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调又开了,那女的拿出张100的给司机

有个司机晚上载一位女客去医科大学。那女的上车坐的后排,说了目的地后一言不发了。那时很晚了路程还较很远,司机挺高兴,业务不错又安全。他主动和那女的 聊了几句,那女客还应了几声。车到了医大(就是现在的浙大延安路校区),那女的拿出张100的给司机。司机开灯验了下,车费30 补了她70,说了慢走那女客回答谢谢。然后她很快从大铁门旁边的小门进去了。司机掉头准备往回开。这时注意到还拿在手上的100元有点不对,想到开始验过 的不过小心点好,就开灯再一看,我的天。是张冥币!这下就冒火了。想想看开出租车的认假钞够厉害吧何况连假钞都不是。马上下车追,到了小门口那女的已经不 见了,里面是条很宽的直路不可能那么快的,门口的值班室有人值班司机马上问刚才那女的是不是你们单位的用假钞我要进去追你和我一起。值班的说哪有人进去? 我刚才就看见你开车到门口开了灯东摸西摸的开了又停,就看见你一个人。司机把冥币给他看,他2个马上都吓到了,都想到有鬼了。2个人呆在值班室,值班的喊来了里面大搂的2个保安,4个人一起往里面找,他们都直觉判断往尸检房 找,直接就去了。路上倒没什么事情。房间里尸体就2 个,他们第一个就找到了,拉开柜子一看,白单盖着的人,一只手在外面,拿着2张钱,一张50,一张20。马上就打了110报警。故事完了。这种结果只有不 了了之。唯一侦破出来的是那女的身前住的地方就是她上车附近,才死一天

孔雀大厦杭州的秋涛路那里就采荷阁离四季青不到,有座孔雀大厦。那幢楼造的时候就艰难重重,造一半就塌,造一半就塌,而且死了好几个人,而且都是无缘无故,自己从楼高处掉了来。有的人明明看到他们自己走到边儿高头然后跌了来的。。。

在讲叙这个故事以前,我必须说一下我的工作。我是一名急诊室里的医生,病人一般称我们是——手术台上的上帝,因为在手术台上,是我们决定生存。所以每个医生的身上都聚凝着一股怨气,久久不化便会

后来他们就请人来看到底为什么会出事,原来,这个地方本来是一座乌龙庙,你们来这个高头动土就触犯了神灵,后来就在各个大楼边高头造了个亭子,刻了块碑,然后供奉香火,楼才造起来。不相信你们好起看看好的。。。。就在大厦的旁边的就有一个乌龙亭.

第一章:值班室

余杭那边,听说靠近山边有狐狸精,、,说是那边靠山的村子里有一个男的,跟他哥哥说:他每天晚上都看到一个漂亮的女人躲在她床上,然后每天晚上就和那女的上床。但是没人相信他,结果一段时间以后,那个男瘦了很多很多,精神萎缩,后来变痴呆了,人瘦的不成样子,天天坐在椅子上玩自己的命根子!!

今天夜里是我值班,只有一个护士陪着我。护士叫小雯,上个月刚从学校毕业,便从实习诊所调到我们这正式上班。小雯是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子,眼睛大大的,象能说话。她现在正坐在我对面看报纸,我则在看这个月的医评报告。

188宝金博怎么下载 ,在我们那城市里所有出租车司机都知道的事情。故事简单:有个司机晚上载一位女客去医科大学。那女的上车坐的后排,说了目的地后一言不发了。那时很晚了路程还较很远,司机挺高兴,业务不错又安全。他主动和那女的聊了几句,那女客还应了几声。车到了医大,那女的拿出张100的给司机。司机开灯验了下,车费30补了她70,说了慢走那女客回答谢谢。然后她很快从大铁门旁边的小门进去了。

墙上的挂钟显示着时间10:58.在过两分钟,整个医院里就只剩下一个当班的门警、住院部的值班护士,还有我和小雯一共四个人。不知道是不是这几天天气突然转凉的缘故,空调风吹着身体竟莫名其妙的打着冷战,我下意识的裹了裹白大褂。小雯果然是个聪明的女孩子,连我这么细微的动作她都看见了。她放下手中的报纸,把空调给关了。

司机掉头准备往回开。这时注意到还拿在手上的100元有点不对,想到开始验过的不过小心点好,就开灯再一看,我的天。是张冥币!这下就冒火了。想想看开出租车的认假钞够厉害吧何况连假钞都不是。马上下车追,到了小门口那女的已经不见了,里面是条很宽的直路不可能那么快的,门口的值班室有人值班司机马上问刚才那女的是不是你们单位的用假钞我要进去追你和我一起。值班的说哪有人进去?我刚才就看见你开车到门口开了灯东摸西摸的开了又停,就看见你一个人。司机把冥币给他看,他2个马上都吓到了,都想到有鬼了。

