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会在床边摆上筷子和一碗水,我奶奶在路上走着走着突然就摔了一跤

我叫宇瞳,一个很平凡的高中生。从小到大结识时间最长,也是最要好的朋友只有一个。他姓杨,名欣雨。朋友们通常都会直接叫他欣雨,他住在我家后面的社区。 因为性格很合得来离得也比较近,所以我们两个从小就和连体婴一般形影不离,不知道的朋友甚至以为我们是同性恋。我和欣雨小学是一个班,他人缘很好。原因只 有一个,因为他很会讲鬼故事,时不时的就会给大家来那么一段。他深信世界上是有鬼的,有灵魂的,所以经常看一些恐怖小说,灵学文章之类的东西。但我却不 同,从小就不信那一说。因为我只信眼前看见的,别人口中那些玄乎其玄的东西只不过是个故事罢了。我从来也没见到过。平时也经常因为这个话题和欣雨生点小 气。两人长篇大论据理辩争,但最后还是会互相一笑,恢复到好哥们儿的样子。他脾气不大好,死要面子,经常和别人大打出手,从小学就成了年组之中的焦点人 物。那时年纪小,也有不少女孩子喜欢他这种直爽帅气的性格,也有不少的男生都怕他。所以借他的光我也从没被人欺负过。初中的时候,我学习成绩一般,考入了 一所还可以的中学,八十四中。他就不一样了,满打满算三科才考了一百分不到。但因为他家里条件不错,属于中上等家庭,通过托关系走后门的渠道和我一同进入 了八十四中学,而且恰巧还是在一个班。到了初中后,我渐渐的也随着他变得纨绔起来。每天放学的作业也不怎么写了,上课几乎都是在睡觉或者看一些杂志。晚上 放学回家,扔下书包就跑去踢球,或者玩一些比较幼稚的游戏。 比如与院子里年纪差不多的孩子玩捉迷藏,抓人等等一些无聊的游戏。但那时却感觉无比的快乐。欣雨的父亲是一个严厉的人,但无论怎么管教他也没用,每天该玩 还玩,该逃课还是逃课。听说欣雨的爷爷和他一样是一个迷信的老人,每天只管在家里求神拜佛。在自己的屋子里摆了一尊玉观音,前面金童玉女常伴左右,非常漂 亮。有一次去他家里玩的时候,欣雨带我去看他爷爷的玉观音。看了之后我心中非常好奇,因为我从来没见过这么郑重的观音,四周金色边框,前面各种水果供奉, 所以就好奇的用手摸了摸。正巧被他刚进来的爷爷看到,那是我唯一一次见到平时慈祥的杨老爷子生气。当场就对我喝诉道:你这小不点!怎么这么不懂事?那菩 萨是能随便用手动的么?还不快点跪下诚心道歉!当时见到杨老爷子发那么大的脾气,心中很害怕,就按他说的做,给观音诚心的道了歉。从那以后,我去欣雨家 的时候,便再也不进杨爷爷的屋子了。听说杨爷爷年轻的时候也是个无神论者,而且脾气倔强,尤其是个直肠子。生在封建的四零年代,神鬼之说几乎是饭后的热点 话题。什么今天张家儿子中邪了,明天李家孙子被鬼压床了之类的事情不绝于耳。但坚信无神论的杨爷爷只要听到此类的话,就会大肆反驳,无论是谁提到,当场就 会被杨爷爷极力推翻。直到后来,在杨爷爷二十八岁刚刚生下欣雨的父亲之后,他的无神观点彻底改变了。 据说那时刚刚满月的杨叔叔,在一天晚上忽然大哭。那天晚上杨爷爷夜班,所以只有杨奶奶在家看着两个孩子。一个是未满月的欣雨的父亲,杨天鸣。