我看来尤为难的是,他用汉语创造了富有个性和特殊味道的文体:‘顾彬体’”。正因为此,他在2015年10月获得了“首届全球丰子恺散文奖”。这可能是多年来获得中国文学奖的唯一的一位用中文进行创作的外国人。

北京出版社出版

鉴于顾彬在汉学研究领域所取得的卓越贡献,纪念文集包括两部分:一、有关顾彬的回忆性散文;二、顾彬几十年来所致力的研究领域的论文。其中第二部分又包括:中国哲学、思想研究,中国文学研究,中国宗教研究,比较思想研究,比较文学研究,翻译研究等领域。学术的用场在哪里?我以为,除了纯粹的研究功用外,学术也应当成为侍奉生命诸阶段大事的手段。德国学术传统中的Festschrift,往往有着独特的学术蕴意和历史意义。此书的结集出版可以算是对顾彬在上述中国研究领域取得的重大贡献的一个纪念,也可以算作他学术生涯的重要一站吧。此外,这部纪念文集由中国和德国的两家大学出版社联合出版,也可以说是对顾彬几十年来的学术研究、翻译、教学和文学创作超越时空的回顾与展望,使得海外中国文化的研究与我们在新的全球化的今天重新相遇、对话、沟通,真正做到合璧西东,进而超越东西方的藩篱。实际上,生活在两个世界的顾彬一直是东西方的对话者,正是由于他的参与,才使得中-欧之间的文化对话得以深入、丰富,并更加富有建设性。围绕着顾彬及其学术领域的这些文章,除了在学科意义上的原始史料的发掘、深入的文本分析以及通古博今的阐释之外,其中同样蕴含着对历史哲理以及人生意义的找寻。

定价:58元

一年多前我们向顾彬的朋友、同事和弟子们,以及关心中国文化研究的同仁们发出了征稿信,希望大家不吝赐稿。截止到我们规定的交稿日期,我们收到了用中文或西文撰写的文章五十余篇。

本书是德国汉学家顾彬的德文文集,分为三部分:一、《汉学与中国》。作者分析了汉学的情况,讨论了中国的“近代”问题,还探讨了尼采在中国的本来面目,对国内知识圈更加全面地认识汉学情况有很大帮助。二、《语言的可能》。顾彬提到了世界的深邃、言语的深度、翻译好比摆渡等话题,可以看出顾彬对于“语言”的敏感。顾彬不赞同恶意的曲解,但他相信不可避免的创造性误解是一件好事。三、《怀疑与行动》。作者对冯至的十四行诗主旨的探讨,对《杜兰朵·中国公主》中的假想地理概念等的分析等,均富有哲学气息,表述直率而独到。

在此,我谨代表我们几位编者向所有对文集予以支持的中外学者表示最衷心的谢意!在编辑过程中,外研社和dup分别对中文、英文和德文文章进行了编加和排版,最终由外研社统一在北京合在一起。这样的一种合作,也是“合璧西中”的方式。在此特别感谢外研社的蔡剑峰社长和dup出版社的社长许思慕教授!在具体编辑过程中,感谢张薇薇 女 士、培 高 德博士以及伊藤惠子女士的鼎力相助!感谢中央美术学院的邱振中教授为本书题签,使本书增色不少。邱教授本人也是诗人,曾经赠送给顾彬教授他的《状态-IV》。从他的题签中可以看出诗人之间的惺惺相惜。

西塞罗说:Vivere est cogitare.我认为,顾彬一生都在有意无意地诠释着这一箴言。祝愿顾彬教授生命之树、创作之树长青!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