可能是昨晚没睡好,看着报告时,眼皮不停的打着架。我摘下眼镜,揉了揉眼圈,靠在椅子上,不知不觉的竟睡着了。

2个人呆在值班室,值班的喊来了里面大搂的2个保安,4个人一起往里面找,他们都直觉判断往尸检房找,直接就去了。路上倒没什么事情。结果大家都想得到我不吓你们了。房间里尸体就2个,他们第一个就找到了,拉开柜子一看,白单盖着的人,一只手在外面,拿着2张钱,一张50,一张20。马上就打了110报警。故事完了。这种结果只有不了了之。唯一侦破出来的是那女的身前住的地方就是她上车附近,才死一天。这件事情是真实的,而且真实得过了份。那女鬼会说话,有脚,有影子,有重量,还有礼貌。除了是鬼,没别的解释。我现在把这故事打出来时都还头皮发麻.

迷迷糊糊间,浑身突然的一阵哆嗦,自然而然的便醒了过来。抬头一看,空调又开了!正徐徐的往值班室里散着冷气。我心里一惊!空调刚刚不是关掉了吗?怎么又开了,这不该是小雯干的,她不可能这么做的。我正要问小雯,忽然发现——小雯竟不见了!

2事件:西溪湿地公园闹鬼!

我愣了愣,望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已经11:40了。小雯上哪去了呢?会不会?对!应该上洗手间了。这么一想,心里豁达多了。就在这时候,外面突然传了此起彼伏的几声惨叫声!小雯!!我头皮猛的一麻,冲出值班室,就在打开门的时候

有保安反映,公园内晚上经常看到有个穿白衣服的老头挑着一个担子象在卖东西一样走来走去,当保安想过去赶走他时发现那个人已经不在那个地方了,已经消失不见了.还有,晚上房子里经常好象有人在聚会一样,可是走到里面一看,什么都没有! 曾经一个保安吓昏过去,后来就不干了,但是这个保安回到老家不久,就离奇地死了! 在公园规划的时候,政府要求蒋村所有的坟墓全部迁到别处,赶人就算了,连祖宗的祖坟都要迁走!!!!!!

不!不

根据我在湿地周边天目山路五常大道那边的朋友告诉我.西溪湿地已经换了第四批保安了!!! 可能大家会不信,如果不信可以联系蒋村本地的村民或各位在蒋村的朋友!

第二章:门卫室

蒋医生!蒋医生!你怎么了?耳边传来小雯柔软焦急的声音。我睁开眼睛,发觉自己正躺在值班室的门口。

你没事吧?怎么躺在这啦?小雯紧张的扶起我。我怎么啦?刚才发生什么了?我怎么会躺在这里?我喃喃自语起来。

小雯把我扶到椅子上,倒了杯纯净水给我。我一口气吞了下去,抓了抓后脑勺,小雯,你刚才去干什么了?

刚才我见你睡着了,便去了住院部陶陶那。我和她正在说这几天晚上住院部发生的怪事,突然就听到这边传来了惨叫声,然后我就跑回来了,结果就看见你躺在地上。小雯睁着大大的眼珠子看着我,似乎在询问我为什么会躺在地上。

你也听见惨叫声了!!我抓住小雯的手急切的问。小雯脸上飞上一朵红云,连忙抽回手,点了点头。

我接着说:我一醒来没看见你,还以为你去上呵呵!我忽然发觉说去上厕所有点不雅,突然就听见了惨叫声,我以为你出事了,忙冲出值班室,打开门后,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哎呀!我怎么一点也想不起来了呢?然后就晕倒了,是你叫醒了我。

小雯似乎有点害怕,蒋医生,还是别说这些了,好吓人的。我笑了笑说:别害怕,或许我因为我猛的从椅子上站起来,贫血这毛病又犯了吧!我有贫血,这我很明白。

哦!小雯,你走的时候开了空调吗?我突然想起这件事。

空调?当然没有开啊!我知道你有点冷,怎么可能会去开空调?小雯脸上一片真诚,决不象说谎。

这可就奇怪了,我刚才就是因为被空调的风吹的冷醒的,那会是谁开的呢?我抬头看着空调,啊!不可能!我惊异的睁大眼睛看着空调——因为,空调并没有开!而我,根本就没有动空调一下,不可能会是我自己关的。

蒋医生?怎么啦?小雯很奇怪我的脸色。

空调怎么又关了呢?今天晚上是怎么了?我自言自语的声音被又一阵惨叫声所掩盖。这毛骨悚然的惨叫让我和小雯同时一阵颤栗。我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转过身对吓的一脸惨白的小雯说:小雯你在这里待着,我出去看看,一会就回来。

