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时光倒流的感觉,穿过阴暗潮湿的走廊向楼道里头的侧所走去

夜静悄消的,就连空气仿佛也停止了流动,一切都变得疆硬呆板。鲁铭慢慢地掩上了寝室的门,穿过阴暗潮湿的走廊向楼道里头的侧所走去。

188宝金博网页版下载 ,原标题:知道不知道

  林亮和刘强都是“北方联大”01届的新生而且在同一寝室,刚进校时感觉还不错,虽然是郊区但教学楼、宿舍都是全新的,可不久之后他们觉得寝室里太吵了,没什么学习氛围,尤其是室友买了台电脑后更不得了,于是两人决定到外面租房。找了一个多星期终于有眉目了,在电塔街的一幢六层楼他们租了二楼走廊最底间,价格便宜阳光充足,而且隔壁就是二楼唯一的厕所,本来是挺方便的,不过房东却把那厕所用大锁锁了说:“里面的水管坏了,要用厕所到一楼。”

他本来不是一个胆小的人,但却不知为什么,就在他穿过走廊的那一刻,忽然感到了一各莫名的毛骨悚然。

◎王媛

  两人没法就这样住了下来。住了段时间两人感觉不错,和周围的人也都混熟了,就是住在楼梯口间的婆婆不和他们说话,他们也不在意,老年人大多这样的,唯一遗憾的就是那最近的厕所不能用,跑上跑下的上厕所还真够累的,于是两人把那大锁给撬了进去一看,马桶、水槽、淋浴喷水龙头一应具全啊,也没发现什么坏的地方都可以用啊,两人大骂了房东骗人后就用起了那厕所。

他怔了怔,向四周望了望,阴暗的走廊里没有一点生息,昏暗的景像如同一张看不见的网向他包笼过来。

风吹着白云飘,你到哪里去了?想你的时候,抬头微笑,知道不知道?

  当天晚上,两人洗完澡就趴在桌上看书了,看到11时隔壁厕所里传来“哗哗”的水声,刘强就对林说:“瞧,我们刚开放的厕所就有人在用了,大家都方便了嘛,明天肯定有人会谢我们的。”林亮看的认真只“恩”了一声,两人看到12点真的撑不住就想上床睡了,可厕所里还有人在洗,林亮埋怨了句:“谁啊,那么晚了还洗,刘强,你去瞧瞧。”刘强瞅了眼已躺在床上的林亮说道:“你小子就懒,会是谁啊……”

