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冷拎着东西,室友接了个电话说妹妹一个宿舍的人刚逛街回来

清明将至,天气提前应节般下起了蒙细小雨,阵阵凉意鬼魅一样缠绕着我们。这天正好碰上一个舍友的女朋友生日,我们一个宿舍的人打算去饭店为大嫂庆祝生日。看看手机,现在已经是七点半,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出发了。我匆忙地打了一桶水,打算洗澡之后才去吃饭。正当我从热水房回来的时候,室友接了个电话说大嫂一个宿舍的人刚逛街回来,现在正好到了饭店,所以我们现在过去就可以了。可怜的我正提着水桶不知所措。舍友说一起去吧,回来再打一桶。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先洗澡,因为饭店比较近,而且晚一点打水的人多会很麻烦。于是他们都出门了,留下我一个人在宿舍。其实从开学以来,我们的活动基本上是以宿舍为单位的,所以这是我第一次一个人留在宿舍。虽然是大学生一个,可是心里的孤独感还是难以抑压下去。我打开电脑,把音量调到最大,试图用音乐驱除不安,随后拿着衣服提着水桶走进浴室准备洗澡。一切都那么自然地进行着。 突然,浴室外的音乐消失了,世界逐渐被寂静吞噬,直到最后只能听到窗外隐约的细雨声,我苦笑了一下,心想一定是电脑出什么问题吧。于是我继续洗澡。看着四周墙在灯光的影射下显得特别刺眼。 其实墙身这么白是有原因的,宿管早就告诉过我们:这层楼已经重新粉刷一遍了,因为前两年这层楼曾经发生过一场大火,当时火烧的很猛,整层楼的人都疯狂地跑向唯一一个出口,而我们这个宿舍是最接近那个门口的宿舍,因为宿舍的门是向外开的,在人流的压迫下一个宿舍的人就活活地烧死在里面,校方前一年都没有开放出这个宿舍,但是因为这一年学校扩招,所以不得不重新利用起这个宿舍。想到这里我已经不敢继续想下去了。虽说已经是大学生,也说自己不信有鬼神之说,但是心里还是不免有点害怕。 这时候,我听到宿舍里传来了说话的声音,我仿佛抓到了救命草,想不到这班兄弟心里还有我的,我提高音量说:喂,你们怎么回来了?过了好一会儿还是没人应我,接着又恢复了原来死般寂静。我拿起毛巾擦去身上的水准备穿衣服,随即从门外传来一阵恶心的焦肉味,我猛地打开门探头看去以为是什么烧起来了,结果发现宿舍里面空荡荡的,没发生什么事,也没有人,空气中弥漫着雨水清新的味道。难道我有幻觉吗,抓了抓头我缩回浴室。 接下来的事让我终身难忘,我所置身的这个浴室哪里是那个经过粉刷后白白的浴室,这分明是大火中的废墟!灯光若有若无的闪烁着,周围阵阵黑烟飘荡着。浓烈的臭味扑面而来,我一只手紧紧得盖住鼻子,另一只拼命的把浴室的门推开,却怎样也打不开,浓烟滚滚,几乎不能呼吸,心跳达到了极速,呼吸急速得似乎停下一秒就会窒息至死!我放开脸上的手,双手推门,不停用力,用力,再用力!感觉头昏目眩,我紧闭双眼,紧咬牙关,正当我以为自己会被熏死的时候,门开了!。 浓烟迅猛喷出,眼前的一幕彻底让我崩溃了:整个宿舍都着火了,突然在我身边一黑影闪过!随即出现的是一个全身着火的人!擦拭双眼,这是人吗?分明是一具烧焦的尸体在走动!焦尸苍白的眼球死死盯住我,本来是走动的,突然向我跑来!我猛得回头把门拉回来!用脚撑着墙死死拉住,门外却有一股大力和我对抗着,门一时拉开,一时关闭,每次打开都颤抖了我的心,那具,不对!是那几具焦尸正看着我,然后把门拉住!我拼命拉,一直拉住,眼泪不自觉留下,或许是烟熏的,或许是害怕,或许是对这个世界的不舍。。。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已经累得全身都失去了直觉,绷紧的全身已经不受控制了,不知怎样的我整个人倒在地上,门徐徐挪开。。。 当我意识到我已经醒来的时候,我猛得坐起来向四周看去,四周黑漆漆一片,只听到闹钟滴答滴答的响着。室友们正很香很香地睡着,我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正是深夜4点多,看来我是发了个噩梦而已。我拿起毛巾,准备冲洗一下身上的汗。走进浴室,我照了下镜子,突然从镜子里看到一个烧焦的人站在我后面...