另一个则是比 欣雨父亲大三岁的姐姐,杨天梦。那晚,杨奶奶已经睡了。两个小不点就被安置在杨奶奶身旁,因为毕竟杨叔叔当时还小,不能独居。午夜时分,天上渐渐下起蒙蒙 细雨。随着雨点稀沥沥的落下,杨叔叔忽然哭了起来。 起初还只是呜咽,但渐渐的越哭越厉害,嘹亮的童哭声充满了整个房间。杨奶奶也被吵醒,起身后仔细看了看,尿布并没有湿,而且也没发烧感冒。这孩子怎么哭的 这么厉害。然后便向一旁的杨天梦询问,当时杨天梦刚刚会说话,虽然话语不算流利,但也可以表达出想要说的意思。据说当时的杨天梦也是眼泪含眼圈,害怕的对 杨奶奶说:妈,妈妈,那个叔叔不让睡。他说如果弟弟睡了,就把我们丢到外面去。老人们经常说,三岁以内的孩子灵魂还未与肉体完全融合,所以能看到鬼 混。杨奶奶本来也不信这一说,但年仅三岁的小孩子怎么会撒谎?杨奶奶着急的抱着两个孩子,立刻往杨爷爷的厂里打了电话。杨伯伯当时非常愤怒,喝诉杨奶奶太 过迷信,小孩子说的话也听。便在一气之下挂掉了电话。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回家,进到房间后看见杨奶奶和两个孩子已经睡下了。待杨奶奶醒来,杨爷爷又是好一顿 批斗。第二天晚上,杨爷爷恢复了正常早9晚6的上班时间。午夜,两人齐齐被婴儿的哭声吵醒。杨奶奶担心的抱着大哭的杨天鸣,口中叨念着又来了,又来了,你 就别来缠着我家孩子了。求求你了,要缠你就缠着我好了,他还是个孩子。杨爷爷见到这一幕,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与杨奶奶好生的吵了一架。夕阳露头,公鸡高 鸣,随着公鸡鸣叫的那一刻杨天鸣渐渐停止了哭泣,慢慢的入睡。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了四天。一个刚满月的婴孩每天一夜不睡。小天鸣终于病了,病的很严重。听 说当时上医院根本没什么用,最后杨爷爷也是爱子心切,终于听家里老者们的话找了一位跳神的来家里。那跳神的神婆说,是一个数次投胎不成的幽魂,家里又没有 人供奉,所以每天过得苦不堪言。见家里孩子年幼,灵魂还未与肉体完全融合,就想要占据这孩子的身体。但人顶三把火,就算是一个刚满月的婴儿的身上也有着三 盏鬼阴灯。孤魂野鬼很惧怕鬼阴灯。所以必须要让小天鸣生病,让他身上的三盏鬼阴灯变得微弱,这鬼魂才可以借此将校天鸣的灵魂赶出体外,然后占据他的身体。 一个刚刚满月的婴孩每天晚上不睡,再加上鬼魂身上的阴气常伴身旁,自然就大病不愈了。说是要让家里人晚上在小天鸣的身旁摆上些贡品,然后烧些纸钱点些蜡烛 来供奉那鬼魂,如果他还通人情,就会放过小天鸣。杨爷爷当时着急难耐,不得不按着神婆的话去做。但这一供还真管用了,当天夜里小天鸣就不哭了,而且一旁的 杨天梦也向杨奶奶好奇的问道:妈。妈。 那。个叔叔,为什么要吃蜡烛?从那以后,杨爷爷便从一个无神论者彻底的转变成一个佛教的忠实教徒。从那不久,杨爷爷就前往城外的一座古庙,花了不少钱求了 一尊开光的玉观音和金童玉女回家。每天不停的参拜,日夜不停的供奉着。

