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我从没有在半夜上过厕所,君的脸被头发挡上了

自从那晚那件事情以后,现在我只能依靠安眠药的作用才能安然入睡。因为那晚发生的事情给我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到现在那件令我毛骨悚然的事还会历历在目,虽然我很想忘记它。

在西平的一家医学院三楼的男生宿舍的走廊内弥散着刺鼻的气味,这些气味正是男生寝室的剩饭和男生身上的体臭造成的。

学校图书馆的第四借阅室里,已经没有别人了,就剩下了我自己,此时,已是晚上5点,正是晚餐的时候,可是我忘记了饥饿,因为我在角在角落里找到了一本封面上积满灰尘的书,封面已经没有了,我刚才开要看看,从里面掉下来一个小纸条。我把书放到一边,捡起小纸条,读了起来:半夜时,千万不要照着镜子梳头。否则会把鬼魂招来的 莫明奇妙。我把小纸条扔在地上,回过头要拿那本书,那本书不见了。 不会吧,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了,我明明是放在边上了。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谁这个时候还来图书馆?我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门开了,是管理员李老师。 这位同学,我要锁门了,请你快点离开这里吧,要借书,明天再来。 好吧,我站起身来,离开了第四借阅室。临走时,我捡起那个小纸条。纸条在,书却没了,真奇怪。 不久,我便忘记了这件事。 我是新转来的学生,新转的这所学校的住校生,这二年出奇的多,全校的寝室都住满了人,只有一个寝室例外,那就是我现在住的213寝室。听说,这个寝室里只要住了4个人,就会有不好的事发生。可我不信这个邪,不住这,让我住哪里?忘记不了,我刚住进来时,同楼的同学以那样的眼光看着我,虽然大家嘴上都客客气气的,但是眼中却充满了敌意,好像我本身就是一个鬼一样。后来君告诉我,以前也有一个人住进来,叫西美,不过,她来之后真的给这里带来了灾难,当然,这是这一系列的事发生以后,她才告诉我的。君是寝室长,同寝的还有小晶和阿茸,她们都是很可爱的女孩子。 我不信鬼,也从来不去算命。因为我的头发很长,质量却一点也不好,像一堆稻草一样,所以,朋友们都干脆叫我稻草了,来到这里之后,大家还能这样叫我,这或多或少还是有一点心理安慰的。 一个月来,一直都没什么事发生,我觉得,大家对我的敌意少了许多。呵呵,我还是很有人缘嘛。 可是今天,我却看到了这样一件怪事,我不信邪,所以我不放在心上,现在想起来,我要是真能重视一件事,该多好,也许就不会发生接下来那么多的事了。 上完晚自习,我回到了寝室,明天要考现代文学作品选,晚上我只好开夜车看书了,君陪着我,她是这里最爱学习的,小晶和阿茸早就睡了。等我看完,抬手看看表,已是差5分12点了。下了床,我向厕所走去。 走廊里很静,远远的就听见从盥洗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这么晚了,谁还在那里做什么?经过盥洗室,我特意往里面看了一眼,一个女生,穿着白色的睡衣,正在里面洗头,看样子洗得差不多了,正在用木梳梳理呢,水一滴滴地从头发上流下来,把后背都弄湿了。大半夜的洗头,也不怕干不了。转身我进了隔壁的厕所。 厕所里的水龙头坏了,我只能到盥洗室里洗手了。 那女生还在,还在梳着她的头发。我走进去,和她隔着一个水龙头,洗了洗手。她的头发挺长的,真黑,我就是羡慕这样的头发,只可惜自己的头发和稻草一样。 她的头发把半边脸挡住了,我看不清她是谁,别是同班的同学,见了面不打招呼不好,何况我还是新来的。我的把目光由她的头发转向了水龙头上面的镜子,想看看她是谁。 镜子里,我看不到她的脸,她的脸前面也是头发。她不停地用梳子梳着她的头发,更可怕的是,从她那湿漉漉的头发上,滴下来的不是水,而是血。 我呆住了。任凭水龙头里的水在手上冲着。 我扭头又看着现实中的她,头她头发上滴下来的是水,不是血。 天啊,这是怎么回事。 你要梳子吗? 一只手伸向了我,是那个女生的手,白白的,没有一点血色的手。里面是一把木梳。 我当然不能接她的梳子,可是手却不听话的伸了过去。刚要碰到那梳子,突然我发现从梳子上也一滴滴地滴着血。 