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曾悄悄告诉我佑怡一直守在我和景炫的身边,凌宵学长

第十九话

第二十八话

第一话

亚璇!

亚璇,今天还没睡够吗?景炫又来看我了。

我,蓝亚璇,今天就要步入人生的另一个天堂了,不过这个天堂也常被很多人称为地狱,因为我的这个天堂就是我辛辛苦苦,不知道熬多少个通宵才考进的高中。听人家说,每个女孩子一旦进入了高中,完成了成人礼,就会有一番新的人生经历,也会有一场最激动,最可贵,最难忘的——初恋。

是凌宵!

我对时间已经没有感觉了,从他们的口中得知我大概已经昏迷了三年了,景炫和佑怡几乎天天都来看我。现在他们已经是大学生了,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但我想多少总该成熟一点了。他们告诉我,子倩学姐差点被别人调戏,是仁俊救了她,现在他们两个可甜蜜了,整天都如胶似漆的不舍得分开。而仁善还一如既往的喜欢着凌宵,现在就等着凌宵表态了。这三年来我觉得最对不起的就是佑怡,妈妈曾悄悄告诉我佑怡一直守在我和景炫的身边,她不求回报的等待着景炫,妈妈也曾经劝过景炫接受佑怡,可是景炫总是一笑置之。

刚踏入校门的我,就迫不及待的找寻属于我的真命天子。当然,我的要求可不小。首先,要长相出众;其次,要成绩优越;最最主要的就是不能花心。这样的人几乎已经是十全十美了。我已经问过许多学姐了,这所学校里就有我要找的人,他就是我素为蒙面却已如雷贯耳的学长——段凌宵。

什么事啊?

他的想法也没错,毕竟我有可能永远都不会醒过来了。他们每个月都会问医生我的状况怎么样,我也总能听见医生的叹息声。三年来,每个人都有所发展,只有我静静地停止在病床上。

凌宵学长,你能不能告诉我们应该选哪个系比较好啊?一群女生在那唧唧喳喳的吵个不停。等等,凌宵学长?!难道就是我要找的段凌宵?被这么多女生围着一定不会错了,我一定要去看看他的庐山真面目

这个给你。凌宵递给我一张卡片。

景炫帮我理了理额前的头发,我能感受到景炫手的温暖,亚璇,你真的不准备再醒过来了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就不能再等你了,我不能眼看着佑怡这样傻傻的等下去,她曾经对我说,只要你醒过来,她就会离开我去寻找另一个幸福,但是如果你没醒过来,她就会永远守在我身边。我不能害她浪费自己的青春,现在我问你,我可以和她在一起吗?你给我点反应,好让我知道你的想法,只要你有一点点反应,我就会继续等你,永远等你。

咦?我怎么动不了啊,是谁这么讨厌拉着我啊

这是什么?该不会是情书吧。我边想边打开了这张卡片原来是请贴啊~~~这个星期六是凌宵的生日!

他沉默了一会儿,没有反应吗?你同意我和她在一起吗?那我要和她订婚了。他站起声,吻了一下我的额头,轻轻的在我耳边说,蓝亚璇,我永远爱你。

我亲爱的亚璇妹妹,你这么急着要去哪啊?

你想让我去参加你的生日party啊?这只是习惯性的确认一下。

他走了,在我确定他离开病房关上门以后,我才把强忍着的泪水释放出来,景炫,给佑怡幸福,也让佑怡给你幸福吧,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你们的幸福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什么叫‘亚璇妹妹’啊,要叫姐姐,还有,不要在前面加‘亲爱的’,万一让凌宵学长听见了怎么办,你还不快放手。

对啊,你会来吧。

今天,病房里跟安静,谁也没有来看我,我知道今天是景炫和佑怡订婚的日子,大家都在参加他们的订婚典礼,我能想像佑怡穿着礼服漂亮的样子,她曾经对我说在她在订婚和结婚典礼上一定要穿上像天使一样白色的礼服,现在的她一定像个天使吧。

不放,除非你让我做哥哥。

我是很想来啊,可是你的生日一定都是你的同学,我去似乎不太好吧。我可不想被那些高二的学姐围攻。

佑怡,我好像看到你了,白色的衣服不对,她不是佑怡,她是谁?