前几天在群里无意中聊到一些灵异经历,六六颇感兴趣,追着让我讲故事。

适逢明天开始就是清明假期了,我就来讲两件发生在我身边的稍稍有点封建迷信的故事吧。先说一下我身处广州市郊,算是城市与农村的交界处吧(不可以说我是城乡结合部!)。

如果你觉得天方夜谭或是觉得这个世界有这样一个存在,那就继续看下去吧。

第一个故事。

从记事起,常常会经历一些惊吓过度的夜闹。每每夜里无意识的呓语时,妈妈会在床边摆上筷子和一碗水,嘴里念叨一些方向和故去的先人,等一把筷子在碗里全部站立,然后用刀砍断,筷子沾茶水点下嘴唇,便好了。现在想来,是有另一层缘故,我家房子因为当年爸爸是老大,分家的时候在村子外围另开辟了一块地皮,房子西边有几座别人家的祖坟。年幼时,少不更事,父母忙的顾不上我这个疯丫头,放养状态下常常和几个小伙伴在人家的祖坟上面玩滑滑梯(更甚者骑在墓碑上),所以晚上人家来和我打招呼也不是没道理。

在我上大学的那年,我奶奶在路上走着走着突然就摔了一跤,摔得比较厉害,把菠萝盖摔碎了。当时按他们的说法吧,老人家能走多快啊,不跑不跳的就摔一跤居然能把菠萝盖摔碎觉得不大对劲,但是吧,从我们的角度来说老年人就是缺钙啊骨质疏松啊,不出奇啊对吧?

用迷信人的话,我身体“火焰”比较低,容易招“飘”;年幼心思单纯,能看见“不干净”东西。

然后听我妈说,我奶奶就悄悄的,自己一个,托人找了我们这边很有名的一个神婆,也就是俗称的“问米婆”。问完回来了,我奶奶就开始神神叨叨地烧香拜神去了,我们都不知道神婆跟她说了什么,直到有一天,她不知道是福至心灵(划掉)还是鬼拍后尾枕(*方言,就是 自己说漏了嘴 的意思)。

我经历的人生第一次“鬼压床”,大约是在五六岁的年纪。有一天夜里,妈妈陪年幼的弟弟睡在床头,我独自睡床尾。到了半夜,迷迷糊糊地觉得呼吸困难,身上有异物压得喘不过气来,想睁眼又很费力,处于一种半醒半梦之间。等我费力睁开眼,借着月光,看到一个女人,趴在我身上,对我笑。

我奶奶说,那天去找神婆,刚进去神婆跟她说:有只鬼仔抱住你只脚啊……

对,没错,我到现在还记得那个记事里的笑容,无法形容。魅?惑?邪?后来我一直觉得,看过那个笑容你才知道有一种笑是比哭还要恐怖一百倍,所以演恐怖片的导演应该用“笑”来替代“吓”。

神婆这么一说,我奶奶就已经信了80%了,接着神婆说:鬼仔话佢怨你啊,兄弟姐妹都过得今好,你对佢不闻不问,佢好不开心啊……(翻译一下:小鬼说怨恨你,兄弟姐妹都过得这么好,你对他不闻不问,他不开心。)

话扯回来,其实更恐怖的是,这个压我的女人,不是别人,居然是我妈。但是我知道她不是我亲妈,因为那个时候我妈妈是长头发,她是短头发的样子。她那个笑就让我知道她不是我妈妈,只是换成我妈妈的模样而已。我看了那个笑容,不敢再睁开眼,闭着眼睛,开始用尽全身力气去打她,拳打脚踢的那种,一边开始歇斯底里地哭叫,然后我听见妈妈抱着我,哄我,问我怎么了。我一直用双手捂着眼睛不敢睁眼,哭的撕心裂肺地。我妈妈以为我眼睛怎么了,掰开我手,这会看见的是长头发的妈妈,那会我分不清真假,对亲妈又抓又挠,处于惊吓后的自我保护失控状态,后来我断断续续地告诉妈妈我看到一个人压在我身上对我笑,妈妈被我的样子吓坏,也在哭,那个晚上,妈妈抱着我一直到天亮。

然后我们才知道,原来奶奶年轻的时候那时候穷,怀了个孩子怕养不活,就把那胎打了。而那个孩子刚好在我大伯和我爸中间怀的,全家都不知道我奶奶那时候居然怀过一胎然后又悄悄打掉了。然后我奶奶就按神婆说的,给那个鬼仔烧香拜神,跟他道歉说对不起,然后应该就算没事了。