一.

188宝金博网页版下载 ,我伸伸懒腰,已经在电脑前坐了好几个小时了。寒假不回家的孩子就是这么凄凉,要不是想要买个新的手机,我才不会大过年留在学校做兼职呢!没办法,天生不是高富帅的人。 今天是大年三十了,整个宿舍楼也都空了,所剩之人寥寥无几,至少这几天我都没看见一个能说话的主了。好在学校还安排了值班员工,宿舍还有电,还有暖气,楼下浴室还开着。我整理好换洗的内裤,悠哉悠哉地进了电梯。这个年,在学校过实在太没意思了,看着各种朋友圈里大家的状态,唉,不知道说些什么,总是感觉一阵酸楚,从没有过的酸楚,可转念一想,马上就能用自己挣来的钱买一部时尚时尚最时尚的手机,总算有点心理安慰。 叮咚,电梯门开了,我娴熟地走了出来,径直走向浴室的门,毕竟我在这上学已经两年了,算得上的轻车熟路。浴室值班的大爷我也认识,唉,只是那大爷喜欢喝点小酒,可以理解,大年三十嘛,为了我们几个不回家的学生,人还得值班,团不了圆,说起来还有一丝惭愧。 大爷,新年快乐!像往常一样,我跟大爷打招呼,这也是我今天说的第一句话。 我原本猜想微醺的大爷估计会从桌上抬起来头回应我一声,只可惜我猜错了,看样子大爷喝了不少,一个人喝酒容易醉,这是定理。 昨天这时间还有几个人,今天浴室空空如也,偌大的浴室里静的出奇。刷刷刷我拧开喷头,水花贱了下来,很快一股热气便弥散开来。我哼着小调,享受着这一天大概是最舒适的一刻了。 不知何时开始,我感觉耳边一阵熙熙攘攘的嘈杂声,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泡沫,眯着眼睛,哇,怎么一下这么多人,热气弥漫在整个浴室。看来是时间不对,大家应该都这个时候才来洗澡,总算有点心理安慰,我欢快地得瑟起来。 晚上,我带上耳机,把音量调到最大,希望可以遮住窗外的烟花爆竹的喜庆声,就连游戏的世界里也廖无人烟,无奈之余,我浏览各种网页,各种刷电影,直到凌晨一点多,外面这才安静下来,我也疲惫不堪,倒在床上,沉睡过去。 每天早上闹钟总会响两三次,总是吵醒了宿舍所有人却也吵不醒我,现在宿舍也就剩我一人,任凭闹钟怎么响,不到点,我是根本听不到的,不知道咋回事,今早很早就醒了,感觉四肢无力,混沌不堪,但几次尝试都无法入睡,这也太反常了。所以,我打开电脑,希望可以找到战友,大开杀戒一盘,中午饭在这段时间也是我不考虑的问题,什么时候饿了就叫个外卖,一天就过得如此颓废。 我低头一看时间,已经晚上七点多了,唉,洗个澡出去转转算了,老窝在宿舍也没意思,又是单身,唉,说多了都是泪。 大爷照常趴在桌上,鼾声四起,我也怕惊扰他,就没作声。 经过昨天的观察,这个点人数较多,果然不出我所料,只是人数远远比我估计得还要多,平常都很少出现这么热闹的场面,寻找再三,我才发现一个角落的喷头下面没有人。拧开喷头,还是我一贯的洗漱顺序,从头开始。 哥们,没回家?我试着询问旁边一正在洗头的哥们。 没,我家就在这儿。哥们声音低沉的回答,说话间头也没抬,手指仍扣动着头皮。 