真无赖,哎呀,凌宵学长要走了,快放手,人家要走了啦。我开始着急了。

放心,还有一些高一的学生也会来的,再说还有仁善,我很希望你来啊。

医生,医生,病人醒了!我能听见她在向门外极力的呼喊着。

好啊,叫哥哥我就放手,你自己看着办吧。

凌宵那恳切的眼神让我没办法拒绝,谁叫凌宵长这么帅呢,我一向没办法拒绝帅哥的。

接着冲进来很多人,各个都穿着白色的衣服,而我也第一次感觉到在我的眼前那微弱的灯光。

休想,反正以后见面的机会多的是,不在乎这一次。就这样,我亲眼看着段凌宵从我眼前溜走,而这一切都是我那个双胞胎弟弟害的。

恩,那好吧

一段时间后,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啊,你的凌宵学长走了,那我也先走了,拜~~~说完他一溜烟的逃走了。

我拿着请贴走进了教室,一头栽倒在书桌上。怎么办啊,我还是第一次被邀请去参加这种party呢,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这几天我都在想要送凌宵什么礼物,想得我都头都快大了。算了,我还是什么都不要送了,找一天请凌宵他们一起出去玩。恩!就这么定了。

很多人闯进来了,爸爸,妈妈,凌宵和仁善,仁俊和子倩,还有穿着礼服的佑怡和景炫。

蓝—景—炫,你给我站住!我追着跑了上去,每次都破坏我的好事,这次非教训他不可!

你穿这么奇怪要去哪啊?景炫叫住了我。

我终于看到了我最想见的人,这不是在做梦吧。我曾多次乞求上天让我醒过来,可没想到上天竟然让我在这个时候醒过来

这个讨人厌的家伙就是我的双胞胎弟弟,至少我觉得他是弟弟。人家都说双胞胎的感情应该是很好的,可是我跟他似乎上辈子是冤家,总是斗嘴。而斗嘴的话题总是离不开一个,就是谁比较早到这个世界上。这个问题原本应该很好解决,只要问妈妈就行了,可是我的那个糊涂妈妈偏不记得了,看来只有那个医生才知道吧~~~

我拉了拉裙子,这样真的很奇怪吗?

你终于醒了!景炫上前紧紧的抱住了我,好熟悉的怀抱啊。

亚璇,你这么早就到啦。

景炫把有扭到一边,很漂亮

与此同时,我看到了爸妈惊喜之余的忧郁,凌宵他们高兴而有僵硬的表情,还有佑怡那开心而略带悲伤的表情,是我破坏了他们吗?

佑怡,真是太好了,我们能进同一所高中,而且还是同一个班级,就不怕没人陪我了。

真的吗?这还是景炫第一次说我漂亮呢,我要去参加凌宵的生日会。

你是谁?我硬生生的说出这三个字,对着我最想见,最思念的人,说出了这三个字。

这位就是我的死党——安佑怡,我倒情愿她是我的双胞胎姐妹。

段凌宵?他叫你去你就去啊!

第二十九话

怎么会没人陪啊?不是还有景炫嘛,他和你也是同一个班吧。

188宝金博网页版下载 ,景炫是在吃醋吗,不过他吃醋的样子好可爱哦,你是不是不想我去啊,如果你不想我去,我就不去了

亚璇,这是你家,还记得吗?妈妈推开门。

别提他了,专会捣乱。想起刚才的事就生气。

谁说不想你去了,你快走吧。景炫把我推出门外,关上了门。

家里的摆设、装饰一点都没有变,过去的种种历历在目。

不会啊,我觉得景炫不错啊,人长的帅就不用说了,而且很可爱啊,我觉得调皮捣蛋的男生最有吸引力了。

1、2、3,果然不出我所料,景炫又把门开了开来。

不记得我摇摇头。

这是不是叫‘情人眼里出西施’啊,我怎么一点也不觉得呢。佑怡什么都好,就是眼光不好,竟然会喜欢景炫,而且是死心塌地的那一种,虽然景炫从来都没有回音,但她还是没有变心,真令人佩服。

早点回来

这样啊妈妈有些沮丧,可马上又恢复了精神,不要紧,以后总会一点一点想起来的。

好了啦,快上课了,开学第一天你就想迟到啊,走吧。佑怡拉着我朝班级飞奔。

恩。我点了点头。

我对妈妈笑笑,看得出她也安心了很多。

景炫?!你怎么在教室门口啊,你干嘛拉着门啊?奇怪,他不是应该早就进班级了吗?