不,不用了 我猛然惊醒,飞快的跑出盥洗室。 刚到寝室门口,便看到那女生端着盆从盥洗室里走出来。 天啊,我急忙打开寝室的门。君已睡下了。我划好门的插销,来到床边。借着月光,我看到,现在是12点过5分。 半夜时,千万不要照着镜子梳头。否则会把鬼魂招来的我想起了那个纸条。 这一夜我都没有睡好,闭上眼睛,眼前都是那个满头是血的女生不停梳头的景象。直到天快亮了,我才有点睡意。 睁开眼睛,寝室里没人,看看表,才6点多一点,怎么了,平时这个时候,大家还在和睡虫做伴,今天怎么啦?我起身,打算去洗脸。 哎?走廊那边怎么那么多人,不会吧,洗脸也要排队?我端着盆走过去。有几个同学离开人群,走出来了。我刚要向她们打听一下发生了什么事,她们一扭脸走开了,怎么像避瘟神一样?不管她们,我一定要去看看。 走近人群,大家默默地给我让开一条道,今天大家是怎么了,好像不愿意碰到我。不过这样反而能让我看到里面的情景。一个女生,穿着白色的睡衣,长长的头发,又黑又密,头发间有一些黑色的东西,那是血。她已经死了。 她昨天晚上说,头发有点脏,很痒,就想洗洗,谁知道一去就再也没回来看来是和那个女生同寝的同学一边哭一边对着旁边的同学说着。边说,边看着我。 稻草,你昨天半夜是去厕所了吧?是君的声音。 天啊,大家怀疑我,我什么也没干啊。 我是不是应该把那个纸条的事告诉大家呢? 我没把纸条的事告诉君,她们不会相信我的,何况我什么也没做。这几天,我明显感到大家对我的敌意一下子多了不少。我本想重新得到大家的信任,可是没想到,不久后又发生了同样的事情。 这天,学校的文学社开社庆party.君是文学社的成员,她一直到晚上11点半才回来。 阿茸已睡下了,小晶去了她表姐家,不知道还回不回来。只有我,还在看着一本小说。君那天特别美丽,回到寝室里还不停地照着镜子。 君把头发盘了起来,现在,她把头发拆下来,看样子是要睡了。我看到她拿起木梳,犹豫了一下,开始梳头。 好吧,那我也睡了,轻轻说了声晚安就睡下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突然醒了。看看我的夜光表,才12点半。怎么我才睡了这么一会儿。我翻了个身,头冲外又接着睡。 刚闭上眼睛,突然觉得不对劲,我又慢慢地睁开。 寝室里没有开灯。借着月光,我看见镜子前面有一个人,正在梳头。 是君。 她直盯盯地看着镜中的自己,眼睛眨也不眨一下,手机械地拿着梳子从上到下地摆动着。 君就这样梳了一个小时吗? 从我现在的方向是看不到镜子的,自然也看不到君的脸。我轻轻地下了床,悄悄地走向君。 君?你没事吧?君的脸被头发挡上了,我还是看不到,无奈,我又看向镜子。 君的脸同样被头发挡住了,我根本看不到。 我不禁打了一个冷战。同样的事情又要发生了,不幸的是,二次,都被我看见。 这时,她随手拿起旁边的者喱水,开始住头上喷。那喷出来的哪里的水,分明是血呀。那血顺着君的头发一滴滴地流到她的身上,又流到地上。可是她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由于我离她很近,有一些甚至喷到了我的脸上,身上。我看到,镜子中的自己脸上到处是血,像是刚刚杀过人似的。 天啊,我低头再一看,身上没有血,只有一些者喱水。 不行,这次我不能再袖手旁观,我不信真的有鬼。我一把抢过君手里的梳子,扔在地上。 君猛一转头,把脸冲着我:为什么不让我梳头?我要梳头,给我,我要梳头! 天,天啊。就在君转过头时,她的头发飘了起来,我看到她的脸了。 还不如不看。 在月光下,我看到,君的黑眼球渐渐地变白了,最后一点黑色都没有了。她的嘴也没有了血色,和眼睛一样,变成了白色。还有,还有眉毛也这,这不是君,这是鬼呀。 半夜时,千万不要照着镜子梳头。否则会把鬼魂招来的君梳头了,鬼被她招来了,上了她的身。 这时,我感喘不上来气。不是我被吓的,而是君,或者说是眼前的这个鬼把手放在我的脖子上,用力掐着,还不停地喊:让我梳头,给我梳子,我要梳头我感觉我已经上不来气了,只要她再用力,我的脖子就会断了。君是没有那么大力的,她一定不是君。 是的,我的意识开始模糊了。我不信有鬼,我不相信,可是眼前的影像又如何解释呢? 突然,我眼前一亮,一下子倒在地上。君也倒下了,压在我身上。 是小晶回来了,她打开了灯,阿茸也醒了,那个鬼看样子是走了,君则昏迷不醒。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我一回来,你们就这样?小晶看着我,君是怎么了?