我没有再问下去,因为这是帝都,能在这居住的十有八九不是官二代就是富二代,各个都是高富帅,再想到女神,我马上终止自己的思维,逼着自己不要想下去。 你刚来的吧?哥们发问。 我大三了,不小了,该称呼我学长了吧?哈哈我高傲的姿态尽显。 从建校起,我们就住这了,这些年一直都没人,很久没有看见新鲜面孔了。哥们低冷的声音让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什么意思?我抬起头望着这个背影高大的男生。 他慢慢转过身,慢慢地。我看见他那张溃烂的脸,眼珠已经变绿,鲜红的血肉依稀可见,他慢慢举起手指,**自己的眼眶,一股冰凉的血液贱了我一身,啊!我忍不住尖叫一声,我已经头皮发麻,双腿打颤,我不停的叫喊着,希望门口的大爷能被我的声音吵醒,终究我嘶哑了嗓子,却无动于衷,慢慢,我发现,所有浴室的人都回头看着我,那都是一个个皮肤溃烂的人,他们已经面目全非,每个人都奸笑着,缓缓向我走来。 你们不要过来!救命啊!救命啊!我拼命的超窗外呼喊着。 别喊了,没用!一个低沉的声音盖过了我的呼喊,整个浴室安静下来。我不知道声音来自哪里,我更不敢看他们。 我们的坟墓就在这里,自从修建了浴室,我们的床每晚都是湿的,你看我们的身体都溃烂了。男人一步步向我靠近。好在每年大年三十,我们还能洗个热水澡,只是不凑巧,你闯进来了,所以欢迎成为我们的一员。 我,我,你是说我已经死了? 没错。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死了,我冲去浴室,抓起衣服遮住下体,奔向了大爷。 大爷,快醒醒,浴室里有鬼。见大爷没反应,我伸手去摇晃他,只是只是大爷像是一阵空气一样,我怎么也抓不住,难道大爷也是鬼? 我慢慢后退,风一样得奔回宿舍,我一路盘算,我要离开这个鬼地方,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回到宿舍,我打开所有的灯,把门死死的锁住,刚一抬头,那那是谁?是谁躺在我的床上?那人皮肤已经溃烂,绿色的血液顺着床板流了下来,滴答,滴答 我鼓起勇气,拿起晾衣杆,铆足了劲,捅了这个东西一下,见他没有反应,我慢慢踮起脚尖去张望他,这怎么会不会的一定不是这样的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床上躺着的正是我,我呼吸急促,我的大脑一阵眩晕,四肢无力。我艰难的直立起身子,攀上床,我一定要看仔细,啊!当我们四目相对时,我从床上栽了下来,我确信无疑,那就是我自己。 我死了?! 其实没有人知道,大学建校时,浴室下正是一片坟地,校方请人做了法,最终与冤魂达成一致,每年大年三十,学校浴室开放,只不过是鬼魂专场,恰恰不巧的是值班大爷喝醉,和我的闯入,由此闯入了鬼魂的禁区,所以,我回不来了。 今年年三十,你是否还在学校浴室洗澡?我会踮着脚尖慢慢向你靠拢,同学,你好,欢迎加入我们!