长大后,这段记忆被淹没,没再提起。往后我也不敢看恐怖片,童年有阴影。


188宝金博怎么下载 1

第二个故事是关于我自己的。

188宝金博怎么下载 ,还有一件事,在我七岁的时候,我有个姑家的表哥,年长我一岁,家里离我也不远,经常在一块玩耍。后来他溺水走了,在走之前,我在自己房间,天天嚷嚷着房间里面有人,记得我爸爸常年在外面跑生意,不怎么待家里,我妈妈那会被我折腾的也有些神经质了,听我嚷嚷,带一把菜刀就来房间,结果她什么都看不到。妈妈摸摸我额头,并不发烧,身体无碍。她问我看到什么人,我说一个白衣服的人,在房间里,床上,门后面。妈妈说我净瞎说,没再理我。

其实不是很想承认是鬼故事……毕竟我当时的心理也有问题,其实都几乎要崩溃了,出现幻觉很正常,大家当我瞎说就行。那时是这样的。

几天后,传来表哥走的消息,妈妈才想起来我的怪诞行为,她说是小哥哥临走时候的魂魄过来看看一起玩耍的伙伴。

那一年我刚开始参加工作,结果第二个月我外婆因为癌症复发去世了。我当时在某动画公司实习,要去到南海那边上班,晚上借住在芳村(广州和佛山的交汇处)一个亲戚的家里。当时工作压力也比较大,工资也很低,晚上都舍不得吃饭,通常都是一杯奶茶就解决一顿晚饭了,然后晚上睡得也不好,一来二去的就有点神经衰弱了。

说到这个表哥,又引出另一个奇特的故事。

有一晚我睡着睡着,突然被脚步声吵醒了。

有一个小学同学,和这个故去的表哥曾经是好哥们,两个人常常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背着家长去河里游泳。表哥出事那天,他也在,表哥是一个人游到深处,估计是累了腿抽筋,一下子控制不住沉溺了。他看着深处冒出来的泡泡,没去施救也没及时喊大人,一个人坐在岸边,晒太阳。大约两个时辰后,一个路过的同村人问他还有一个小伙伴呢,他木木的回复,在河里。

本来迷迷糊糊的半梦半醒间,以为是楼上有人走动,可是渐渐地,我觉得不对劲了……那脚步声也太响了,而且是围绕着床边一直走的。

等到大人捞出来时,已无力回天。人们对于他那天的行为解释为:被鬼迷住了。科学的分析他那天估计是惊吓过度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瞬间就完全醒了,开始认真听……发现脚步声真的是绕着床走的。

后来我和他同班,总觉得他越看越像我故去的表哥。每次看见他,觉得有点怕。

我可害怕了,可是我近视眼啊,不戴眼镜又看不见到有没有东西orz……只好把自己缩进被子里等到天亮。我每晚睡觉前都会锁门,第二天看门锁也是好好的。我还是怕,就给我妈打电话,我妈说:昨晚是你外婆头七,是不是她回来看你了?你也不用怕了啊。

记得家里那边,每年夏天,总会有几个调皮的孩子溺水而亡,每逢夏天,听到鞭炮声,不是红事就是白事。小学四年级的夏天,我们听到隔壁村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不知什么事儿。隔壁叔叔正好是开车的,他带回一个消息是,我那个小学同学溺水走了,而且同时走了三个孩子。

本来这个故事可以在这里结束了。

那会我觉得太玄奇,四年后,他也是溺水走的。当然,他溺水的故事,我听隔壁家叔叔的叙说经过是,他妹妹去小姑家玩儿,他去接妹妹回家,然后小姑家三个孩子也要去他家里玩。于是他带着妹妹和小姑家的两个姐姐一个弟弟一起回家。在路上,走路时鞋子粘上泥,小姑家的小弟弟去塘边洗手洗脚,岸边湿滑,不小心掉进深塘,两个姐姐去拉弟弟,也掉下去。只有他会游泳,他跳进去去救小姑家的孩子,托起一个,再托起时上去的孩子因惯性蹬了他,结果他体力不支,俩个又掉进水里去,于此循环。最后岸上的妹妹和被救起的一个,看着他再也没冒出来,妹妹哭喊去找大人。。