我就读的是一所地方性大学,虽然它不是很大,但是也有着悠久历史。可是往往越古老的学校就越会有些不可思议的事情。我住的宿舍楼位于学校的西北角,是幢5层楼高的土灰色房子。我住4楼。刚刚入住的时候就陆续地听到过一些传闻,比如某某寝室闹鬼,空的热水瓶第二天会装满热水什么的。每当同学神秘兮兮地讲述时,我都会被吓的哇哇大叫,因为我的胆子一直很小。可是有天晚上

188宝金博网页版下载 ,每当晚上的时候整个男生寝室便会散发着难闻的味道,整个走廊内都黑漆漆的,虽然伸手不见五指,但是却可以非常简单地闻出男生寝室特有的味道。

那天晚上我象往常一样熄灯以后就睡了。到了半夜的时候,突然想上厕所,本想熬熬就过去的,谁知腹痛难忍,实在是没有办法,只得爬出暖暖的被窝。想叫同学陪我去,可是她们一个个都睡的很死,况且大冬天把她们拉出被窝也实在是于心不忍,所以我只能硬着头皮自己去。我们的寝室在东边而厕所在西边,要走过长长的走廊。那天走廊上的灯忽明忽暗,空气中有着莫名的诡昧气氛,灰灰的墙上映出我被灯光拉长的影子,说实话我从没有在半夜上过厕所,所以心里特别害怕。两边的寝室好象都睡的很死,没有一点声音,这时我多希望有个人能和我一起去厕所。一路上我大骂自己胆小,到了厕所只想快点完事。

“王伟,你站在这里干什么呢?”张百超半夜起床打算去上厕所,打开门后却发现了站在走廊内的王伟。

我们的厕所是老式的那种,关上门以后还有一条缝可以看见地面。就在快要好的时候,我从缝里看见一双白鞋走了过去,?且凰咨牟夹宋仪懊嬉桓鑫恢茫姨殴厣系纳簟:芷婀值氖撬呗泛芮嵛颐挥刑坏憬挪缴D歉鍪焙虿恢趺锤愕奈液孟笠丫橇丝志搴秃ε拢皇窃谙攵?1世纪了怎么还有人穿布鞋?我很想看看白鞋的主人。上完厕所后我就站在前面那个位置的门口,想等那位同学出来。等了有5分钟,里面一点声音也没有,我觉得很奇怪,不会是掉在厕所里了吧?我叫了声同学,你没事吧?就打开了门。

“哦,你这是要去上厕所吗?”王伟听到了声音转过了身子看着说话的人问道。

眼前的情景让我吃了一惊,寒气从脚底急急升起直冲脑门。里面,里面竟然一个人也没有。可是刚才明明有人进去了我头皮发麻,面无血色,竟呆在了那里。许久才回过神,飞也似的逃离了厕所。就在我跑的时候我觉得身后有人跟着我,回到寝室我跳上床蒙头就躺下。我把脸对着墙壁不敢回头,我怕一回头就看到和我平视的脸,因为我总感觉有人站在我的床边。在床上我怎么也睡不着,听着自己咚咚咚的心跳声,吓得直哆嗦。我就一直保持着清醒的头脑和床前的人僵持着。过了很久天有些发白了,我的意识才模糊起来,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你废话啊,我不上厕所难道我出来吹风啊。”张百超嘟囔着,看到站在走廊内的人正是自己隔壁寝室的王伟后骂了一声便朝着厕所跑去。

早晨同学叫醒我,发现我萎蘼不振的样子忙问我怎么了。我把昨晚的事情告诉了她们,可是这些人居然一个也不相信我。平时说鬼故事的时候是那么的起劲,而当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她们的时候,却没人相信,还说我在开玩笑真是气死我了。可是那晚的经历我是怎么也忘不了,我不知道怎么会有一双白鞋,也永远也不会知道它的主人是谁,因为那晚以后我就退宿了。这件事情留给我的后遗症就是:晚上不敢上厕所哪怕是在自己的家里,每晚需要安眠药才能助我入睡。

张百超急匆匆的跑到了厕所方便了一下后便从厕所里跑了出来,因为晚上的时候实在是不宜上厕所,如果不是自己尿急说什么也不会抹黑来到厕所方便。

自今还没有人相信我的话,可是这确实是真真实实发生过的:在xx高校的厕所里有一双白色的布鞋。

“我靠,你走路怎么没有声音啊。”王伟正在抽烟猛地跳了起来,看着一旁的张百超骂道。

“搞什么啊,我喊了你半天你不理我,还说我吓你。”张百超听到了王伟的话不满的嘟囔着,原来刚才张百超从厕所里走了出来后看到王伟一个人在抽烟便打算过来要一根,可是张百超喊了王伟几声王伟都没有答应。