鲁铭打了一个寒噤,才想起来自己是要去侧所的。

——刘若英《知道不知道》

  说着已来到厕所门口,推开了半闭的门“吱”一声,刘强吓了一跳“该死的耗子,半夜出来吓人!”厕所里没有人,只有水龙头开着,刘强骂了句“真没公德心”就把水龙头关了,回到房里林还没睡着问道:“是谁在洗啊?”刘强闷声道:“没谁,不知谁这么没公德,水龙头也不关。”说完倒头就睡。睡到三点,两人被“哗哗”的水声给吵醒了,林亮揉着眼睛不满道:“搞什么啊,让不让人睡觉啊,刘强,你刚才关了水龙头没啊?”刘强穿了一只拖鞋道:“关上了啊,怎么搞的……”睡眼惺忪的来到厕所门前,推开门,“火大了,谁啊,开什么玩笑啊!!”只见那水龙头又独自“哗哗”的流着,刘强忿忿的关上龙头,转身想走,忽然“轰隆”一声,是马桶冲水的声音,刘强“妈呀”大叫着跑回房里,林亮坐在床上瞪大眼看着他:“鬼叫什么啊?怎么啦?”刘强喘气答道:“真的碰鬼了啊,马桶自动冲水啊,吓死我了啊!”林亮白他一眼:“神经啊,房东不是说水管有问题嘛,怎么会有鬼,睡啦!”刘强经过刚才事后怎么也睡不着了,而林亮却起了鼾声,迷迷糊糊间刘强听到了歌声“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好象唱的是嵊县那边的越剧,那声音从厕所里缓缓飘到他们门前,刘强吓的全身发抖,而林亮的鼾声也早停了正轻轻喊着刘强:“刘强,你听到什么没有?刘强!”刘强哆嗦着答道:“听到了,别出声啊……”渐渐的没声了。两人折腾了一晚上,第二天两只“大熊猫”就去上课了,上的是写生课郊外阳光明媚、空气清新,很快两人便把昨晚的事给忘了,可晚上回到房里又想起昨晚的事,两人一商量决定洗完澡早点睡,于是两人看了会书10点就上了床,刚躺下刘强忽然问道:“林亮,你刚才洗完澡有没有关水龙头啊?”林亮说:“关了,你别疑神疑鬼的了,睡了。”睡到了11点,刘强忍不住了,坐了起来望着林亮,林亮很无奈回看着刘强说道:“我真的关了的,要么你去看看。”刘强瞪大眼:“什么!!还叫我去,这回打死我也不去了,要去你自己去。”显然两人又听到了隔壁的“哗哗”声,刘强镇静点说道:“别管了,睡吧!” 两人同时躺下用被子盖住了脑袋,也不管天热闷了一身汗也不在乎了。迷迷糊糊又听到了歌声“人去楼空空寂寂,旧日恩情情切切,忆往昔,往昔夫妻甜似蜜,忆往昔(呀),往昔夫妻似胶漆。”唱的是越剧《人去楼空空寂寂》的选段,两人听着那歌声飘过去飘过来,经过他们房门时总要停一下,“死就死了!”,刘强下床蹲到门口隔着门缝往外瞧,林亮也来到了旁边瞪大眼从门缝外看,那歌声又慢慢飘过来了“人去楼空空寂寂……”两人摒住气,握着对方的手已经全是汗了,忽然一个红影一晃而过,“啊!”两人轻呼,都赶忙捂住了嘴,他们想再等她过来看个清楚,可那晚就那么安静了下去,连“哗哗”声也没了。

他胆寒地走进了侧所,看了看侧所里昏暗的角落,那种阴森森的感觉再一次让他稍微放松的心收紧起来。

带着孩子去图书馆,他去他的空间寻觅,我在我的领域逡巡。宽大的房间,一册册图书,漫步其中,的确有一种坐拥书城的感觉。

他装着胆子哼了一声,解开腰带方便起来。

偶一抬头,看见了一个似曾相识的侧影。她坐在临窗的桌边看书,我立在书架的拐角望她。注视了许久,有种时光倒流的感觉,所有尘封的记忆也瞬间鲜活起来。房间里很安静,可是我却分明听到了有种声音正在响起,如溪水般汩汩而流,先是隐隐约约,若有若无,而后越来越急,声浪汹涌而至,激烈清越,直至将整个房间淹没。于是,一步步慢慢地走过去,一点点细细地辨认,不过是几步之遥,可是恍惚中却仿佛穿越了很久,也应该是很久吧!虽然同处一个城,竟也可以如此多年的不见,不通音讯,不知所以。虽然说关心是问,而关心有时是不问,但也可见彼此的生活都是如此的单调而单一。

可能是由于过分紧张,鲁铭在方便完之后,连手都没有洗,就匆忙地走出了侧所。

终于,走到她面前站定,然后并肩而坐,絮絮而语,竟然没有想象中的激动和隔膜。不说从前,也不说现在,只交换着彼此手中的书籍,所有分别的时光好像从未存在过,而所有没有音讯的岁月也仿佛没了踪迹。应该也是这样的一个冬日吧,两个女孩在冬日的阳光里,并肩走过一段生命中最美最纯的时光。如今,再见时,虽熟稔如初,心无芥蒂,但触目可见,全都是时光的痕迹。当我们肩并肩走出图书馆时,左手是她心爱的小孩,右手是我调皮的儿子。挥手道别,她左我右,各自重回各自的生活轨迹。只是,我知道,原来我们从未断过音讯,我们一直在书中同行而不自知。

在走出侧所的那一刻,鲁铭的心情放松了许多,忽然之间以感到自己很好笑,只不过去趟侧所吗!干吗这么紧张呢!又不是去刑场,鲁铭顿了顿,竟然露出一丝虚伪的笑容,可就这时,他忽然听到了水流的声音。

每个人在生命的每一段,都会有一些并肩而行的人,走着,走着,就会散了。有些人是永远也不会再见了,而有些人在兜兜转转之后终究还会重逢。在书中,在歌里,在每一次抬头微笑的瞬间里。正如歌中所唱:想你的时候,抬头微笑,知道不知道?所以,只要你在这样的一个冬日,想起曾经的天空,曾经的温暖,然后,抬头,微笑。那一定就是我在想你了,知道不知道?