结果万万没想到第二晚发生了一件事,让我第二天就辞职搬走了。

隔壁家叔叔是去帮忙拉孩子尸体回去的,他说了一句更玄奇的事儿,他说那会两家哭的肝肠寸断没人理他,他想喝口水,结果看见桌子上的茶壶自己跳起来倒水。

第二晚睡觉的时候,我被鬼压床了。

因为这个非我亲见,不知真假。

实在是毕生难忘的经历,我发誓不是做梦!我已经醒过来了!完全清醒的状态下整个人动不了,当时就已经吓哭了,整个人边哭边抖但死活就是动不了。更可怕的是,我感觉到有一只很小很小的手在摸我的脚。我当时想的是什么,不是说骂粗口可以驱邪吗?我就哭着哇哇了两口orz……已经吓到舌头捋不直了

后来秋天上学,看见靠窗的那个空位置,心里觉得他大概是和表哥在另一个世界又在一起玩耍吧。

然后好不容易熬到早上了,就辞职搬回家里去了,在一号线上还遇到一个好心的小哥,给我让座。然后回到家抱着我妈哭了一晚,我妈说别哭了,吃蛋炒饭。

小时候听的鬼故事太多,听来的已经记不得了。

然后,我看见了一碗切碎的水煮蛋拌在白白的饭里的【蛋炒饭】…………

初中时,二叔有一天挑着担子路过一座桥,然后突然掉进桥下面,摔伤了脾。爸爸和姑姑都去医院照顾二叔。那段时间,家里流传这样一个故事,说二叔看到桥底下一个年轻的女子,正当他奇怪怎么有个女子在桥下面,然后那女子一回头,没有脸,二叔吓得掉下去摔伤了。


这个传说,成年后我一直未向二叔证实。就记得那会我在上学,唯物主义的老爸突然打电话给妈妈,嘱咐几个孩子最近多注意安全,我只觉得莫名其妙。后来听说爸爸和姑姑们在医院,见证过各种“鬼压床”事件,有一天晚上闹得人人不敢睡,时刻陪在二叔身边,每个人都睡得不踏实,后来医院楼上出现一个病人跳楼身亡才消停。

港真吧,我很感激当时亲戚让我借住在他们那里,而我的问题应该是心理问题,毕竟后来也吃了好长时间药。当时好怕好怕,怕到现在还要项带玉观音手上配佛珠^q^不过我觉得这些经历可以当故事讲出来也算是自己可以面对了,反正不论如何生活都要继续嘛。

随着年龄增长,总算风平浪静了一段时间。到大学又经历过两件怪事。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基石君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一件是在大二时,秋天开学初,我去隔壁市买票,顺路经过外婆家,在路上,经过一片墓地时,鬼使神差地拿手机拍了几张修葺的墓地,现在想想那会真是脑子进水,那会拍的意思是,在北方我见过的墓地和南方不一样,所以想给室友看看(天知道我室友其实并不对此感冒的)。对了,那会我就是鬼使神差地作,然后等我到了外婆家,我就觉得浑身不自在,就是那种没精神,一点力气和精神气也没有,自己没多想,外婆也说大概是我走路走累的缘故。

就这样昏昏地过了几天,到了学校,有一天晚上在上铺,手机掉下去,照片全无。所以我室友压根没看那些照片,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后来被老娘知道骂的很惨。

