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网周口10月八十20日电 江苏老汉和地拉那男人徒步宣传奥林匹克运动,程云鹏的著述

程云鹏

程云鹏的作品

程云鹏故居坐落于岳西县店前镇河西村千竹组,占地面积约1200平方米,建筑面积近550平方米,至今有100多年历史,现为安庆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当地政府正在积极申报省级文保单位。

东北网齐齐哈尔7月18日电 山西老汉和大连男子徒步宣传奥运

慈幼新书

明代:程云鹏

作者:程云鹏 朝代:明 年份:公元1368-1644年

据记载,程家老屋是程云鹏回乡后设计建造,建筑风格一如程氏其人,毫无富丽堂皇之态,唯有古朴大气之风。

188宝金博网页版下载 ,两位勇敢者 相逢在鹤城

程云鹏,原名实煌,字云鹏,号少垣,太湖县杏花村(现为岳西县店前镇河西村)人。清同治年间进士,历任永宁、上饶、湖口、峡江、兴国五县知县,后授朝议大夫,成为当地继黄信一后的又一名士。

7月14日上午11时许,在鹤城晚报出现了一个戏剧性场面,徒步走天涯宣传奥运的77岁山西老汉陈福勤和48岁大连男子徒步走天涯宣传奥运的程云鹏意外在鹤城晚报编辑部相遇。

程云鹏为官23年,清正廉明,深受人民爱戴。在江西兴国为官时,兴国人民感其恩德,以万名百姓签名的“万民伞”相赠。在湖口任知县时,两江总督彭玉麟微服私访,对程云鹏的清廉大为赞赏,书“寿”字匾额相赠,以示褒奖。

刚一见面,两人都很兴奋,程云鹏告诉记者,他路过沈阳的时候,有人和他说过,有一个7旬老汉也徒步宣传奥运,没想到在齐齐哈尔遇到了,真是缘分啊!

据传,程云鹏4岁能朗诵诗书、10岁能吟诗作文,少即神气秀爽,卓尔不群。他虽不善言辞,但行动举止稳重胜于大人。

山西老汉陈福勤是7月13日晚5时许暴雨倾盆而降前赶到了齐市。据了解,他从1998年9月开始徒步走全国,如今已经走过了29个省、市、自治区,行程4万多公里,写下了20多本行程日记,仅鞋就走破了40多双。而7月14日到齐市的大连男子程云鹏是从2003年2月孤身一人匆匆上路的,他选择了沿边境线行走,徒步画“雄鸡”,历时了两年,目前他已经走过了1270多个城市和地区。

清同治十年程云鹏上京会试,中第一百八十三名贡生,殿试第三甲,赐同进士及第,并以知县录用,指分江西永宁知县。永宁县十分贫瘠,匪盗横行,民不聊生。程云鹏到任后,极力推行保甲法,按户刊刷门牌。不时地派人巡查,以绝匪患。他说:“一个地方得不到安宁,不是百姓的问题,而是管理不善所至。”除极力安抚百姓、公平处事外,程云鹏任中三年兴修水利、大振文风、修编县志,百姓安居乐业。

陈福勤是山西省太原铁路局太原站退休职工,曾是1948年入伍的老兵,参加过华北战役、西南战役。程云鹏是大连某厂下岗职工。两人的年龄、生活的环境虽然不同,但却有着共同的梦想,希望有生之年游览祖国的大江南北。如程云鹏所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是他从小的愿望。为了这个心愿,两人都说服了家人,克服了常人不可想象的磨难,凭着一腔热血和毅力实践着自己的诺言。

展开剩余57%

程云鹏到过珍宝岛、东方第一哨、阿尔山、老山前线以及新疆某哨所,歌曲“小白杨”的发源地……一路走来,他得到了边防官兵的照顾,亲眼目睹了边防官兵为保卫祖国生活在边陲哨所的孤寂和艰难;一路走来,他的足迹踏遍了图们、绥芬河、友谊关等边境口岸,感受了祖国改革开放的巨变,口岸经济突飞猛进地发展。他曾在内蒙古自治区雅干地区遇到过狼群,他曾在西藏走过古丝绸之路“茶马古道”。