“难道我走神了?”王伟听到了张百超的话后疑惑的挠了挠自己的头显然不记得自己刚才出神的样子。

“我说你大半夜的不睡觉不会是为了抽一根烟吧。”张百超把王伟手中的烟抢了过来后叼在自己的嘴里对着王伟说道。

“不是啊,我在看美女。”王伟的烟被张百超抢走后并没有生气。

“美女?在哪啊?这大半夜的你看鬼呢?”张百超听到了王伟的话便朝着四周看去,可是除了漆黑一片那里有什么美女。

“那里,你看。”王伟伸手指着远处的教学楼说道。

“那里?咦,还真有人啊,不过他怎么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啊。”张百超听到了王伟的话便顺着他的手指看去,果不其然在对面的教学楼看到了一个白色的影子在教学楼的走廊内徘徊着。

突然间张百超觉得不对劲,因为白衣女孩所处的位置竟然是教学楼的解剖室。可是解剖室外面走廊的防盗门可是锁着的,如果不上课的话根本不可能会打开,更别说现在三更半夜的有人在那里闲逛了。

“是啊,你看,她好美.”王伟听到了张百超的话后将手伸了回来双眼迷离的说道。

“不是吧,你可别吓我啊,你看清楚那个位置可是解剖室啊,咱们是不是见鬼了啊。”张百超听到了王伟的话觉得他简直是疯了。

王伟没有回答张百超的话而是继续朝着远处的教学楼看去,看到这里的张百超嘟囔了一句后便丢到烟头回到了宿舍钻到了被窝里面睡了过去。

之后的每一天张百超留意之下总会发现王伟竟然每天晚上都站在走廊里盯着对面的解剖教室看到深夜的时候才会回到宿舍。

一连着七天过去了,终于晚上王伟没有出现在走廊外。但是张百超突然觉得有些疑惑,同时心中感觉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果不其然,第二天才刚刚睡醒的张百超便听到了寝室里室友的讨论声。王伟死了,昨天晚上的时候从寝室楼跳了下去,当时是被早起锻炼的同学给发现的。

跳楼死去的王伟脸上的血液都黏着着皮肤黏在了地上,中午的时候王伟的父母便在学校里闹了起来,为了不把事情闹大的校长赔偿了王伟的父母一笔钱后才打算了他们,只不过校长的条件是要将王伟的尸体当作解剖的教材。

当时王伟的父母死活都不愿意,直到校长又加了一万块钱后他们才高高兴兴的离开了。

毕竟王伟是他们捡来的孩子,虽然说从小为他花了不少的钱,但是近几天因为赌博经济拮据的父亲二个人病也没有把王伟的死当一回事。

后来轮到了我们上解剖课的时候我看着摆放在面前的王伟心中五味杂陈,一堂课下来我都没有敢在王伟的身上动刀,直到下课的时候我才被教授留了下来打扫解剖室。

虽然我心中万分的不愿意,但是还是加快了打扫的速度尽快的离开这里。

但是当我擦拭着一具储尸棺的时候看到了不敢相信的一幕,在储尸棺内躺着一具被分解的女尸,而女尸的身上竟然还穿着一身白色的衬衫和白裤子……

看到这里的我突然想到了那天晚上在走廊内看到解剖室外面的白衣人,当时我就被吓破了胆一般的逃出了解剖室……

接下来的一二天里我都心神不宁,那个白衣女孩的样子仿佛是深深的烙在了我的眼上一般,每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便会想起那具肚子被开膛的女尸……

终于一天晚上我睡了过去,失眠了两天的我从来没有感觉到睡着是如此奢侈的一件事情。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半夜的时候因为尿急再次惊醒,虽然不想出门去公厕,但是肚子越来越疼的我只能从床上爬了起来。

看着看躺在床上的室友我想要让他们其中一个陪我去厕所,但是看到熟睡的他们我没有好意思喊醒他们。

从寝室里跑了出来后便朝着西边的公厕跑去,方便完后便从厕所里急匆匆的跑了出来。不知为何,跑到了寝室门口的时候我下意识的朝着对面的教学楼看去。

可是当我看向解剖室的位置后突然呆住了,只见那里站着一个人在朝我摆手,细看之下那个人竟然是已经死去的王伟……虽然我心中惊恐万分,但是不知为何我竟然朝着走廊的边缘走去,随后靠在围栏上面看着对面的王伟,仿佛我们两个人在用眼神交流。

“张百超,你干嘛呢?”一个室友从寝室里走了出来看到我问道。

“哦,没事,我看看风景……”

看着对面教学楼走廊上的王伟我笑着对着身旁的人说道,或许……我将会是下一个。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