根据地址,我来到了凌宵的家门口。哇!好大的房子哦,这真的是凌宵的家吗,我可千万别跑到别人家里去了啊。正当我在考虑要不要进去的时候,一个很动听的声音在背后叫我。

对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啊?你们都穿得这么华丽。我看了看身穿礼服的景炫和佑怡。

里面的那群女生好烦啊,老是围着我。

学妹。

啊?今天佑怡支支吾吾的,看看景炫又看看我,低下了头。

真丑美,还表现的这么无奈,我看你心里应该乐得要死吧。

我转过头,是子倩学姐。她今天晚上好漂亮啊,不,是特别漂亮。穿着一身白色的礼服,简直就像童话里的公主走出来了呢。相比之下,自己就像个丑小鸭。

景炫则看着我,什么话也不说,他的眼神仿佛能把我看穿,我尽量躲避和他的眼神交汇在一起。

那是因为景炫你帅嘛。佑怡竟然当着我的面说这个,她不怕我把昨天的饭给吐出来啊,而且她这样说会让那小子更得意的。

啊子倩学姐

今天他们订婚,他是你的双胞胎弟弟,她是你从小大到的好朋友,安佑怡妈妈指着景炫和佑怡为我介绍。

真的吗?亚璇,我帅吗?

怎么不进去啊?

果然,妈妈还是希望一切都按照原样。

他竟然脸皮厚到这种程度??

因为我是第一次来所以

哦我装成明白的样子,那什么时候结婚?

帅才怪。哼,刚破坏我的好事就想让我说你帅啊,做梦也别想。

子倩学姐笑了笑,来,我带你进去。她抓起了我的手。

这次妈妈没有回答我。

你就不会骗骗我啊,既然这样,那我就把和我一起进教室的机会给佑怡姐,佑怡姐我们进去吧。

觉得自己好没用哦,被子倩学姐抓着手,心都会‘扑通扑通’地跳,她真的美得让人不由自主的想看着她呢。

我们暂时不会结婚的,对不对景炫?佑怡看了看景炫。

好啊。想也不用想,佑怡肯定高兴的答应了。果然是重色轻友。

你叫什么名字啊?

恩?景炫有点吃惊,但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亚璇,你就在外面站着吧,我跟佑怡姐进去了。

蓝亚璇

我想你们一定还有很多话要和亚璇说,我先走了,以后再来看你们。佑怡向我们告别后,就走了,我知道佑怡现在的心情一定很复杂。

这小子从来不肯叫我一声姐姐,叫佑怡姐倒叫的亲热。真奇怪,我干嘛真的站在外面啊,真是被他气糊涂了。

你?挥媒粽牛庵殖『舷肮呔秃昧耍绻醯妹频幕翱梢岳凑椅液腿噬啤?rdquo;

你跟我过来!景炫拉着我直往房间里走。

刚进班级就觉得有一股异常古怪的气氛包围着我。讲台上怎么有个人啊?年纪也不小啊,不太可能是学生吧,那他是干嘛的啊~~

真的可以吗

砰——他重重的关上门。

我这才注意到佑怡在给我使眼色,好像还在说着什么,看她的嘴形,第一个字是老,跟我说老干什么,难道是我看上去很老吗?不对,后面的一个字好像是师。老师,啊!!是老师!

当然可以啊!