清光绪四年,程云鹏任江西上饶知县。当年五月,江西广信地区暴雨成灾。信江水势陡涨,上饶四乡被江水淹没。程云鹏连日踏戡,边上报灾情边开仓赈灾,发动捐银施粥,雇舟救济。在上饶县,程云鹏行善政,亲民意,树文风,除积弊。离任之日,百姓攀辕泣送。

陈福勤老人虽已77岁,但精神矍铄,思维清晰,讲起自己的经历来也是侃侃而谈。据他讲,他徒步旅行这7年来几乎没有生过病,退休前患有的心脏病也从未犯过,徒步旅行不仅开阔了视野,增长了见识,更强壮了体魄。

上饶任满,程云鹏到省城述职,按例应补江西广丰县。广丰县土地肥沃,民风淳朴,为富饶之地。省中丞门下托话给程云鹏:“贿吾千金,可得广丰县缺”。程云鹏最恨此举,立即回话:“我读圣贤之书,贵在不徇私,靠贿赂而得补好缺,是不义之举,又何为廉吏呢?”后广丰肥缺补他人,而程云鹏补赣州府兴国贫困县缺,未到任又改调任九江府湖口县知县。

陈福勤和程云鹏此前都没有来过齐齐哈尔市,据程云鹏讲,他徒步旅行是分段走,如今已走遍了沿边地区,今年6月5日出发,他准备走遍全国各地省府和直辖市。这次行程本来没有包括齐齐哈尔市,但他早就知道黑龙江省有个很好的城市,那里是丹顶鹤的故乡,也是东北老工业基地,于是他到哈尔滨后就决定来看看。到齐齐哈尔后,首先感到这儿的人热情直爽,还发现这里虽然高楼大厦不多,但街道很干净。与程云鹏一样,陈福勤也有这样的感受,他说走遍全国后,更看重的是人,齐齐哈尔这个地方人善良,这就是齐齐哈尔最大的财富。

光绪十一年夏,程云鹏复任江西兴国知县。兴国与广东、福建相连,居民常常因语言不和挺戈矛聚,党徒相互争斗,历任县官被曾被闹得狼狈不堪。程云鹏认为:“小民格斗,其原因是官家不迅速处理,双方没得到公平所致”。程云鹏一改以仁德孝义治县作法,在兴国严格管理,严申禁令,如有触犯者则严惩不贷。在兴国施政三年,各处纷争顿息,和睦相处,呈现太平盛世景象。退休回乡之日,当地百姓泣送不绝,并以留有万人签名的“万民伞”相赠。

记者注意到,程云鹏每到一个地方都会让该地方的政府、边防派出所或邮局在他事先备好的册子上盖上印章。据他讲,他打算2008年6月按计划走完全程后把这册印章捐赠给相关部门,看看是否能作为庆祝北京申奥成功的一份纪念品。问到陈福勤的计划,他说,准备下一步前往我国最北端的漠河,然后到最东端的抚远,争取春节前赶到大连市。两个人交换了联系方式,准备再次相聚在大连。愿两个勇敢者一路平安。

光绪十五年仲春,程云鹏告老还乡,在家乡杏花村千竹坪建“馀庆堂”,悬彭玉麟所赠手书“寿”字中堂于堂上。东临店前河观浩荡碧波养性,北倚千竹坪赏青葱翠竹怡情。虽年近耄耋,仍手不释卷,讨论经儒,修编族谱。闲暇之时,便与同学故人把酒言欢,或吟诗结社,扶持善类,奖励后生,深受乡亲友邻敬仰。

程云鹏不仅为官清明,且义气为先。咸丰年间在家乡设馆课徒时,家乡闹灾荒,骑龙庵有一僧人偷庵中米出卖,有人对程云鹏说:“此米属偷窃得来,可以杀价”。程云鹏宁可家人挨饿,也不愿买他的米。他在兴国县任上幕友王文舫曾说:“都说程公性格古怪,难以共事,我今天才知道他如此平易近人,和蔼可亲,传言不信”。

返回列表