还有几分钟下课,同学们已经迫不及待的收拾好东西,等待着铃响就像弹飞了的的弹簧,一下子跑没了影。徐冷被夹在人群之中,独自回到宿舍,门还是锁着的,她的舍友们还没有回来,她一只手托着锁,另一只手拿着钥匙开锁。一连串熟练的动作,进屋放下东西,顺手拿起水杯喝水。提起洗澡篮,随手装上毛巾和衣物往外走,沿路看见拎着洗澡篮的同路人很多,他们都结伴,说说笑笑的,很是吵闹,可是徐冷不喜这样的吵闹。进了浴室人很多,弥漫着水汽,雾蒙蒙的,加上近视眼,她看不太清。几乎一个动作就会碰到别人的肉体,很是尴尬。徐冷跌跌撞撞的走到最里的衣柜开始脱衣服。十五分钟后她拎着东西走出浴室,无意瞥到浴室门口挂着的表,12:04分。中午太阳把一切都晒得热乎乎的。

二.

徐冷拎着东西,室友接了个电话说妹妹一个宿舍的人刚逛街回来。下课铃声响起,同学们摩肩接踵的走出教室。徐冷被夹在人群之中,独自回到宿舍,门还锁着她的舍友们还没有回来,她一只手托着锁,另一只手拿着钥匙开锁。进屋放下东西,顺手拿起水杯喝水。随手装上毛巾和衣物,提起洗澡篮,往外走,沿路不少人也是向浴室走去。进了浴室人很多,汗味,潮味还有各种的香味混杂着,每一口呼吸的味道都不太一样,像抽奖一样。出来进去的人,洗好的和进去洗的来来往往,徐冷默默的走到最里的衣柜开始脱衣服。旁边几个人聊着聊着忽然打闹起来,一不小心撞到了徐冷,几个人没来得及道歉就被徐冷狠狠地瞪了一眼,只好窘迫的离开。十五分钟后,徐冷洗好换好衣服换好衣服,准时的 12:04分走出浴室。中午太阳亮的晃眼,走出浴室的徐冷被晃得睁不开眼,甚至有些晕眩……

三.

还有几分钟下课,老师的话还没讲完同学们就是一阵躁动迫不及待的收拾好东西,时刻等待老师放他们下课,就猛地从座位上弹起来,在一阵骚乱以后,像一股水流奔涌而出就各奔东西。徐冷被夹在人群之中,下着混杂拥挤推搡的楼梯,到了楼门口,舍友拜托她帮忙把东西拿回宿舍,她接了过来,独自回到宿舍。门锁着,她用一只手打开了门锁。进屋放下东西,顺手拿起水杯喝了满满一杯水。装上毛巾和衣物,提起洗澡篮,刚走到门口发现没有拿拖鞋,又返回屋内拿了拖鞋。门口一个看似像学校员工的大妈呆呆的面无表情的站在浴室门口,一直默默看着徐冷,好像看得见又好像看不见,不知大妈的视力是不是有问题呢?呆滞涣散的目光,一直注视的她,让她不由得有些发毛了。那目光一直追随着她走进浴室,她推开浴室的门,一进去,里面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她突然犹豫一下,“进去还是不要进去,”转念一想“没人刚好,可以慢慢洗。”徐冷拎着东西,先去里面看了一眼确定不是在维修,里面没有任何人,只是天花板多了一个洞,黑黑的洞,像是空洞的眼睛,但是似乎并不碍事,况且已经到了于是开放的时间,期间也没有什么通知说不能洗澡,她又退出走到门口,望了望那个大妈,但是已经不见人影了,她想大妈也没阻止她进去就应该没什么事情了。浴室里没有任何动静,静得要命,没人的空荡荡的浴室,反而让人感到阴冷起来。她还是习惯性的走到最里的衣柜,刻意的离那个黑洞远一点,似乎是害怕会有什么东西会掉下来一样,不过离远一点还是好的。很快地,她洗好了,走出来换好衣服一切还是静的出奇,一个人都没有,只有滴水的声音,然而无人的浴室显得格外阴凉,还有一阵阵的臭味。刚换好衣服准备往外走,突然一声巨响,似乎是黑洞那个方向传来的,她慢慢地回头看了一眼,只见一地的鲜血,在她看不见的区域似乎有东西移动,又不像是脚步声,“哧啦,哧啦….”她一看着一边后退,突然,一个扭曲的身体向外爬出来,看不见脸,头发杂乱的黏在了脸上。“啊!”徐冷尖叫着顾不上什么了就往外跑,推开浴室门外面漆黑一片路灯,宿舍楼灯还是教学楼灯一盏都没有,甚至能看到远方城市的光污染。没有光,没有人,似乎被荒废了很久。绝望的,一回头那个扭曲的躯体已经追了上来,她想跑却不知道应该往哪儿跑,向谁求助,绝望无助的她,腿一软坐在了地上,眼看着那个怪物扑了过来。两眼一黑,一阵腥臭~~

  徐冷睁开眼睛,煞白的灯光,洁白的天花板,身旁站着一个白大褂,白大褂开口了:“姑娘,感觉好一点么,你在澡堂门前晕过去了。”“我看见~~”徐冷刚开口,就是一阵恐惧,她死死的盯着医生的身后,看见那个怪物爬到了医生的身后,“怎么了?喂!你说话啊,看见什么了?!”以身向身后看去却什么也没看到“你看见什么了?!”。那怪物又以一种诡异的姿势站了起来,她看见它没有瞳孔的眼睛,黑色的,空洞的。徐冷的眼睛也越睁越大,越睁越大,直到瞳孔放大~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