你闹够了没有!他对我喊到。

这位同学,开学第一天怎么就迟到啊。

打开了大门就看见一大批的人,各个都穿着华丽。

什么?我张大了眼睛,装成很吃惊的样子。

没有,我刚才一直在外面。我哪有迟到啊~~

你们来啦。这声音是凌宵的。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你真的什么也不记得了!他用力的把我按坐在床上,瞪着我。

那你怎么不进来,我最讨厌狡辩的学生,你给我出去罚站,快去。

可是我眼前的人却让我愣了一下,第一次看凌宵穿西装的样子,让人有焕然一新的感觉。

我该记得什么?记得你是我弟弟吗?我把头扭向一边,不敢看着他的眼睛。

~~老师。

呃我现在该干嘛?在这种地方我觉得走一步都有几十双眼睛盯着你看,我连动都不太敢动。

他松开了手,我顿时觉得身体轻松很多,可是我的心却越来越沉。

气死我了,该死的蓝景炫,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害我要去罚站。

你可以去那边拿点吃的,我和子倩要过去和一些同学打声招呼,待会再来找你,不好意思哦。凌宵很抱歉的说。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条手链,为我带上了它,这已经是我第三次帮你带上了这条手链了,在你昏迷的时候,我拿走了它,想好要在你醒的时候再帮你带上。以后不要再把它摘下来,它会代替我守护你。

站久了真是腰酸背痛,还是靠在墙上休息一下吧,不知不觉的眼皮慢慢的合拢了

不要紧,你们先去吧

他扣完了手链的扣子,笑了,以后你就不会这么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了。

你看,这女孩好奇怪啊,罚站也会睡着。

我只好一个人去找点东西吃。

被他这么一说,我仿佛想起了什么,万筱雅!要不是她,我就不会摔下来;要不是她,现在也不会是这个情形。不过,如果不是她,也许我永远也不会知道景炫不是我

什么罚站,睡着,是在说我吗?啊!我马上惊醒过来,真是尴尬,我慢慢地抬起头,没想到我眼前的几个人中竟然有一个大帅哥,早知道就不抬头了。

亚璇,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啊?

的弟弟。算了,现在我也不想追究这么多了。

凌宵,怎么新来的学妹都怎么奇怪啊。那个长的不怎么样的用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眼。

太好了,不管怎么说仁俊也算个熟人。

你在想什么?他问我。

凌宵?他就是凌宵?果然闻名不如见面,真不枉费我拼命地考这间高中。

没人理我啊,只好一个人来找东西吃咯。

没什么

你说谁奇怪啊,我看你才奇怪吧。在大帅哥面前当然要维护自己的形象啦。

仁俊东张西望的好像在找什么,凌宵和子倩呢?

那我走了今天好好睡,明天我带你去?龅胤健?rdquo;他打开门要走。

有你这么跟学长说话的吗?妈妈果然说的没错,千万不要跟长的丑的人吵架,因为长的丑的人脾气一定不好。

在那儿。我指了指了人群里最耀眼的一对。

等一下!我叫住了他。

好了,不要吵了,我们还有事呢,这位同学,真不好意思,我们没有恶意的,请不要放在心上,我们还有事,先走了。想不到段凌宵还真有礼貌呢,有貌,有才,品性也不错,我原以为帅哥都很自负呢。不过我们的第一次见面都被蓝景炫给破坏了,害我出丑。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总算让我见到段凌宵了,好吧,蓝景炫,这次就饶你一命。

他们真的很配呢,王子和公主。他们曾经在一起过吧,为什么会分手?

他有一丝欣喜的表情。

第二话

是子倩提出分手的。仁俊喝了一口酒,要不要喝?他又递给我一杯酒。

佑怡是个好女孩,好好对她

叮铃铃~~~终于下课了。我从来没觉得原来下课铃声是这么的动听。我也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接下来报仇的时候到了,蓝景炫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早已准备好了我自创的满清十大酷刑。同学们都陆陆续续出来了,怎么就不见那臭小子啊,我走进教室看了看,没想到他正爬在台子上睡觉,难怪啊,我站着也会睡着。原来都是他传给我的,人家不都说双胞胎有心灵感应的吗。气死我了,害我罚站已经够没面子的了,还害我在帅哥面前睡着,17年加起来丢的面子都没今天大。

我接过酒杯和了一口,味道还不错。子倩学姐不喜欢凌宵吗?

还有什么要跟我说吗?