这是怎么会事?他根本就没有用水龙头呀?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鲁铭先是一楞,在好厅心的驱使下,他然后肰着胆子慢慢地折回侧所。

在那一刻里,鲁铭又是一惊,但随即又平静下来,原来侧所里还有一位同学在方便呢。就站在他刚才方便过的地方。而那同学方便的姿势跟他也很相似。甚至,就连衣服也一模一样。

因为看到了一个人,鲁铭的胆子放大了许多,他吐了口气,看到那水龙头果然正在流水。

鲁铭走了过去,将本来就想洗的手洗了洗,然后又甩了甩,看看镜中的自己,脸色未勉显得有点苍白,好像食物中毒后的效果似的。

他将水龙头紧紧地拧上,转身打算离开之即,忽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于是他又向镜中的自己望去,实际上,他这样做的目的并不是想看自己,而是想跟镜中映照的那个人的背影作一下对比为什么那个人的身影显得这样眼熟呢!仿佛就是他身边的一个人。

鲁铭怄怄地从镜中看着那个人的背影。他的胸中忽然一振,仿佛被人打了一拳,也许,就在这个时候,他才反映上来,这个人保持这种僵硬的小便姿势已经好长时间了,他怎么一动也不动呢,仿佛一具已经死去多时的僵尸。

鲁铭倒抽了一口冷气,一个人小便怎么可能延续这么长时间呢?而且还是一动不动的,这简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鲁铭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眼睛也瞪得老大,一种莫名的恐惧从头到脚开始渐渐侵入他的身体。

忽然,他看到,那个人开始缓缓地支了起来,仿佛已经方便完事,他慢慢地转过身,但却始终低着头,在僵硬地动作中系完腰带后,那人沉沉地走到了水龙头边,就站在鲁铭的身旁,毫无顾忌地打开水龙头,洗起手来。突然,他猛然间抬起了头,就在这一瞬间,鲁铭发出了声厮力竭地一声惨叫,那个人,竟然跟他一模一样。

侧所里传出了婴儿怪诞地笑声,笔声中充满了扭曲的诡异。在午夜,竟然没有人听见,一个人都没有出来。

侧所的门牌上赫然地写着两个字女厕

鲁铭死了,就死在寝室楼女生厕所里,没有人清楚为什么他竟然会在午夜晕头转向地走进了女生的厕所,并且十分诡异地死在了那里,据说他死时的表情竟把到场的法医吓的屁滚尿流。

鲁铭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之一,他的失去,对我来说是一个沉痛的打击。但我知道,我并不是爱打击最严重的一个,最严重的是他的女友陈娜。

就在那个阴雨绵绵的傍晚,在楼梯口,我看见了神色呆板的陈娜,我跟她打了声招呼,但她却连一丁点的反应都没有,好像我根本就不存在,在我们错肩而过的刹那间,我的心中产生了一丝隐隐的痛。

但这并不是以让我感到振撼,振撼的情景是在陈娜走过之后产生的。

我看到室友木春明一张惨白的脸他的表情是相当惊谔的,仿佛看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

他并没有望向我,而是一直半张着嘴,盯着陈娜渐渐离去的背影。

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怪异就这样笼罩在森春明,陈娜和我的身上。

我看见森春明的喉结抖动了一下,生生地咽下了口水。

怎么了?我走近他,就在他的耳旁问道。

他又咽了一下口水,目光依然呆直。

我狠狠地拍了一下他的肩头。

他尖叫了一声,跳了起来。显然,我拍得这一下,把他吓的够戗,他怄怄地看着我,仿佛根本就不认识我似的。

我也被他的怪异行为弄得有些发愣,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他粗重地喘息着,充满疑惑的双眼出神地凝视着我身旁的那根大理石柱子。

他如释重托般地吐了口气后,才把目光渐渐集到了我的身上。

我向他皱了皱眉头,疑问全部都写在了脸上。

我看到了一个小孩子,就是刚才,他趴在陈娜的后背上!