还有一件事是,和爷爷走有关系。这件事整整影响了我大三大半年时间,和别人絮叨人家也是将信将疑。

我有室友薇薇和QQ空间记录为证,这些都是经历过的。

188宝金博怎么下载 2

这个是08年10月23日日志的截图

188宝金博怎么下载 3

08年10月23日记录做噩梦的日志

188宝金博怎么下载 4

这个是09年1月1日 记录爷爷走了

爷爷是2008年12月31日晚上走的,走的很突然,走之前我不在他老人家身边。

2008年下半年,从开学时起,我就开始晚上做噩梦,那会和薇薇住一起,我用过各种方法改善睡眠都是徒劳无功,噩梦的内容,和死人有关。但是梦里没有直接提示死的是谁,梦里只是暗示家里有人走了。

我记得有一个梦是,爸爸奶奶还有姑姑们,头上戴着白布,爸爸手里端着一个相,亲人们都在哭,往山上走,我在梦里,是以旁观人的角度在看这场葬礼,我一直想看相框里的人是谁,一直在追着人们的步伐,但始终看不到。

还有的梦,是梦见奶奶大哭,哭喊着让我去喊人,说家里出事了,我也不知道奶奶哭什么,梦里一团糟。

从九月到爷爷走的那一天,我都在持续的做这样的梦。我和室友聊过天,和妈妈提过,看过医生,看过神婆,但是梦一直在继续,直到爷爷走的那一天,嘎然而止。

期间,每天夜里醒来,都是哭着醒来的,应该在梦里有挣扎很痛苦,枕头上都有泪痕,一开始还能和室友聊聊天,后来我怕耽误室友睡觉,夜里一个人偷偷出来,乘着夜风看星星,有时就蹲在院子里,不想睡,一闭眼就是噩梦。

后来我和妈妈打电话提过,妈妈为这事,请教过家里那边的神婆,神婆的意思是最近可能吓着了,问我最近是不是有事吓着了,比如撞到车什么的。赶巧那阵子我骑车被一辆车碰过,但车和人都没事,我也没受到惊吓。

去看医生,医生听完我叙述,诊断为神经衰弱,建议我吃点安神药之类的,我没吃。

还有一次去理发,理发店的老板娘信佛,店里面放佛教的歌,我顺便聊了下最近的苦恼,问她有没有听经什么消去这些烦恼,她很热心,推荐了一位熟识的神婆给我看看,我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试试态度见了神婆,神婆摸着我的头,问我家里最近有没有故去的先人,我说没有。她说大多和这个有关,然后用朱砂写了一符,让我放枕头里面。神婆人很好,没有收我钱,还邀请我留下来在她家吃饭,我放了枕头里面,噩梦还在继续。

为这个事,我并不敢妄加揣测家里长辈如何了,曾经有联想过爷爷和奶奶,并打电话一再问他们身体是否好,回复都是身体很好。

后来就这样,又要准备考试和筹备毕业,身心疲惫,和别人说,没人会信我,有个朋友甚至提议让我去庙里当尼姑。

那会为了改善睡眠,做运动、减压、看书、喝纯牛奶。总之,统统不靠谱。

到2008年12月31日那天夜里,为了庆祝新年,和一帮室友玩到很晚才睡觉,双在凌晨的时候还给我留言:“陶陶,2009是未知的一年,我相信不论有什么事情发生我们都会微笑着面对!我能相信你也能,不论什么事,都不能趴下!”,结果一语成谶,那天我还写了一篇和08年告别的日志,那天凌晨后关机夜里睡得特别香,唯一一次没有噩梦来袭,第二天早上,打开手机有很多家里的未接电话和短信,告诉我一个噩耗:我亲爱的爷爷昨夜里走了。

后来家里亲戚聚到一起聊过很多奇怪的事情,在爷爷走之前,小婶半夜见过爷爷在楼下砍树;爷爷走之前在奶奶的极力反对下于家里打死过一条家蛇;姑姑在浙江那边打工有一天夜里睡觉上铺突然砸下来幸好人没事;姑姑年前看爷爷,走的时候老人家老泪纵横。

听着这些,心里想,你们都不知道我做过的那些奇怪而恐怖的梦。

往后,再也没遇到过类似的奇葩经历,大概是爷爷在天上护佑的缘故。

我的鬼故事,讲完了,有被吓到了吗。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