景炫,醒醒啊,快起来了。不管怎么样先把他弄醒再说。

他们在别人眼中是一对金童玉女,别人都觉得他们是一对,自然而然的他们也觉得自己是一对,可是后来子倩觉得这不是真正的感情,就提出分手了。

我转过身去,希望你幸福

谁这么讨厌吵醒我啊~~~哦,原来是你啊。看来还没睡醒,对我一点防备都没有。

第二十话

还有吗?他仿佛在等着我说某些话。

对啊,是我。我用极其柔和的语气跟他说话还赙赠了一个微笑,一个藏了几千几万把刀的微笑。

原来是这样啊,我还觉得奇怪呢,好好的两个人怎么会分手。

你可以走了

妈妈说过,如果一个女人无缘无故对你笑,一定没什么好事~~~佑怡姐,救命啊这小子反应到挺快,马上就窜到佑怡身后去了。

那不是正好,你可以去跟子倩说你喜欢她啊。我还记得仁俊说过他喜欢甄子倩。

咚——门关上了。

我告诉你,你别以为躲在佑怡身后就没事了,逃的了和尚逃不了庙,有种你今天就别回家,不然有你好看。

我怕说了连朋友都做不成。

我摸着手腕上的链子,以后,就要你守护我了,而我会永远守护着景炫和佑怡。

既然这样,那么佑怡姐,我今天去你家睡好不好。

还没见过一个男的像他胆子这么小的,连我还不如。

从现在开始,我就要演戏了,其实装失意也不是这么难,只要把心里的感情都掩藏住,把自己最冰冷的一面表现出来,放弃从前所有美好的记忆,重新开始,一切将会很容易

啊?这样不太好吧。佑怡的脸都红了。

来,我带你去告白!

蓝景炫,我爱你。

喂,你打什么外主意呢,你可别对佑怡动什么歪脑筋,快点跟我回去。看来不来点硬的是不行了,满清酷刑之一,扭耳朵。

喂!蓝亚璇你是不是喝醉啦!

这是我最后一次对你说,可在我心里永远都会爱你。我会把我的爱化成最美好的祝福,永远守护着你。

你才喝醉了我指着天花板说,你看,现在上面有两盏灯,如果我喝醉的话,我就应该会看成四盏灯

第三十话

可是我只看到一盏灯。

亚璇,你好了没有啊?景炫在我房门外大叫。

你胡说我抬起头又数了起来,一盏、两盏、三盏头好晕啊。

我终于领教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句话了,虽然过了三年,景炫的脾气仍然没变。

咚!我最后的印象就是我晕倒在地上了。

好了。我打开门。

第二天醒来我已经在躺自己的床上了,而景炫在我的床旁边睡着了。

看到了他,我不知怎么的,竟然会冒出这一句话,你好

我轻轻地拍拍他,蓝景炫

我真的是太入戏了,不知道戏剧学院会不会收我。

景炫揉了揉眼睛,你醒啦。

他愣了一下又马上拉着我往外走。

我怎么会在这里啊?

要去哪?

你不在这里要在哪里啊?

跟着我走就对了。他回答。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不是在参加凌宵的生日party么,怎么回来了啊?

我甩开了他的手,不去!我哪也不去!

还不是我把你扛回来的啊!

虽然说过要忘记从前的事,可听到他这样讲我仍会想到当年我要他跟我一起走,可他却一个人离开了,那为什么现在我又要跟他走。

你?!奇怪,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对啊,段凌宵?蝗淮虻缁袄唇形医幽慊厝ァN乙坏侥蔷涂醇阍诜⒕品琛?rdquo;

什么?!发酒疯?那我不是出了个很大的洋相,那时侯我一定很胡闹所以凌宵他们要叫景炫来接我回家。

我在发什么酒疯啊?可千万不要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啊。

段凌宵他们说你哭着闹着在找我,本来想让你在段凌宵家的客房睡一个晚上的,可是你差点从两楼窗户跳下去,他们实在拿你没办法只好找我把你带回去了。

不会吧那我一定给他们添了很多麻烦,怎么办?有了,请凌宵出来吃饭,反正他过生日我都没送他什么礼物。我拨通了凌宵家的电话,没想到接电话的人竟然是霍仁俊,我真怀疑他们两个是不是连体兄弟啊,怎么无时无刻都在一起呢。没办法,只好请仁俊一起吃了。没过多久,他们就到了,而且连仁善也来了。

你们里面坐啊,不好意思哦家里有点乱其实是很乱。

不要紧这是你的照片吗?凌宵指着电视机上我的照片问到。

对啊。

能送给我吗?当成生日礼物送给我。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