小雯一把抓住我的手袖,我给了她一个微笑,把她按在椅子上坐好。对她说:小雯,你相信这世界上有鬼么?小雯摇了摇头,那不就行了,我想今晚医院就我们四个人,既然不是你和我叫的,只有陶陶和门警了,我马上就回来,在这里好好待着,有什么不对劲的马上就叫我!明白了吗?小雯又点了点头。

我放心的走出值班室,定了定不宁的心绪,朝医院大门处走去。门卫室就在那里。此时门卫室的窗子里正发着一种幽幽的光,那是门卫室里的电视机发出来的冷光。

说实话,我也有点害怕,刚才发生的几件事情都奇怪的很,特别是空调的事。实在太古怪了,另人费解的很。我走到门卫室的门口停了下来,里面隐隐传来电视机的声音。月光将我的影子照在门上,四处安安静静的,显的十分孤寂。

站在门口好一会,我才鼓起勇气敲了敲门。

没反应。我又敲了敲,这次加了点力度,希望里面的人能听见。

过了好长时间,还是没反应。这时,月亮没入云里去了,门上的影子消失了。我使劲的敲着门,可里面依旧象是没有人般除了电视机的微弱声音外,几乎听不见一点声音。安静的有点可怕。

月亮已经穿出云了,门上又出现了我的影子,不!不止就我一个影子,还有一个影子,是两个影子!我以为我看花了,使劲眨了眨眼睛再朝门上看去——还是两个影子!难道我真的遇见鬼了!

我开始有点害怕了,握着拳头的手定格在门上,迟迟没有落下去。耳朵里传来我紧张的喘气声,一种从喉咙里哽出来的声音。

那个影子在我背后

我心里默念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可就是这样仍然止不住我心里发寒、背心发毛。我感觉到自己的浑身的皮肤都在剧烈的收缩着,长起了鸡皮疙瘩。

忽然,影子又消失了,不用说,云又遮住了月亮。

一阵焦促的脚步声又传来,似在朝我这奔跑。越来越近了,脚步声停了下来。猛的一道手电筒射过来的光照在门上,我惊出一声冷汗。喂!你在干什么?我回过头——

哦!是蒋医生啊!站在我对面的人说。

我这才看清是门警小胡。浑身的紧张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你怎么不在门卫室里?

呵呵!晚上水喝多了,刚去了躺厕所,进来说话。他打开门卫室的门,领着我走了进去。门卫室里有些杂乱,电视机的信号已经断了,正发着孳孳的噪音。

他按开了日光灯的开关,接着关掉了电视机。我坐在椅子上,心里想着适才影子的奇怪现象,不可否认——今晚,医院里进来了不干净的东西。小胡,你上厕所前有没听到叫声?很惨的那种。我试探着问,我可不希望把这些恐怖的气氛影响所有人的情绪。

没有,我上厕所之前一直在看电视,而且声音开的很小,如果有声音我一定会听见的。这就奇怪了,照这么说,两次的惨叫声,都不可能会是我们四个人,也不会是在住院的那些病人。可这声音真的在医院里发出来的?

就在这时,又传来了尖叫声!是!是——小雯的声音?

我飞快的往值班室冲去,小胡抄了把警棍也跟着赶去。脑子一片空白,唯一的感觉就是小雯出事了!而值班室那边一点灯光都没有则似乎更加证实了我的感觉。我害怕这种感觉,不祥的感觉。

我和小胡跑到值班室门口停了下来,门没有关,里面一片漆黑。小胡握着警棍打着手电走了进去,我尾随其后。

我尽量屏住呼吸,睁大瞳孔,浑身的神经都绷紧,这样好能应付一些出其不意的事件发生。我往墙上摸着,找到日光灯的开关,按了下去,灯并没有亮。

小胡的手电照到小雯的座位上,小雯正趴在桌子上。小雯!小雯!是我啊!你怎么啦?我急忙走过去摇醒小雯。

啊!蒋医生,对不起,灯突然灭了,我好害怕就叫了。我吁了一口气,又好气又好笑的摇着头。小胡在一旁揶揄说:虚惊一场,我还以为我们的护士小姐遇上流氓了呢!小雯红着脸望着我,不说话。

谢谢你啊!小胡,可能是保险丝烧了。我打开自己的抽屉,从里面拿出自己的手电筒,点亮后,翻着抽屉。哎呀!保险丝没有了,门卫室里还有么?我望着小胡。

我那里狗窝似的,怎么会有这些东西?大楼上有,我去取吧!小胡准备离去。经过刚才几场虚惊,我有点担心他,便说:我和你一起去吧!小雯又拖住我的手,似撒娇又似怯懦的说:一起去嘛!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