木春明脸色极度苍白地说道,我完全看得出他并不是在撒谎,但这并不能说我就完全相信他,实际上应该说,我是处在半信半疑当中。

我怎么什么也没有看见?忍不住说道木春明的双眼露露出了凄然的迷茫。

我真的看见了,刚开始的时候,我是觉得那天理石柱子后面仿佛有个什么东西在闪来闪去的。然后,我就走近了柱子,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现这个时候,我本来是打算离开的,正当我转身之际,忽然听到背后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于是,我回头望去,只见陈娜脸色难看地正从女厕走出来!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忍不住侧头望去,才注意到大理石柱子后面正是鲁铭生前误入的那个女厕。

可能是因为死过人,厕所里透露出了阴森森的寒气,让人感到了莫名的恐惧。

木春明的声音忽然变得颤抖起来:就就在她她上楼的那一刻。我看到到?

恕?

看到了一婴孩?我紧皱起了眉头,他连珠似地点了点头。

就趴在她她的背背上!

我摇晃了一下,感觉精神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刺激,我清清楚楚的记得,鲁铭也曾经跟我提到过怪婴的事情。

可是,为什么我什么也没有看到呢?

木春明的眼睛睁的越来越大,忽然疯了一般地跑回了寝室。

木春明的表情是相当诡异的,他心里所想的东西我自然清楚,相反的,我心里所想的他却未必知道。

夜沉沉地维持着它的存在,在黑暗中,我听到了木春明抖动地喘息声。

我把头从被子中神了出来,看到木春明用被子把整个身体包笼的严严实实,但晕并不能掩饰住他那颗极度恐惧的心。

我自然知道学校曾经流传着一个很可怕的传说!

一个关于大头怪婴的传说!

传说在我们的学校曾经有一个怀了孕的女人被害死在学校的某个女厕里,因为消息受到了学校的封闭。所以至今也没有人清楚,那到底是哪个女厕,据说女人在临死的时候产下了一个头大身小的死婴,怪婴是怨气跟胎儿的合成体,产下的时候就被奄奄一息的女人抛进了侧所的下水道里,从此,只要有人见到大头怪婴,那么他活着的时间就不会太长了。

为什么会这样?没有人知道。只是有些人说那是怨气不散,所以,一定得死人。

当初,在我们大家看来,这只不过是一个毫无根据的传说,所以,根本没有一个人去相信?

但我记得,就在那个阴雨绵绵的黄昏,鲁铭曾跟我说过,在午夜的时候,他曾听到过婴儿的器声,在他上下楼的时候,曾看到有东西在女厕里闪过,女子像是一个婴孩的身影。

我没有相信什么,但鲁铭死了!就死在他提到过的那个女厕里,而且死得莫名其妙。

实际上,我还是不相信什么。

我看到木春明神色异乡地下了床。

你怎么了?我探头向他问道。

木春明颤抖了一下,可能是我突然的问话吓着了他。

哦!没没什么,我只是口口喝想喝点水!

他生哽地倒是一杯水,放到了桌子上,但并没有喝。

我看得出,他并没有想喝水的意思。

我慢慢地下了订,站到了他的身旁,也许,我是想给他一点安慰吧。

你有心思了我语气舒缓地问道。

他皱了皱眉,神色依然紧张不安。

你知不知道大头怪婴的传说?他木木地问道。

我不想刺激到他,但又不想让自己表现得那么虚伪,看来这个传说是有相当一部分人知道的,起先的时候,我还以为他根本就不知道呢!

我缓慢地点了点头。

他的面部开始扭曲,声音也开始发颤。

刚才你你听到到了吗?婴儿的哭声?

我怄了怄,因为实际上我确实什么也没有听到,我只单单听到了窗外轻微的风声。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